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今日我父子二人过来也不过就是想看看苏樱到底是否犹如传言一般有了身孕罢了,今日看来,也的确如此了!”

    “我家风华虽说身有隐疾,可却也万万没有轮到娶一个不洁之女的地步,你我两家虽说早有婚约,可是今日事情出自你苏家,我靖王府怕是也没有办法接受这个儿媳妇了。”

    苏家是什么人,有什么野心,靖王自然明白,今日能够顺利取消与苏家的婚约,心中自然是高兴的。

    微微看向凌风华,只见他脸上也没有任何悲伤的表情,这才松了一口气。

    自己的女儿做出这等事情,不管是被迫还是自愿,那都没有任何理由再反驳靖王府提出退婚的请求,必定是苏家有错在先。

    苏谦叹了口气,“既然如此,还请靖王不要将此事放在心上才是,是我苏家对不起靖王府,来日自当登门道歉。”

    这次回来,他这个年过六旬的老头子就没有闲下来过,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也着实让他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云卿,送客!”

    苏樱刚被人抬进房间,苏纤柔站在原地发呆,自己已经没了那份心情,老头子第一时间竟想到了苏云卿。

    苏云卿一愣,转身看了苏翔一眼,见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异议,只觉得奇怪,靖王府这等贵客,如何能让她知道闺阁女子送出门?

    想归想,也只能点头,做了一个虚请的姿势,“两位请。”

    靖王显然也不在乎苏谦让这么一个姑娘送,点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倒是凌风华,一脸的得意,“你可千万别高兴得太早,你如此得罪了我,我又怎么可能放你这般简单的离开?”

    “呵……”

    苏云卿忍住想脱鞋抽死凌风华的冲动,冷笑一声,怪只怪她近几日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苏家之上,以至于让凌风华钻了空子,否则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此在背后给自己捅刀子?

    …………

    送走靖王父子二人以后,苏云卿便回了苏樱的院子,如今发生这么多事情,她若是不去看一眼,别人必定会生出许多说法。

    再说,她也很好奇苏樱会如何解释肚子里的孩子,今日她让苏翔丢了这么大的人,苏翔必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不查出个水落石出,苏樱休想蒙混过关。

    “怎么,三妹妹过来看笑话了?”

    在经历这么多以后,苏纤柔是彻底怒了,如今她的姐姐未婚先孕,妹妹不孕不育,她的名声必定也遭到了牵连,谁还会娶她?

    偏偏母亲还偏袒苏樱得很,像是生怕别人对她宝贝女儿下毒一般,从进屋开始就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该说的话就被赶了出来,果真是没天理。

    “哼,经过此事以后祖父倒也不会再让你离开了,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狗屎运。”

    如此粗俗的话从苏纤柔口中说出来倒让苏云卿觉得有些意外,怕是也是真的到了气头上了。

    “可不是,二姐姐你就没有这运气。”

    苏云卿也不想与她多说,看苏翔苏谦和张氏已经把所有的下人赶出来了,便走了进去。

    苏樱已经醒了过来,躺在床上一个劲的掉眼泪,她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有了身孕,每次同凌玄做了那种事情以后凌玄都会吩咐人给她一碗汤水,虽说不愿意可也还是喝下了。

    这么久都没有出事,怎么偏偏现在就有了孩子?

    “说,孩子是谁的?”

    苏翔到了气头上,压根就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方才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的女儿是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如今却突然未婚先孕背着未婚夫家做出这种事情,传扬出去,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父亲……”

    “哎呦我的女儿,你赶紧说清楚,这孩子是谁的?”

    张氏看了苏翔一眼,知道若是不说这女儿怕是真的就废了,赶紧劝解。

    “是……是二皇子的。”

    苏樱眼睛一闭,一咬牙,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反正横竖都是死,赌一把又如何?

    “怎么……”

    “爹,那靖王世子身患隐疾,女儿怎么能够嫁给他?女儿早与二皇子两厢情愿,情到浓处才会做出这事,还请父亲成全。”

    前不久凌玄才一纸休书和苏云卿断了联系,如今她又和凌玄好上了,苏翔只觉得一阵头疼,此事到底要如何处理才好?

    悠悠的看了一旁的苏云卿一眼,只见她面无表情,似乎根本就不将此事放在心上,自己的姐姐同自己的未婚夫闹出这等不知羞耻的事情她知道以后竟然没有任何表示,到底是已经不在乎了还是早就知道?

    “老爷,如今……唯有找二皇子问清楚了,怎么都要他负责给樱儿一个交代啊!”

    张氏心中倒是送了一口气,嫁给二皇子,总比嫁给靖王世子好啊!

    再说苏云卿和凌玄的事情已经过去,苏翔一直都想拉拢凌玄,如今发生这等事情,不就是正好成了吗?只要苏樱能够嫁过去,一切就都解决了。

    苏翔听着张氏的话,从她口中竟听出了一丝兴奋,再想想此事对自己来说的确也有利益,看了一眼虚弱的苏樱,最终点头,“此事我必定会处理好的。”

    听到这,苏云卿微微一笑,终究是什么话也没有说,默默转身退出了房间。

    凌风华啊凌风华你到底是走了一步好棋,将苏家人紧紧的握在手里玩弄,你到底存了什么心思?

    …………

    第二天,苏翔便一脸愤怒去见了皇帝,随后跪下一开口就是要辞官,说什么自己管教不严,甘愿受罚。

    皇帝早就听说了苏家的事情,奈何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关心,自然是一堆的好言好语相劝,并且要问清楚苏翔为何突然有了辞官的念头。

    苏翔皱眉,最终跪下,怎么都要求皇帝做主,硬是将凌玄和苏樱的事情说了出来。

    皇帝一听,立即将凌玄宣进宫,派人查明此事,若是真是自己的儿子抢了凌风华的未婚妻,打了靖王府的脸,他必定会替二人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