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卿,你别装成一副委屈的样子,你连累了我,连累了母亲,这是事实。”

    “姐姐错了,我从来就没有觉得自己委屈。”

    “就因为你,身为嫡女的我却要处处受别人的白眼,身为名门之后的母亲却要处处被一个姨娘嘲讽压制……”

    说起这些委屈事苏纤柔就忍不住一个劲的掉眼泪,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那模样,让苏云卿都想起身给她擦擦眼泪。

    “停,生不出儿子被人压制能怪我?是我让她生不出儿子的吗?”

    越听越不对劲,苏云卿抬头看着苏纤柔,整个人有些傻楞了。

    还真是人善被人欺,如今就因为自己出了这等事,什么错都能堆到自己身上了,果真是奇怪,这苏纤柔是气傻了还是怎么了,都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你还敢顶嘴?”

    苏纤柔听苏云卿这么一问,亦是愣了一下,随后怒吼。

    “姐姐说得是,都是我的错,都是我让娘生不出儿子的。”

    苏云卿低头,一副我是罪人,我该死的模样。

    虽说是认错了,看起来也够懦弱了,可是偏偏就是让苏纤柔觉得不舒服,但苏云卿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出来。

    反正今天这火她是不仅没有发出来,反而是又添了不少。

    想想这些年,身为名门之后的母亲,就因为没有给父亲生一个儿子来而处处抬不起头。

    而她们明明身为嫡女,却在府里小心翼翼的生活!

    想到这些苏纤柔就觉得气,若是没有苏云卿这个草包笨蛋,她们又如何会这般?

    如今更是好了,被皇家退了亲,让整个丞相府抬不起头不说,母亲更是遭到了连累,父亲是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心烦了。

    母亲不得父亲喜欢,身为夫人又能如何?

    那夏姨娘生了一个儿子,在府中那是趾高气昂,对母亲更是没有半分尊重,父亲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何时在乎过她们?

    这一切,都怪苏云卿,若是当初和二皇子订婚的不是她,又怎么会有今日这等事?

    “苏云卿!”

    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回去吧!别被我连累了!”

    苏云卿微微一笑,起身进了房间,不再想理苏纤柔。

    傍晚,丞相府却是迎来了一个老爷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苏云卿的祖父,丞相苏翔的老子,夏国的苏国公。

    老爷子是个聪明人,明白皇帝不喜欢他们这群老臣仗着自己位高权重在朝堂上倚老卖老,所以三年前他就留职不干了,然后去云游四海。

    好巧不巧,今儿刚好回城。

    “听说二皇子休了云卿?”

    见其一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问起了苏云卿的婚事,一家人脸色一黑,却又知道不能不回答。

    苏翔悻悻的上前,接过老爷子手中的马鞭递到下人手中,这才点头答:“的确如此!”

    “为何?”老爷子穷追不舍。

    “有传闻云卿患了不孕之症!”

    两个大男人讨论起这个问题,不禁让苏翔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老爷子平时不是个喜欢管这种事的人,今儿突然追问起这事,不免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哪些地方做错了。

    “无稽之谈。”

    老爷子冷哼一声,“自己的女儿是否患有不孕之症,你这个做父亲的难道还不清楚不成?按照你这个思想,难道这外人还比你这个丈夫更懂你老婆?”

    老太爷这一句话让默默站在后面一句话不说的云卿觉得搞笑,真是没想到,这老太爷却是个幽默的人。

    “父亲……”

    苏翔一阵尴尬,却是不知如何作答。

    注意到身后那忍俊不禁的人儿,苏谦皱眉,看了她一眼,“你跟我来。”

    虽说离开天越城,可是不代表这城中发生的事情能逃离他耳朵,不过就是稍微厌倦了朝堂上的尔虞我诈,儿而子们又都喜爱权势,否则他又怎么愿意这把年纪了还操心不已?

    甩甩衣袖扬长而去,留下一群人不明所以,唯独苏云卿,悻悻的跟了上去。

    ……

    “你就没有什么要和祖父说的?”

    二人对坐良久,看对面的苏云卿始终保持着坐姿和淡然的神情,苏谦倒是有些惊讶。

    只是从未正眼看过这些孙女,对于苏云卿的性情他也不了解,此次见面,也不过就是想问她到底得罪的何人,为何一夜之间能传出如此谣言。

    “是否和祖父说了,祖父就能挽回这段姻缘?”

    苏云卿微微一笑,脸上的表情却是没多大变化。

    “对于如今的局势,你似乎并不伤心。”

    至少苏谦觉得自己在这个孙女脸上,并没有看出多余的悲伤之情,相反,无比安静淡然,似乎发生的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

    “我自然不伤心。”

    云卿弯腰,温和给苏谦泡了一杯茶水,手法娴熟,优雅自然。

    “为何?”

    一时间,他倒是对这个孙女产生了一些兴趣。

    嫁入皇家,这是多大的诱,惑,莫说像她这般身份高贵的姑娘,就算是一些平民之女,也都不乏痴人说梦,幻想有一天能入这宫门之人。

    再说她常年被府中之人欺压,若是成了二皇子妃,日后进门就连她那个父亲也都必须行君臣之礼,按理来说这应该是她翻身的筹码,她怎么就如此不在乎?

    “像凌玄那样的草包,父亲他可惜,我不可惜。”  [ 首发

    知道自己这个祖父不是一般人,苏云卿也就懒得绕弯子,自然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

    苏谦却是微微一愣,随之吹胡子瞪眼,“你倒是比你父亲有眼光。”

    这语气中分明就含着微微嘲讽。

    “这不是得到了祖父的真传吗?祖父眼光好,孙女自然也不会差。”苏云卿笑得没心没肺。

    “许久不见,你倒是学得牙尖嘴利了。”

    “没有祖父的庇护,我若是再不牙尖嘴利,岂不是只有等死?”

    语气中亦是微微带着嘲讽,苏谦莫名的听出一丝责怪,责怪他这个祖父没能护她?还是责怪她那个父亲太过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