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的确不是你说的,你说的不过就是我这个女儿只会给父亲丢人,还给娘拖后腿,是我让娘生不出儿子,所以让父亲心里没有娘的位置。”

    “还说总有一天,夏姨娘一定会带着大哥回来,将娘从正牌夫人的位置上赶下来,然后自己爬上去做夫人,我们这些小姐就会由嫡变庶,遭人嫌弃。”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根本停不下来,看着苏云卿那咄咄逼人的话,直让苏翔气得脸色发青。

    宠妾灭妻,这种事情私底下知道也就罢了,今儿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苏云卿是根本就没想过给他留什么面子啊!

    “混账……”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么一句话能够体现出此刻苏云卿在他心里的形象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账老子生出了这混账女儿。”

    苏云卿冷哼一声,这是要把苏翔气死。

    果真,脸色发青的苏翔一阵向前,朝她抬起手来。

    但他终究是没有打下去,若是动手了,可不就是说明她方才说的那堆都是事实了吗?

    “爹,女儿没有说过那些话。”

    苏樱只觉得自己委屈得很,在府里这么多年,自然也知道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可以说。

    苏翔喜欢夏姨娘,处处维护夏姨娘是事实,可是这种话平时也就只有母亲张氏敢说说,她们这些做女儿的也就只有听着劝着的份。

    只是想不到,这个苏云卿不过就是退了个婚以后就变得如此胆大,竟敢在父亲面前胡言乱语瞎编乱造了。

    “大姐姐,有些话说了就是说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苏云卿冷哼一声,满脸不在乎的模样。

    “都给我闭嘴。”

    看着苏樱那张肿得老高,还流着鼻血的脸苏翔流莫名的觉得恶心,挥挥手,看了一眼得意的苏云卿。

    “你最好给我记住你的身份。”

    如此胆大妄为口齿伶俐的女儿,他竟今日才发现,不由得觉得这丞相府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

    “老混账生出的小混账嘛!女儿自当铭记在心。”

    苏云卿脸上带着笑意,露出白白的牙齿,带着一丝调皮。

    经过下午的一番谈话,老爷子是再也不想理她了,毕竟自己年迈,还想多活几年,不似苏翔这般,年轻任性,拿命不当命。

    “畜生……”

    然,寂静下来了以后,两个字从苏翔口中说出,足以说明,对于苏云卿这个女儿,他到底有多么的厌恶。

    就算是苏谦听到这种话,也不由得看向苏云卿,注意着她脸上的每一丝表情,然而得到的却只是一抹轻笑,一抹轻描淡写的微笑。

    这个孙女,是一点都不在乎了。

    “妹妹,咱们姐妹虽说平时有些磕磕盼盼,可是那也都只是一些姐妹之间的小打小闹,我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知道你刚遭遇了这种事情,做姐姐的自然是怎么都是心疼你的,怎么还有心思和你说那种话?不过就是安慰你几句而已。”

    “纵使你有气无处发,也不该发在姐姐身上啊!”

    苏樱一脸的痛苦委屈,哭得梨花带雨,声音软绵无力,仿佛随时会倒地不起一般。

    看到苏翔这般厌恶苏云卿,她心中高兴,知道此刻自己说什么都是自己可怜,罪魁祸首就是那苏云卿,矛头如何都会指向她,不免有些得意的忍不住添油加醋。

    听着苏樱的话,苏纤柔也慢慢缓了过来,忍着脸上的剧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苏云卿你这个狠毒泼辣的东西,我们好心好意来看你,你没有一句好话我就算了,我念在你被二皇子退婚,被传言有不孕不育之症心中悲痛不与你计较,谁知你却……”

    “你侮辱我与大姐姐倒也没什么,咱们姐妹之间,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你怎么可以如此恶语重伤父亲?”

    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这一切根本就是苏云卿的奸计,她就是不想让父亲喜欢她们,她就是想让父亲也厌恶他们,如此她才能心理平衡。

    这个小贱货,你以为就你会装可怜胡说八道吗?

    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苏云卿,苏纤柔继续哭哭啼啼。

    “父亲再怎么样,那也是生你养你啊!你怎么可以如此羞辱他啊!”

    言语处处维护着她们的慈父,再次将苏云卿放在了一个不孝,刁蛮,没有丝毫贵门风度的位置之上,着实是演了一场宅门大戏。

    “啪……”

    众人还没有从苏纤柔的话中回过神来就又被苏云卿的这一耳光打傻了。

    谁也想不到,当着老爷子和苏翔的面,苏云卿还敢动手。

    “苏……”

    “啪……”

    苏纤柔眼睛发红,还未喊出来又深深的挨了一耳光。

    “方才那一耳光我是想告诉你,做人要诚实,苏家有我这么一个刁蛮任性的女儿就够了,你实在不该有样学样。”

    “至于这耳光,没有理由,就是单纯的觉得你欠抽而已,反正我已经退婚,做了个不育不孕的小姐,反正这辈子完了,我一点我不介意陪你玩下去。”

    那无所谓的口气,那傲娇的神情,深深的印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苏谦这才想到她下午说的话,既然别人不曾维护过她苏云卿,那便不能怪她管不住自己的性情。

    这才是苏云卿,真正的苏云卿,她或许是忍够了,到了爆发的时候了。

    “你……”

    苏翔抓着自己的胸口,好怕自己就这么被她气死当场。 http://

    “虽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可是我还是要劝解各位善男信女,千万别惹一个发了疯的女人。”

    “我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善良的好姐妹,我只记得当初各位的嘲讽和不屑,当时本小姐年少无知忍下来了,可不代表本小姐还能再忍下去,大家都是聪明人,又何必挨个演戏?”

    转身看向肿得像猪头的苏樱,苏云卿笑得倾国倾城,笑得没心没肺,笑得美丽温婉,又带着那么一丝嘲讽。

    苏樱皱眉,怎么都觉得奇怪。

    忽然,一抹念头从她心中升起,记得十五那晚,苏云卿后来穿的那身衣裳,根本就不是她出门换的那身……

    而离御花园最近的院子,便是那云霄阁,若是衣服不小心沾了什么东西,最近的就是那个地方,莫不是她去那换了衣裳,看到了什么?

    如此一想,苏樱只觉得全身僵硬,像是无数只蚂蚁忽然从自己的脚底下瞬间爬上脑袋里一半,嗡的一声,竟是傻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