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内殿之上,凌玄一进门就感觉不对劲,又看着皇帝脸色如此难看,加上苏翔那张老脸,隐隐感觉到了没什么。

    这几日天越城对苏樱的传闻他早有耳闻,所以也是多天未约苏樱见面了,并且每次完事以后都会嘱咐她喝下避子汤,就算真的有孩子,想必也是苏樱那个贱女人没有分寸,自个想了别的与他有什么关系?

    如此再想一次,凌玄便是调整了心态,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面上尊尊敬敬的给皇帝行了礼。

    “儿臣给父皇请安。”

    看自己这儿子见到苏翔这个模样竟是没有丝毫担忧的模样,皇帝对此时又多了一丝疑问。

    “方才苏丞相说苏家大小姐肚子里的孩子与你有关,逆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日你不给朕解释清楚,不给苏丞相一个交代,休想出这兴圣宫。”

    皇帝言辞严厉,看样子的确是想给苏家一个交代的模样,殊不知,他这是在看笑话呢!

    苏樱和凌风华很早之前就已经定了亲事,如今出了这等事,最丢人的莫过于苏家和靖王府,与他实在没什么关联。

    凌玄就算是真的和苏樱有那么一腿,那也是女方不守妇道,瞧不起凌风华,倒也是,一个得了不举之症的男子,哪个女人又愿意守一辈子?

    凌玄听皇帝这么一问,脸上立即染上了惊慌之色,看起来着实有些夸张,可是皇帝就是不愿意点破。

    “父皇,这……这怎么可能呢?我与苏家大小姐也不过就是几面之缘,一清二白,绝对做不出这等荒唐之事啊!”

    “苏丞相,我知道,之前和三小姐的退亲实在有些唐突,扫了你的面子,可是你也知道,身为皇室子弟,如何能娶一个不孕之女为妻?今日我还想着,定要上门解释清楚,并且尽力弥补三小姐,只是为何你们……”

    凌玄一脸的难过,好似和苏云卿退亲也是迫不得已,一切都是因为皇家的好规矩,他也是痛心疾首一般。

    听他这打死不承认的话,苏翔只觉得怒火中烧。

    “二皇子,今日我暂且不提云卿之事,我家樱儿也是个堂堂正正的姑娘,从小规矩礼仪都是一等一的好,如今出了这等事情,她若不是真心倾心于你,又如何会怀了你的孩子?”

    苏翔言语之间满满的都是为苏樱讨说法,更是有意说是凌玄欺负了她的女儿,让她的女儿有了身孕,如今看瞒不了了,只能说了。

    “孩子?”

    凌玄冷哼一声,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苏翔,“你口口声声说这孩子是我的,你有什么证据?难道孩子自己开口说他是我的种了?”

    凌玄已经没了耐心,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何时被人如此指责?

    他就算是睡了苏樱,那也是那个女人自己主动送上门的,什么堂堂正正的大小姐,真应该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好好看看他那个好女儿躺着他身下的那副嘴脸,简直骚到了极限。

    “你……”

    苏翔如何会想到凌玄如此无赖,竟然说出了这等话,一口气提不上来,差点昏死过去。

    “如今孩子都已经没了,靖王府更是一大早的就过去退了亲,我那女儿看没有办法了这才说出二皇子,那姑娘规规矩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与二皇子无冤无仇,若不是你,她怎么可能开口说出来?”

    皇帝看这二人争得面红耳赤,实在觉得有趣,只是眼看着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地步,怕是不开口都不行了。

    “既然苏丞相你这么说,朕也不能不管,只是如此你也是无凭无据,咱们不能请你女儿受委屈,可是也不能冤枉了朕的儿子不是?如今看看有什么法子,证明这孩子是否是二皇子的了。”

    皇帝都已经这么说了,苏翔想开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凌玄毕竟是皇帝的亲儿子,他若是不愿意给苏家一个公道,他又能如何?

    总不能太过火,得罪了皇帝不是?未婚有孕,丢的只是苏樱的名声,若是得罪了皇帝,重则全家一起遭殃了,轻则毁了自己的仕途啊!

    今日过来,不过就是想知道凌玄是否真的和苏樱有这么一出,若是他真心喜欢苏樱,跪下皇帝认错求个旨意便是皆大欢喜,如今看来,此事,怕是玄啊!

    “这孩子都没了,还能如何证明?”

    苏翔脸色带着嘲讽,“若是二皇子不愿意承认也就算了,就当是小女信错了人吧!”

    说着,鞠躬,退了出去。

    再留下,也不过就是枉费精神而已。

    他错了,凌玄这个不愿承担责任的胆小鬼,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已经玩烦了的女子,求皇帝退亲?

    一步错步步错,他苏家的女儿,难道就没有一个能有点出息吗?

    …………

    “混账,你说,到底是不是二皇子。”

    苏翔又是一阵气呼呼的闯进苏樱的房间,也不管她如今的模样又多难看,上去就是一阵指责。

    “你这是做什么?樱儿身子如此差,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不成?”

    张氏护着苏樱,一脸气愤的看着苏翔问。

    从她嫁入苏家开始,苏翔对她就没有什么好脸色,如今倒好,竟然如此对待她刚小产的女儿,果真是不拿她们母女当人了。 http://

    “好好说?苏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你这个做母亲的,就是如此教育自己的女儿不成?今日我在兴圣宫求皇上给我们苏家一个说法,可是二皇子口口声声说这事与他没有一点关系,你说该如何是好。”

    苏翔气得脑门子冒汗,今日为了苏家他是豁出去了,可是这不争气的女儿,就会做一些糊涂事。

    “父亲,女儿说的句句属实,女儿身上有二皇子随身佩戴的玉佩为证。”

    说着,从枕头底下摸摸索索的拿出一枚玉佩递到苏翔跟前。

    苏翔眼睛一亮,接过一看,果真是上好的玉,便是上次立功之时皇帝亲自赐的,如此说来,此事果真和二皇子有脱不开的关系了。

    “求爹为女儿做主。”

    看苏翔这个模样,苏樱嘴角冷冷的扬起,随后抬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苏翔,目光诚恳,无辜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