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姐啊!咱们就这么出来了,真的没问题吗?”

    天越城的繁华大街之上,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俊俏公子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也不管旁边多少姑娘投来惊艳的目光,只见她依旧走着自己的路,偶尔还会给人家小姑娘递个飞吻,那模样压根就是个十足十的地痞流’氓。

    翠柳只觉得自己疯了,怎么就跟着小姐做了这等事情,如今看着苏云卿做出这等轻浮的举动,只觉得脸烧得很,祈求上天,千万不要被人认出来才是啊!

    “怕什么,苏樱昨儿才嫁出去,家里人忙着收拾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有那心思管我做甚?”

    苏云卿白了翠柳一眼,只觉得这胆小鬼着实好笑,跟没上过大街似的,又新奇又害怕。

    “话虽如此,可是那夏姨娘才回来,你就不怕她……”

    “她一个新来的忙着讨好我爹还来不及,哪里有心思抓我的小辫子?”

    如今夏荷才回来,连苏家的环境都还没有熟悉完,哪里敢轻易抓谁的小辫子?再说,苏睁已经到了定亲的年纪,她收买人心的时间都不够,哪里有时间盯着苏云卿不放。

    想想自己来这鬼地方也有好几个月了,竟然连大街都没有逛过,今日起床无聊,忽然一想,也就这么出来了,现如今一看,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这种地方就应该常来。

    “小姐……”

    “唔……好香啊!”

    只觉得一股香味传来,苏云卿皱眉,微微闭眼,伸着鼻子努力嗅着,果真是香味四溢,微微抬头,只听到肚子咕咕响着,这才想到出门得急,竟还没吃饭呢!

    “小姐,您别闻了。”

    翠柳摸摸自己的衣袖,一脸愧疚的看着苏云卿。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姐以前的那些个坏毛病都没有了,唯独爱吃,爱茶,爱看书。

    “闻闻也有罪吗?我不仅要闻,我还要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