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额……”靖王抬头,预备说什么,却被凌风华抢了先。

    只见他嘴角上扬,一脸的叹息,“皇上果然料事如神。”间接承认了自己就是半路身子出问题了。

    “昨儿太医说你身体怕是不行了。”皇帝听了脸色一缓,却仍是忍不住火上浇油一把。

    要怪,只怪凌风华以前太过出色!

    “太医说得是。”凌风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因为常年被羞辱,所以习惯了呢!

    “可是真的?”皇帝心中冷哼一声,又看向靖王问道。

    靖王顿时悲痛的点点头。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皇帝也不能太过,轻咳了两声也就停了。

    皇后看场面有些尴尬,脸上立即堆满笑意,“今年是柔妃妹妹进宫的第一年,可否有什么新花样带给大家瞧瞧?”

    自从柔妃进宫以后就独占皇帝宠爱整整半年,就连初一十五都不曾放过,如此和皇后抢恩宠,就算嘴上不说,皇后也不可能不放在心上。

    今儿说出这等话,岂不就是将她当成了奴才,给大伙找乐趣?

    然而,柔妃却是没有一点生气的模样,微微起身行礼,“妹妹资质尚浅,承蒙皇后娘娘照顾方有今天,只是实在愚钝,也没什么新花样,只能献上一舞,谢娘娘照拂之恩了。”

    进退有度,语气温和,倒是担得起这么一个柔字。

    宫里的明争暗斗苏云卿倒是真的没什么心思,起身晃晃悠悠的到了另一旁的荷花池旁,带着微微醉意,笑看倒映在塘中的圆月。

    而她却没看到,就在柔妃跳舞的时候,凌风华从座位上消失了。

    “包治百病的苏三小姐是吧?”

    身后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苏云卿一愣,转身,脸色立即僵住。

    “呵呵呵,常年不举的靖王世子,找我可是因为……”

    话还未落,她已被凌风华突然朝怀里拉去。

    片刻后,她的嘴上就多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苏云卿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立即明白自己竟被强吻了……

    一脚抬起,苏云卿立刻往某人的裤裆踢去。

    但她的腿刚刚抬起来,就被他的手稳稳的抓住,身体也朝他彻底倾了过去。

    霎时间,她就明显感觉到凌风华的某个部位正硬生生的顶在了她小腹的位置。

    苏云卿睁大眼睛,整张脸了红了变绿再变青……

    但凌风华却不满意的看着她这幅样子。

    放开她,看着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没有半丝的优越感。

    “为何不闹?”

    “切……难道你被狗咬了一口以后,还会再跳上去咬狗一口吗?”

    说罢,苏云卿就转过身去潇洒离开,没了醉意。

    身为医者,前世不知给多少人做了人工呼吸,好在这靖王世子没有口臭,今夜人多势众,难不成真要她不甘心的再吻回去?

    “狗?本世子倒要看看,你能蹦哒到什么时候。”凌风华看着苏云卿潇洒离开的背影,眯起了双眸。

    ……

    次日清晨。

    “我的小姐,你怎么还有空睡觉,赶紧起来了!”

    自从穿越来到这个鬼地方以后,云卿每天都是吃喝睡,虽说偶尔也会早起去给父母请安,可是今儿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更不是什么节,起来干嘛?

    “小姐,出大事了。”

    这话还没有开始说翠柳就已经开始大哭,哇哇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

    “怎么了?”

    云卿慢吞吞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漱口茶。

    “今儿一大早大街小巷的人都在议论您,说您……说您得了不孕之症。”

    “噗……”的一声,云卿把喝到嘴里的茶水都吐了出来,不孕之症?呵呵呵……

    “小姐,您要不要过去和夫人……”

    翠柳也是心慌,不知如何是好,苏云卿可是许了二皇子的,如今出了这等事可如何是好?

    “找她有什么用?”

    苏云卿放下茶杯,虽说她根本就不在乎这等名声,更不在乎和二皇子的那桩婚事,可是这一大早就传出这等消息,实在是有人要在她背后黑她啊!

    再说自己的这个母亲大人,连她一起一共生了三个女儿,可是就是莫名其妙的对她存着偏见,平时的晨昏定省都给她免了。

    如今出了这等事,难道还能靠她替自己想办法解决不成?

    “可是……”

    翠柳的眼泪还是哗哗掉着,抬头却看见苏云卿神色异常的镇定,没有丝毫担心害怕的表情。

    捏紧拳头,苏云卿微微眯眼,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事情已经发生了,能一夜之间让整个天越城都知道她苏云卿有不孕之症的人,又岂会是一般寻常百姓?

    不出苏云卿所料,不过下午,宫里就传来了二皇子府的一纸休书。

    未嫁先休,在整个天越城,她苏云卿是第一人。

    “小姐……”翠柳满是担忧之色。

    不过一天,苏云卿就从高高在上的准二皇子妃,变成了还未嫁便被休的弃妇,成了整个天越城的笑话。

    女子无后变为无德,她成了夏国有名的不孕女,之后的生活,可想而知。

    而圣旨到了苏府之后……

    “丢人现眼。”

    母亲张氏看着她手中的明黄休书,白了一眼,红唇轻启,竟是只说了四个字便由苏樱扶着离开。

    入春不久,冷风刺骨,听到张氏的话,苏云卿却是嘴角上扬,看不出喜怒哀乐。 邪王追妻:毒医世子妃:

    “哎……我就说嘛!这等好姻缘自然是应该留给有福之人,那二皇子府可是皇门,还真以为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啊!有些人就是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吴嬷嬷两手交叉捂在袖子里,一身大花袄子,眉飞色舞,尖酸刻薄。

    “别以为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吴嬷嬷,说话可是要凭着良心,我家小姐……”

    翠柳又怎么能容忍一个下人这般说苏云卿,冲上去就准备找人理论。

    苏云卿则是一把抓住她,让她乖乖跟在站在自己身后。

    虽说她来这个世界不久,但却也知道这吴嬷嬷在丞相府有一定的地位。

    否则,她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这般嘲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