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可怜了那赵江,鞍前马后为她们娘三跑上跑下,忙里忙外,周氏也暗示过以后会将梁昕许配给他,如今梁昕闹了这么一出,这小伙子不仅没有生气,还说出要帮她们这种话,也真是个有度量的了。

    “真是不容易。”

    苏云卿叹了口气,那赵江长得也不错,眉清目秀的一小伙子,梁昕不想嫁给她,怕是也就是嫌弃他穷罢了。

    “你去哪?”

    看着赵江往外走,苏云卿立即拦住,这家伙毛毛躁躁的样子,能有什么好主意除去这门婚事?

    “我这就去杀了万天,怎么也不能让梁昕嫁给他。”

    赵江看了一眼苏云卿,随后一脸愤怒道。

    “真是自作多情,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梁姑娘不愿意嫁给万天了?”

    苏云卿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调笑道。

    “你……你也是个姑娘,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嫁给万天做姨娘……”

    “那也比嫁给你好啊!就算是做姨娘,那也是锦衣玉食山珍海味……”

    苏云卿一句话,点破了赵江的疑惑,不由得低头,的确啊!跟着他风餐露宿,吃不饱穿不暖的,也难怪……

    “云姑娘,我们梁家虽然穷,可是也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怎么可能为了那点东西就嫁给万家做姨娘?”

    周氏带着梁静出门,整个人因为苏云卿的话变得无比激动,怎么可以如此说她的女儿?

    “就是,你以为每个地方都像苏家那种高墙大院吗?”

    原本对苏云卿还有几分好感的梁静听苏云卿刚才那番话,瞬间就黑了脸。

    “可是你们能做什么呢?真的就这样怂恿赵江拿把菜刀去杀了万天吗?你们有没有想过,人家是尚书的舅子,门外有多少侍卫家丁把守,连门都进不去的你们,如何杀死万天?”

    这群人急坏了脑子,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周氏虽然温和善良,可是事关自己的女儿,她自己也乱了。

    “等着吧!”

    苏云卿叹了口气,怎么也在人家这里白吃白喝白住了,而且这几天都要在这里住下,总不能天天让人来闹吧?

    转身,翠柳一脸迷茫的跟了上去,周氏不明所以,还以为她回去求赵氏帮忙了,立即给了赵江一个眼神,让他跟上去。

    谁知,苏云卿根本就没有进苏家,而是在街上逛了一圈,同翠柳换了一身男装,走走停停,压根就没有任何要进苏家或者去找万天的意思。

    “饿了,该吃饭了。”

    叹了一口气,随后抬头,看了一眼西厢楼的牌子,就这么走了进去。

    赵江不明所以,莫非是吃饱了再去找万天?

    赵江不明白,可是翠柳明白得很,苏云卿这么跑出来,八成就是太想念西厢楼了。

    脑袋想着,苏云卿的脚却已经跨了进去,大摇大摆的坐下,“小二,来一只烧鸡,两斤牛肉,几个小菜一壶好酒,赶紧的,小爷我饿了。”

    那架势,和欺负良家妇女的地痞万天有什么区别?

    如此架势,那赵江是吓傻了眼,女子,不是应该像梁静那般温和文静,雅致柔美吗?怎么还有这种?

    然,翠柳关心的可不是这个?上次来白吃白喝的人家就已经认识她俩了,这次还这么高调,还要不要脸了?

    瞧瞧她这嗓门,整个酒楼里的人都被吸引过来了。

    “小公子胃口不错啊!”

    只听一声清扬优雅的声音传来,苏云卿抬头一看,瞬间一笑。

    “哎呦,我当是谁,原来是十三公子,失敬失敬……”

    听苏云卿这么一说,翠柳只将头埋得低低的,真心不想理人了。

    她们家小姐,脸皮怎么可以这般厚。

    “小公子今日兴致这般好,可是说话是否太大声,吵到了其他客人?”

    十三掌柜笑容优雅,然他身边的小二却已经红了眼睛,“我看这公子压根不是来吃饭的,是来踢馆的吧?”

    “不不不,我们真的只是来吃饭的。”赵江语气慷锵有力却完全没有说服力,只见苏云卿依旧翘着二郎腿,“爷有钱,爷是来消费的,爷付了钱就应该得到该有的待遇。”

    那模样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不免让人想起她上次来时那可怜巴巴摸着肚子的模样,如今有钱了,说话的口气都变了。

    “小公子是来吃饭的就好,好好招呼着吧!”

    十三掌柜也不想再同她啰嗦下去,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小二看掌柜的都已经开了口,立即应了一声,随后下去吩咐厨房准备饭菜。

    赵江心中不安,看苏云卿这个样子,压根就不是来办事的,只可惜人家周大娘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她身上,若是回去告诉她他们只是跑来这里吃了顿饭,那岂不是让周大娘和梁昕伤心?

    如此一想,这饭也吃不下去了,立即起身愤然离去。

    “小姐……”

    翠柳不安的唤了一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赵江就这么走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公子,你们的饭菜齐了。”小二看二人上次就白吃白喝,这次自然语气也不是很好。

    “谢了。”

    “公子慢用。”

    “你们家酒楼生意真好。”

    “自然。”

    “你们家掌柜长得真好看。”

    “自……”小二刚想说自然,可是这么一看,一个大男人夸掌柜长得好看,莫不是断袖,喜欢掌柜不成?

    “吃饭。”

    苏云卿微微一笑,不再理人,拿起筷子一脸淡然的开吃。

    …………

    用过晚饭以后,苏云卿带着翠柳走出了西厢楼,看着空旷的大街,叹了口气,“天黑了。” /~:无弹窗?@++

    是啊!天黑好办事,是不是应该行事了?

    “找个地方住下来吧!”

    然而,苏云卿却是一转身,看向旁边的一家客栈,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瞬间,翠柳是真的不懂她这个小姐了。

    既然说是进城办事,为何就这么虚度时间?回了天越城,不回苏家,偏偏住在这么一个简陋的客栈,到底什么心思?

    “小姐,那赵江……”

    “你这么关心他,莫非想横刀夺爱不成?”

    苏云卿哈哈一笑,拍了拍翠柳的脸,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