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三小姐前些日子出了些事,妾身听了以后着实担忧,如今看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夏姨娘的耐心倒是不如苏睁,看苏云卿这傻楞的样子,不由得说了几句嘲讽话。

    身为姨娘,若是真心关心他,又怎么可能提这等事情?

    “有劳姨娘惦记了。”

    苏云卿也不恼,就这么顺着她的话答了下去。

    看苏云卿跟团棉花似的怎么都没反应,夏姨娘稍微有些尴尬,随后笑笑坐了下来。

    “许些日子不见,几个小姐是越发标志了,夫人真是个有福之人,不似妾身,只为老爷添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眼看着都已经十六了,却没有任何功名在身,真是对不住老爷。”

    说着,竟默默的低下头,拿出手绢开始擦眼泪。

    见夏荷如何,苏翔抬头,看了张氏一眼,“夏姨娘可不要这么说,你已经为苏家添了长子,还有什么对不住我的?”

    话里话外都在说张氏没有出息,占着毛坑不拉屎,身为夫人却没有生下嫡子,让他苏翔后继无人。

    “老爷……”

    饭桌上的气氛变来变去,直让人起鸡皮疙瘩。

    谁也想不到这苏翔竟然会在清明节这么一个日子将夏姨娘母子带回来,如今还要看他们二人久别重逢郎情妾意的模样,张氏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用筷子插爆夏姨娘的眼睛。

    苏云卿却是从头开始就在没心没肺的笑着,转眼间已经将自己身前的菜吃得七七八八,老爷子更是陪着她,一碗一碗的将菜移过去,“多吃点,你吃了还能长身体,这些人吃饱了也就撑着没事干净做些无聊事而已。”

    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惹了老爷子不开心了,就连抹眼泪的夏姨娘也都停了下来,默默的低头,不敢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

    荷园

    终于还是回了苏家,看到苏翔出现的时候夏荷的心就没有平静过,她终究还是回来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再离开。

    “睁儿,你如今你父亲将你接回来,日后必定要处处小心,这天越城乃天子脚下,不光是在苏府,就算是出了这门,也定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你是苏家独子,莫要再除了差错让你父亲不高兴了。”

    就因为是庶子他才会被张氏想方设法的送走,否则哪里会如此?他若是嫡子,必定是从生下来那天开始就锦衣玉食,又如何会受这么多苦?从踏进天越城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再离开。

    并且,这苏家将来的主人,也只能是他一个人。

    “娘,你且放心,这些年您受的苦,儿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必定不会再让您受委屈。”

    苏睁面色温和,坐在夏姨娘的对面道。

    “你这么孝顺,只是可惜了,若是……”

    “过去的事情莫要再提,您和我爹本来就是两情相悦,如今苏家又没有嫡子,您还需要担心什么?”

    当初若不是张氏,夏荷又怎么会只是一个妾室?她张氏凭着自己张家嫡小姐的身份抢了她的丈夫,不仅如此,还害她的儿子变成了一个庶子,这辈子,她都不会忘记。

    “说得是,你爹不会让你受委屈了,只是今日看老爷子的脸色,像是没有那么喜欢你啊!:无弹窗[email protected]++

    “真是没想到,苏家的白痴女儿,竟也会作诗了。”

    一声嘲讽之声传来,只见房檐之上站着一白衣男子,微风徐徐,竟有些觉得美轮美奂,似做梦一般。

    云卿定睛一看,随后呵呵一笑,“我当是谁,原来是世子爷啊!我若是你,这清明佳节就多去上坟烧纸,请祖宗保佑你那不治之症早日痊愈,也让广大的天越城姑娘们瞧瞧,这靖王府世子爷的真面具。”

    听这女人拐着弯的骂自己骗子,凌风华却是没脸没皮的微微一笑,从房檐上飞身而下,“我若是三小姐,我就先上坟烧纸请苏家的列祖列宗收回你方才说的那些话。”

    含着淡淡茉莉香的味道传来,苏云卿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震,立即起身却是一头撞在了凌风华怀里,嘴里不由得骂了一句“妈的!”

    她怎么就忘了,这古代飞檐走壁的功夫,从来就不缺呢?难不成自己真的要成服在这封建主义的淫威之下不成?

    抬头,眉头不住打了个结,随后调笑道:“不收回,你还能吃了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