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

    苏谦正和苏翔坐在一起谈着如今朝中的形势,顺便再对他进行批评教育。

    一侍卫却闯了进来,喘着粗气,“老太爷,相爷,您们赶紧去看看吧!三小姐和大小姐二小姐打起来了。”

    “什么?”苏谦有些惊讶,脸上带着不相信,下午从她那出来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打起来了?

    这三姐妹平时关系虽说不好,可是那也从来都是以礼相待,从不动手啊!

    今儿是怎么了?

    “相爷,老太爷,你们赶紧去看看吧!嬷嬷和丫鬟们实在控制不住场面了。”

    大小姐和二小姐带了一堆的嬷嬷丫鬟过去,等嬷嬷们听到呼喊声过去时已经为时已晚了,三小姐那暴脾气,还真不是几个嬷嬷能拉住了。

    想他进府多年,从来没有看过千金小姐动手打架啊!原以为是因为出生高贵,必定不会动手,谁知今日可算是饱了眼福,三小姐果真不同常人啊!

    苏谦皱眉,起身快步,急冲冲的往竹园而去,只希望场面不会太糟糕,苏樱和苏纤柔还没被苏云卿打死。

    这俩人也真是,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去找苏云卿做什么。

    当苏谦和苏翔赶到竹园时,远远的就听到女人的吼叫声。

    “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说话啊!”

    “回答我。”

    “给我说清楚,今儿说不清楚谁也别想出门。”

    那充满爆发力的声音在整个竹园回荡。

    看着眼前这乱七八糟七零八落的场景,苏谦只觉得头疼得很。

    苏樱和苏纤柔躺在地上,满脸是泪,被苏云卿踩在脚下根本就说不出任何话。

    一个脸上早已起了水泡,被揍得满面是血,看起来跟脸上颓了块皮似的恐怖至极。

    另一个看起来稍微好些,不过就是五官早已被那张肿得像猪头的脸淹没,场面实在惨不忍睹。

    “混账,你这是做什么?”

    苏翔哪里忍心看自己最疼爱的两个女儿受这等委屈?上前一把推开苏云卿,连忙让嬷嬷拉她离两个女儿远一些,又让丫鬟小心翼翼的将苏樱和苏纤柔扶起来。

    然,苏云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两个嬷嬷,气冲冲上前指着苏樱问,“你给我说清楚。”

    “你让我说什么?”

    苏樱一看到老头子和苏翔就满脸的泪水,那模样也实在可怜。

    “混账,出手打自己的姐姐你还有脸在这嚣张,给我带下去,面壁思过,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苏翔看着两个女儿的脸,对苏云卿的厌恶是有增无减,若不是自己的女儿,怕是早就一刀解决了她了。

    “父亲一上来就是处置女儿,你又怎么知道我为何对她们如此?”

    苏云卿面带嘲讽,昂首挺胸的走到苏翔面前,抬头对视着他的眼睛,没有一丝泪意,有的只是倔强和不甘。

    至于哪里来的不甘,怕是只有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知道了。

    “你动手打自己的姐姐,你还有理了?”

    苏翔只觉得心底有一股气串了上来,不是因为自己的两个女儿受了伤,而是因为在这个丞相府,竟连一个女儿都敢挑战自己的权威了。

    今日若不好好处置这个女儿,怕是以后在丞相府,就无人将他放在眼里了。

    “父亲你又何时听过我的理?”

    苏云卿冷哼一声,充满不屑。

    “你说。”

    老爷子负手而立,目光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放在苏云卿身上从未离开过,带着探究,带着怀疑。

    今日苏云卿闹出这么一场,她是想告诉自己什么,告诉苏翔什么,告诉府里的人什么,她有什么目的。

    如此聪慧伶俐的人,不可能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来。

    然而,苏云卿的目光却是放在坐在地上哭得一塌糊涂的翠柳身上,随后眼睛微红,不是因为苏翔对她的态度恶劣而伤心,更不是因为无人理解而委屈,只是因为这个丫鬟。

    “二姐姐和大姐姐说我之前和二皇子定亲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父亲,您觉得是吗?”

    一句反问,让苏翔微微愣住,竟不知他是何意思,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和各位是一家人,身上流着同样的血,俗话说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是亲情,我若是癞蛤蟆,那各位是什么?”

    语气阴冷,句句带刀,丝毫不给苏翔任何面子,不掉一滴眼泪,不带一丝委屈,生硬的问出这么一句话,不过就是因为这家人从未将苏云卿放在眼里。

    “当初和二皇子定亲是父亲的决定,如今二皇子悔婚那是他的决定,我何曾说过一句好和不好?我若是癞蛤蟆,那么决定这场婚约的父亲又是什么?”

    “今日我动手打了两位姐姐纵使有不对的地方,可是那也是对我丞相府的一番维护之心啊!若是让别人知道两位姐姐说父亲是癞蛤蟆,岂不是笑掉大牙?”

    此话一出,周围人都忍不住低头,不住想到丞相一家都是癞蛤蟆会是个什么模样。

    苏纤柔平日里对丫鬟嬷嬷本来就苛刻得很,如今看她一脸是血,要毁容的样子就忍不住一阵痛快,忽然对这个三小姐又生出几分好感来。

    此事只要细细一想就知道必定是两位小姐来羞辱三小姐才让她忍不住大发脾气。  [ 首发

    俗话说得好,是人都有三分气,这忍耐到了一个极限爆发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

    苏翔一听她这话,目光再次放在苏樱和苏纤柔身上,顿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置这女儿了。

    自从退婚以后他就没怎么注意她,也想过让她一个人在竹园里自生自灭算了,今日细细一瞧还真认不出来了,她的女儿,何时如此混账了?

    “父亲,你莫要听她胡说八道,你也知道女儿我从来都是说不出这等话的。”

    苏樱摸着自己的脸,装作一脸可怜的模样,只可惜容貌尽毁,五官臃肿,怎么都没有往日的芳华了。

    看着她这番作的样子,苏翔没有心疼,倒是多了厌恶,果然……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看脸的世界,可怜兮兮,我见犹怜的表现,通常只属于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