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西厢楼

    十三掌柜一手执白棋一手执黑棋仔细认真放在棋盘上,已经知道早上了却还未分出胜负,看得身后的暗卫只觉得头疼。

    “听说今儿街上出事了?”

    许久,这才问出一句话。

    暗卫一愣,随后回答,“倒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就是莫尚书的二舅子赶车惊马伤了一个卖花的姑娘。”

    “哦?不是已经被扎得起不来了吗?”

    想起这扎针之人十三掌柜便嘴角上扬。

    暗卫皱眉,随后答,“听说不过就是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也就好了,今儿这事,依属下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惊马,而是有意为之。”

    “属下查探了一下,那姑娘同前几天万天扬言要娶的梁姑娘是姐妹,今儿早上不过就是上街把卖花抓药,谁知遇到了万天的马……”

    “情况如何?”

    “依属下看,伤势严重,怕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了。”

    “梁家姑娘,应当同前些天被打伤之人来往密切吧?那么同那个嚣张的小公子……”

    “属下这就去查探清楚。”

    十三掌柜对这个嚣张的小公子关注得实在太多了,这次必定要查清楚她同梁家的关系才是。

    …………

    周氏同梁昕二人紧紧的盯着内室,已经一个多时辰过去了,这若是没死也该活过来了,可是若是死了,怎么到现在苏云卿和大夫还没有出来。

    二人紧紧看着门,一秒钟也不敢松懈,深怕梁静的魂魄从里面飞出去一般。

    发生这等事情,旁边的村民们看娘俩已经傻了,赶忙去请了大夫过来,谁知道一进门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实在让人担心。

    梁昕呆呆的看着,脑子里知道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这种想法一飞而过,这些年她都同周氏与梁静相依为命的活着,原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不甘平庸,终有一天会熬出头,谁知道福气没有等来就等来这等煞气,这几天实在是让她想了许多。

    周氏脑子一片空白,压根不敢多想别的,女儿的命,那是比什么都重要。

    面色惨白的二人一刻也不敢懈怠,眼睛也不眨一下,赶紧出来吧!是死是活,至少给个消息才是啊!

    忽然,门帘一动,二人回神,立即跑上去。

    只见苏云卿脸色苍白的走出来,嘴唇干得已经没了血色,整个人似乎虚脱得随时会倒下一般。

    “如何了?”

    周氏抓紧苏云卿的手,呆呆的问,深怕是自己最不想听到的那个答案。

    “命暂时保住了,药方在大夫手中,你们派个万天不认识的人去抓药吧!”

    说完,已经完全不顾周氏的想法的脸色,慢吞吞的走进另外一间房,扑通躺在床上,一睡就是好久好久……

    周氏也无暇顾及苏云卿,立即同梁昕跑进内室,只见大夫脸色比苏云卿更加难看,手里拿着药方颤颤发抖。

    “这人是谁?”

    在梨花村这么多年,他还未见过这个人。

    “这……”

    “这人是我远房亲戚。”

    梁昕还未说话,周氏便先抢答。

    “她师承哪个大夫?”

    “她会医术?”

    周氏不明白,上次赵江的伤也是请大夫看过的,苏云卿包扎了一下伤口,他们也没有注意,如今事关自己的孩子,周氏也算放在心上了。

    只是能够让这么一个行医多年的大夫问起师承何处,怕是这云姑娘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莫不是,夫人身边的医女?

    也是,丞相夫人是什么身份?身边有个医女也是正常的事情。

    “是啊!你这个亲戚的医术,真是让老夫佩服至极啊!特别是那罕见的施针之求,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今有她的帮助,你家姑娘的命,怕是有望保住了。”

    一个能够让垂死之人起死回生的姑娘,实在让人觉得惊叹。

    奈何这姑娘话实在不多,不愿多透露一个字,大夫也不便多问,将药方递给周氏,提着药箱离开了。

    大夫的话却让梁昕不明,原以为苏云卿只不过就是苏府的一个丫鬟,身份比不得她高贵,谁知道,竟是如此厉害,就连老大夫也都夸她,心里暗暗不高兴,却也不能如何。

    夜]~]  更新快

    “我这就去。”

    想到几人都是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周氏连忙起身,手忙脚乱的跑到厨房做吃的。

    梁昕呆呆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皮肤发黄,发丝凌乱,眼睛也因为好几天没有合眼窝了下去,整个人看着还真有些可怕。

    “你到底是谁?”

    周氏已经离开,她也没有必要再装下去,这几天她除了担心梁静以外,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如果丞相夫人让她过来摘花,为什么都过了这么多天了,也没有人来催?她就不怕耽误了时间,被责罚吗?

    “呵,与你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