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嬷嬷所仗的,也不过就是张氏的庇护罢了。

    而在张氏眼中,她这个女儿也的确不如一个奴才,毕竟这奴才是她的陪嫁丫鬟,后来又做了苏樱的奶娘。

    “嬷嬷我说话自然是凭着良心的,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否则又怎么会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作为三小姐,就应该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

    “那等好姻缘,自然是应该留给像大小姐这般菩萨心肠的好姑娘,至于有一些黑心人,早晚遭报应。”

    苏云卿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等长舌妇,对于她的谩骂也并未放在心上,不过就是微微一笑,“嬷嬷说得是,大姐那是菩萨转世,自当会有好姻缘。”

    “那是。”

    知道苏云卿不受宠,吴嬷嬷那也是什么话都敢接,在这个家里,只要处处说着大小姐的好,总没错。

    看着苏云卿悠悠的带着翠柳离开,硬是一句话大话都不敢说,吴嬷嬷觉得心中一阵舒畅,什么三小姐,在大小姐面前,屁都不是。

    拍拍自己的大花袄子,吴嬷嬷得意洋洋的回了院子。

    “小姐……”

    看苏云卿在吴嬷嬷面前一句话都不敢说,翠柳还以为她是因为退亲的事情伤心过度了,不由得软软的唤了一声。

    苏云卿却是嘴角上扬,紧紧捏着手中的休书,目光犹如一口深潭古井,望不到尽头。

    “你放心,这些个跳梁小丑欠我们的,早晚得讨回来。”

    从前因为她这个准二皇子妃的身份,那些个嬷嬷们还有所忌惮,如今连这么一个虚的身份都没有了,她们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为了讨好那些个假菩萨,也只能狠狠的踩她了。

    反正她苏云卿是个爹爹不疼妈妈不爱的可怜孩子,还不是谁都能欺负?

    然,从今天开始,她若是再与这群人为善,那还真是自个犯贱,怪不得别人。

    “苏云卿!”

    眼前之人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明眸皓齿,虽说年纪不大,可早已风华初现,此人不是别人,便是苏家的二小姐,苏纤柔。

    苏纤柔与苏云卿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可却也是最讨厌她的人。

    整个苏家子女也不过四个,大公子苏峥从小就因为身子骨不好,随着夏姨娘到京州静养,

    而大小姐苏樱从小就已经以才名动天越城,更是有着一颗人人皆知的菩萨心肠,二女儿苏纤柔人如其名,纤柔娇嫩,美艳如花,倒也就只有一个苏云卿默默无闻。

    想到如此,苏云卿不自觉的冷笑一声,摇摇头无奈的将茶杯递回翠柳手中,忽视了眼前的苏纤柔。

    然,旁边的苏纤柔却因为她的笑意整张脸都黑了下来,沉声问:“你笑什么?”

    “笑?自然是开心才会笑咯……”

    苏云卿不以为然,依旧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开心?你的确是应该开心,开心你没有死掉,可是你却没有想过整个苏家都被你连累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母亲本就因为这些年没有为父亲生一个儿子而地位不稳,如今你又闹出这么一出,果真是如了夏荷那个贱人的愿了。”

    说起此事,苏纤柔就整个人就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苏云卿。

    出了这种事情,夏荷与他那个下贱的儿子想要回到天越,还真是指日可待了。

    “苏云卿,你这次可算是如愿了,终于是报复我们了,你是该开心,可是你也别忘了,咱们是一家人,如果我们倒霉,你也休想好过。”

    -邪王追妻:毒医世子妃

    但他们哪里想到,那个不被他爹爹看好的草包二皇子,却是已经把引以为傲的大女儿给玩了,还不想负责呢!

    “苏云卿!”

    苏纤柔哪里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苏云卿还如此牙尖嘴利的和她斗?

    整个人气得颤颤巍巍,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苏云卿,越发觉得陌生了。

    “姐姐你若是泄愤完了就赶紧离开吧!这个时候还与我走得这般近,你就不怕遭连累吗?”

    虽说此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可是闹出了这么一出,她自然也就成了整个天越城的笑话,和她走得近的人,岂不是也一样要被人嘲笑?

    再说二人是姐妹,指不定还会传出什么谣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