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正月十五,上元节。

    夏国皇宫今夜张灯结彩,处处洋溢着喜悦的气息。

    但因今日人多手杂,苏云卿的衣服不小心被撞翻的酒水打湿了,所以此刻的她,正在一处无人的偏殿里等着自己的侍女去将她的备用衣物拿来。

    而就在苏云卿百无聊赖的等待着衣物的时候,大殿的门口处,却突然传来一道娇嗔妩媚的女声。

    “二殿下,您别急啊,我们进去再来……”

    听到这道声音,苏云卿的双眸不禁一眯,这不是自家的好大姐苏樱的声音吗?

    而二殿下……可不就是她的未婚夫凌玄?

    真是没想到啊!苏樱和凌玄,居然已经有一腿了?

    而紧接着,二皇子凌玄暧昧的浪笑声便传来了,“宝贝儿,本殿可是想死你了!”话落,便是一记响亮的吻声在寂静的空气里传出。

    “殿下,您轻点,一会儿臣女还要参加晚宴呢!若是被人看了出来,那可如何是好。”苏樱微微娇喘着,嗔怒的瞪了一眼凌玄。

    凌玄被她如斯媚眼一瞪,立刻两眼放出狼光,然后打横抱起她就朝殿内宽大的椅子走去。

    见此,苏云卿不由得一惊,她万万不能让两人知道她就在这里!

    乌黑的眸子快速的在殿内扫过,多亏了先前她在这里转悠了一圈,所以倒也清楚殿内有哪些摆设。

    踮起脚尖,苏云卿提着自己的裙摆,轻手轻脚的朝屏风后的一间衣柜走去。

    然而,她刚刚打开柜子,身体便倏然被一只手给拉了进去。

    “唔——”

    苏云卿还来不及发出声音,脖颈已经被一只大手死死地掐住。

    “闭嘴!敢叫就杀了你!”一道冰冷刺骨的威胁声在苏云卿的耳边响起。

    听到这话,苏云卿的黑眸冷冷的眯了起来,右手已经自腰间的荷包摸出了两根银针。

    身为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毒医,她苏云卿还从未被人如此威胁过,今日又怎会甘心受胁?

    但就在她手中的银针朝来人身上刺下去之时,右手倏然被对方一把抓住。

    而后,她的身体便被对方狠狠一扯,闷然撞进了他的胸膛里!

    突如其来的撞击叫苏云卿不禁低声骂了一声“靠”,她的胸本来就不大,这么一撞,把小笼包撞成了飞机场也不是没有可能。

    听到苏云卿居然爆了粗口,黑暗中,男人的脸上不禁浮现一丝诧异之色。

    都说苏家几位小姐个个都是知书达理,静柔温婉,但这苏云卿,似乎与传言并不相符啊!

    就在这时,衣柜外突然传来苏樱似痛苦又似欢愉的闷哼声,以及凌玄爽快的低吼声。

    “樱儿,你这小妖精,真是叫本殿欲罢不能!”凌玄一边狠狠的撞击着云清的身体,一边有些兴奋地说道。

    苏樱,她可是凌风华的未婚妻!

    可是现在,她却在他凌玄的身下婉转低哼,卖弄风姿!

    就算他凌风华处处比自己强那有怎么样?

    身为一个男人,却因不举而不可能满足自己女人的生理需求,他凌风华活该被他戴了绿帽子!

    “二殿下,您……您当真要娶我那二妹妹吗?”苏樱的双腿被凌玄搭在椅子的扶手上,媚眼如丝的看着他问道。

    听到苏樱的问话,凌玄立刻说道:“哼,本殿怎么会稀罕苏云卿那根木头?只是这是父皇的旨意,本殿哪有什么选择的权利?”

    听到这话,苏樱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他都已经要了她的身子,居然还要娶苏云卿那个贱人?

    “二殿下,难道您真的忍心樱儿嫁给那个不举之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樱儿还不如死了算了!”苏樱的双眼瞬间被泪水所充盈,身子也朝椅子里缩了缩。

    正爽着的凌玄被她这么一后退,顿时欲求不满的蹙起眉头来,但他对上苏樱那双盈盈泪目之后,却又只好轻声哄着安慰道:“你放心,凌风华反正不举,也碰不了你的身子,你嫁给了他,你我日后再如今日这般时时见面,岂不刺激?”

    柜子里的苏云卿听到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敢情这凌玄,是打算白玩了她的“好大姐”,并且准备给世子凌风华戴一辈子的绿帽子?

    听到苏云卿的轻笑声,衣柜内,男人突然死死地扣住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道:“你的未婚夫和你的大姐滚到了一起,你还笑得出来?”

    这话一出,苏云卿不禁抬眸看向她面前的男人。

    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但是对声音却特别的敏感。

    而这男人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啊?

    脑中快速的一回想,苏云卿很快就猜到了他是谁。

    想到关于对方的一些传言,苏云卿眼珠子一转。

    “我道是谁,原来是世子爷啊!”苏云卿直接点破对方的身份。

    说罢,她又接着低声戏谑道:“世子,您也别太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反正你也采不了,对方又是你的兄弟,依我看,你忍忍算了。”

    原以为身后之人听到这话后,会大发雷霆冲出去找那奸夫淫妇算账,毕竟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自己被戴绿帽子!

    但谁知道,听到苏云卿的话,凌风华倏然死死地握住苏云卿的手腕,将她抵在柜子的内壁上。

    “苏云卿,你似乎太嚣张了?”凌风华冰冷的声音在苏云卿耳边响起。

    听到男人隐怒的声音,苏云卿不禁悻悻的想往后推,但她后背便是柜子内壁,所以退无可退。

    “呵呵,世子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不举是病,我会治……”苏云卿讪笑着。

    而这时,她的脖子处突然传来一道酥酥痒痒的温热气息……

    “苏云卿,你的未婚夫睡了本世子的未婚妻,你说,本世子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也睡了你?”

    话落,苏云卿的耳垂便被人含住。

    酥痒感袭来,苏云卿只觉得身体一震,这才意识到,特么的!自己竟然被调戏了。

    感觉到苏云卿的身体有些僵硬,凌风华目光微闪,竟觉得有些意思。

    然,他刚放松警惕,便只觉得下身一麻,浑身竟动弹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