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损失,错就是错

    天心厉声质问苏婠央,一字一句说的情绪激昂,言语中透露的信息把苏婠央说的恶毒无比。天心可比香药有气势的多,双眼凌厉的直视苏婠央,掷地有声;“你今天不给老生一个交代,休想老生罢休!”

    苏婠央平静的听天心把话说完,她一向很有礼貌,在别人演讲的时候,绝对不擅自打断。

    面对天心神情激动的质问,苏婠央冷声问道:“天心师太现在想起本妃是凌王妃了?”

    不敢惹龙凌煦,就来找她的茬。

    敢找茬,苏婠央就不会嘴软!天心可别被气死!

    天心微微一顿,没料到苏婠央竟然反应的这么快。但她这次可是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立刻回到:“凌王妃,你的身份难道是老生想起来就是,想不起来就不是的吗?这话问的真可笑!”

    天心冷哼一声背过身去,一瞬间感觉自己在苏婠央面前占了上风。

    苏婠央微微一笑,“天心师太这话问的有道理。本妃的身份,当然不是由天心师太你一个大夫可以决定的。不过,本妃见你从前不记得本妃的身份,那本妃就暂且搁置不去计较。现在师太既然想起来了,那本妃就跟天心师太算算!”

    起初还笑眯眯的,说道后头苏婠央语气突然变得凌厉,“你们师徒多次直呼本妃名讳,这对本妃不敬之罪,天心师太掂量着该怎么处罚为好!”

    比气势,苏婠央可不会比天心差。

    天心一顿,居然反过来变成她被问罪了?

    这苏婠央,果然不能小觑!

    天心不敬凌王妃是事实,此时答不上话顿时恼羞成怒,“好!那老生这就滚,凌王妃可满意!”

    凌王的腿还需要她后续照看,凌王妃因为私人恩怨把她气走了,看凌王怎么处置苏婠央!

    言罢,天心拂袖拽着香药就要走。龙凌煦见状依旧一言不发,林逸尘却急忙上前拦住天心。

    就算知道天心是仗着凌王的伤势还需要她善后,林逸尘也不得不上前。因为,凌王的确需要治疗。

    “天心师太,王妃她没有逼你走的意思。”林逸尘的态度不软不硬刚刚好。给了天心一个台阶,也得让天心明白,凌王府还不需要向她示弱。

    天心果然就停下脚步,冷哼一声,看向龙凌煦:“凌王殿下,老生只想要殿下一句话。”

    她这里头包含了很多信息。今晚发生的事情不多但麻烦却多,还处处都指向她们师徒。

    一整晚,凌王就寥寥那么几句话,天心实在揣测不透龙凌煦的心思。

    若此时不让龙凌煦给个准信,保不准凌王会秋后算账。

    天心可时刻谨记着,凌王他,绝对不是好人!

    香药陷害苏婠央的事情,香药不顾凌王身体能否承受住华夏草药性私自用药的事情,还有今晚一通闹腾的事情,都得让凌王给她个准信。

    否则,天心没办法安心为凌王治疗。

    龙凌煦眸子扫向天心,冷冷的,没有一丝感情。天心不由自主绷紧了神经,背后直冒冷汗。

    龙凌煦永远那么尊贵不可侵犯,不带丝毫情绪的声音,缓缓响起:“天心师太若想走,大可以试试。”

    冷冷的,让人感觉如同置身冰窖。

    天心背脊一凉,凌王这是对她不满了?

    若凌王强制留下天心,她是怎么也走不出去的。就算被囚禁在凌王府,被利用殆尽之后死了,她的死讯也传不出去一丁点。

    天心虽然布下了不少人情,但是谁会因为她和凌王作对?

    凌王府,不是谁都惹得起的。

    天心倒抽口凉气,无所适从之际,又听龙凌煦继续道:“天心师太,若是走不出去,就安安生生在王府呆着,本王不会亏待你们。”

    连施恩的语气都没有,还是那般冷冰冰的。但是天心听了这句话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比吃了定心丸还有用。

    不管凌王对她们陷害苏婠央一事是什么态度,但他都说出这种话了,就表示不会去计较。

    从天心的乃至世人的角度看,凌王都没什么可计较的。

    凌王在整件事情中没有吃一点亏,虽然在经脉俱断的时候受了点苦,但这 你现在所看的《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第66章第六十六章 损失,错就是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