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樱儿这些年,一直都在等着长大那一天,凤冠霞帔等着世子娶樱儿过门,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情?求你为我做主,找出那散播谣言的人才是啊!”

    苏樱也不管凌风华什么态度,在他面前哭得梨花带雨。

    这些年,凌风华每每同她出现在同一场合时都是淡淡的,没有献殷勤,也没有拒绝她的靠近,她想至少他不拒绝她才对。

    不得不说,苏樱是个很聪明的女人,知道男人最是见不得女人这可怜兮兮的模样,从前对二皇子屡试不爽,如今用在凌风华身上,却是不怎么管用了。

    “我们樱儿是个好姑娘,莫不是世子喜欢上了哪家小姐,决心不要我们樱了?若是如此,我们不纠缠解除婚约便是了,何必如此?”

    张氏再也看不下去了,起身鼓足了勇气突然质问出声,可彻底把苏翔和苏谦吓了一跳。

    苏云卿嘴角忍不住划出一抹嘲讽,正是宁可有神一样的对手也别要猪一样的队友啊!

    瞧瞧,这张氏就仗着苏家如今的地位就敢对靖王府的人大吼大叫了,如此不将皇家之人放在眼中,也是有她受的了。

    “苏夫人这是什么话?我靖王府若是想推掉这门婚事又何必等到今天?”

    凌风华的身体大家都知道,一个不举的男子,又不讨皇帝喜欢,哪家姑娘就算心有爱慕那也知道此人嫁不得,今日张氏既然说出这等话,可不就是嘲讽凌风华不举吗?

    “若是世子真心想要娶我们樱儿,又怎么可能面对她如此苦苦哀求而无动于衷?”

    在张氏看来,就不应该有哪个男人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今日看凌风华如此,不知为何,心中竟觉得难受得很。

    “放肆!”苏翔气得浑身发抖,手指张氏,“你给我闭嘴。”

    看苏翔即将听从靖王的话,苏樱心中一慌,“既然无人相信樱儿,那樱儿就只能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说着,往旁边的房柱上撞了上去,所有人一惊,张氏预备拉住,却只觉得手一疼被迫松手,眼睁睁看着苏樱撞了上去。

    苏樱心中一慌,奈何早已回不了头,她若是停下来,那不就说明她压根就是在做戏吗?

    她往这个方向,就是料到了张氏会拉住她,然后一顿指责哭诉,苏翔必定会站在她们这一边,否则他就是逼死女儿的罪魁祸首。

    奈何,张氏竟没有拉住她……

    “砰……”的一声撞了上去,缓缓的倒在地上,额头出血,晕了过去。

    “樱儿……”

    张氏率先围了上去,抱着苏樱的身体摇动。

    “啊!”

    只听苏纤柔一声叫唤,所有人看向她手指的方向,她所指之处,竟是苏樱的裙摆,早已被鲜血染红。

    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追影,请御医。”

    凌风华嘴角上扬,显然已经看到了自己最想看到的结果。

    苏翔只心中一紧,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他的女儿怎么就做出了这等事情?

    “世子……”

    苏翔看向凌风华,这个时候请御医,那岂不就是……

    他若是不让请,那他就是早就知道苏樱有问题,有心包庇,可是若是请了,那苏樱岂不是这辈子都完了?

    看到自己老爹那个纠结的模样,苏云卿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女儿是他自己宠出来的,如今也该到了买单的时候了。

    转身,预备离去。

    “站住。”

    苏谦看向苏云卿,立即叫住。

    “你去哪?”

    “今儿不是女儿离开苏府的日子吗?看大姐这也没什么大问题,女儿就先走了,否则一会天黑了不认识路可怎么办?”

    一个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另外一个又再胡闹,苏谦只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脑容量不够用了。

    “你给我好好坐着,没谁让你离开苏家。”

    苏云卿皱眉,好不容易能离开这高门大院浪迹天涯了,这老不死的还不让自己走了不成?

    “是。”

    知道多说无益,苏云卿又坐回了原位。

    御医急冲冲的跑进门,看着躺在地上的苏樱,又看了一眼她的裙摆,只觉得倒霉,怎么就偏偏遇上了这么一等事?

    今日这事稍有不注意,那就是得罪靖王府和苏家啊!

    “大小姐这是……这是……小产了。”

    知道不能多说,可是也不能不说,今日靖王府的人让他过来,存了什么心他是真的不清楚,为官二十年,也从来没有今天这么觉得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过啊!

    “你胡说八道。”

    张氏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御医这般大胆,将这种事情放在光天化日之下来说。

    “苏夫人莫急,大小姐的确是小产了,休养些时日自然会恢复的。”

    这御医装得一手的好傻,天下人都知道苏樱和凌风华有了婚约,也知道凌风华得了不举之症,如今苏樱小产,可不就是说明她和别的男人有了苟且之事吗?

    “下官这就去开药。”

    说着,立即起身以最快的速度退了下去。

    “樱儿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情,此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苏翔愤怒,这几个女儿真是将苏家的老脸都给丢尽了,一个不孕不育,一个没被选进宫,一个未婚先孕,还是还不是未婚夫的,这让他的老脸往哪里放? 360搜索:☆\\//☆

    “事情到底如何,等大姐醒了也就知道了。”

    苏纤柔脸色极其难看,苏云卿的事情还没有过去,苏樱又闹了这么一出,她们不要脸不要紧,凭什么连累她啊?

    “你姐姐必定是有什么苦衷。”

    张氏看向苏纤柔,如今靖王和世子都还在这里,她怎么可以说出这等话。

    “看来外界的传闻是真的了,苏丞相,你到底是该给我靖王府一个交代啊!”

    靖王的脸色难看至极,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一点也不关心,他只关心苏樱为什会变成这个模样,这个原本应该属于他儿媳妇的人,怎么就做出了这等不要脸的事。

    “待我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定会亲自登门给靖王一个交代,今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