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这梨花村本就不大,流言蜚语更是随风似的一户传到每一户人家。

    周氏带着两个女儿一同去了苏家,怎么也要苏家给周家一个交代,苏沫不在,苏家二老虽说不知道此事是否真的和苏沫有关,可是就是从一开始就咬定此事与他们没有关系,看这么多人围观,苏沫的母亲更是指手画脚说此事根本就是苏家在造谣一心要污蔑苏沫。

    梁静不是的肯受委屈的主,一定这话,便扬言此事一定要弄清楚,实在不行只能去找官府,官府若是不理,她就算是去告御状也要周家给他们娘三一个说法。

    反正无所如何,此事若是没有一个结果,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如今理在她们这里,走遍天下她都不怕。

    这话一出,苏家人坐不住了,怎么也不知道这周家孤儿寡母的几个人,怎么会有一个姑娘这般泼辣。

    苏沫回来一听,哪里受得住,完全抛开同梁昕多年的闺蜜情谊,两手插腰怒吼,同赵江的事情那是梁昕自己亲口同她说的,该说她不愿意嫁给这么一个没爹没娘的穷小子,这原话就是梁昕说的,她若是说错了一句,她苏沫不得好死。

    这等毒誓都发出来了,实在让人不得不信,所有人目光一紧,纷纷看向周氏一家,带满探究。

    谁知,梁静也不是好惹的,听苏沫这话以后便是大笑三声,随后亦是走到苏沫跟前指着她说,本是这苏沫心仪赵江,见不得赵江同他们周家走得近,所以生了那等龌龊想法,还道,此话若有一个字是假的,那她也不得好死。

    那坚定的口气和信誓旦旦的模样,谁人听了不信都不行。

    苏家人面色一惊,纷纷看向苏沫。

    然而,苏沫脸色早已惨白如纸,实情如何,不言而喻。

    瞬间,风向生变,传言句句转向苏家。

    实情已经过去,周家一家人皆是高高兴兴,一心感谢苏云卿,好酒好菜招待着,苏云卿也不客气,一手筷子一手鸡腿,不亦乐乎。

    “对了,那万天一家毕竟还在,他们吃了暗亏,自然不会放过你们,你等一定要小心严谨,莫要让他有机会报复你们才是。”

    想想万天虽说是个心胸狭隘阴险狡诈的小人,可是苏云卿下针也不敢太过,若是出了人命,此事怕是就没有这般简单了。

    他姐夫毕竟是尚书大人,出了这等小事,他身为朝廷命官必定追着不放,可是若是出了人命他还不管那就不是他了,苏云卿身为丞相之女,身份一查就出来了,压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奈何梁静嘴里虽说答应着,可是身为女儿家又是个只知道采花除草的,怎么斗得过万天那恶人?

    嘴里答应着苏云卿的话,心里却觉得这光天化日的那万天能做出什么事?然而事实证明她错了。

    不过几天,她便倒在了血泊中,怎么爬都爬不到家。

    血,鲜红的血,长长的拖着,在那泥路上,周围的水塘子亦是染上了那妖艳之色。

    呼吸微弱,失去意识,仿佛随时都会撒手而去。

    早上还在蹦蹦跳跳说要去除草的女儿,却在下午躺在地上,似乎已经失去了心跳,年纪轻轻,还未享受够母亲的疼爱,丈夫的怜惜就这么要去了。

    周氏一时间难以接受,哭得死去活来。

    梁昕更是站在一边,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不住的摇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儿,这浑身是血,脏兮兮的人,怎么可能是她的妹妹?

    苏云卿眼睛微微眯着,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儿,她早上还说回来以后一定会给她做最好吃的东西,此时此刻却已经躺在这里了。

    看着这条长长的血痕,她是多么努力的想回家啊!

    为什么,为什么躺在这里的会是她?不该是那些穷凶极恶的恶人吗?

    为什么?这不过就是一个心直口快护短善良的姑娘罢了,她做错了什么?苏云卿不知道。

    微微伸出手,纤长,纤瘦,白皙,如此干净美丽,从未沾过一条人命。

    就这双手,她每天都细心呵护着,只因从来没有一丝血腥之气。

    她的前世救过太过人,杀过太多人,所以她厌倦了。

    她总是喜欢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哪怕洗得再干净,保养得再白皙她都从未觉得她干净过,可是自从重生开始,她心中有了一丝欣慰,终于干净了。

    她放下了银针,拿起了书本。

    只是,有些人却偏偏逼迫她再次拿起。

    她不是善良之人,不是懂得报恩之人,却偏偏害怕别人给了她一丝温暖。

    只是不过短短几天,躺在床上这个姑娘就给了她好多温暖。

    热菜热汤,柔和笑容,不过如此,她却想若是这个姑娘一直幸福,那会不会很好?

    微微垂眸,拳头握紧,指尖泛起丝丝血痕,原来不管在哪里,她的世界都不会太平,或许她的人生,不会因为换了一个地方而发生改变,没有血腥味的饭菜,因为太过美味,她无福享受吧?

    够了……军医,本该学会两种技能,救人与杀人……

    弯腰,将地上的人儿抱起,脚步飞快却平稳。

    早已哭晕的周氏与梁昕惊讶的看着苏云卿,久久没有回神。 360搜索  邪王追妻:毒医世子妃 更新快

    “小姐……”

    翠柳站在原地,不知苏云卿要做什么,更不敢想,方才那个模样的苏云卿,还是不是她的小姐,为何那个模样如何恐怖,如此陌生?

    抱着梁静的那双手微微收紧,姑娘,你是我来到这个世上之后唯一给过我温暖的人,哪怕只是一顿饭菜我都记在了心里,好姑娘不应该年纪轻轻就离开这个世界,所以……

    活下去吧!活下去才是你应该有的选择。

    在苏云卿心里,此事只怪她没有狠心一针杀死那该死的万天,否则这个姑娘今日也不会遭受这等伤害。

    她从未有过愧疚之心,也从来不会觉得她自己是个好人。

    自私,冷血,这才应该是她苏云卿,枉费了这么一个娇柔的名字,奈何,她却一直都只是靠着这份自私活下来了?活到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