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怀恩之过,何罪之有

    龙凌煦和林逸尘都皱了皱眉。龙凌煦还沉得住气,事情与他息息相关,他却像是什么事也没有一样。

    林逸尘可就不太好了,王爷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王妃和天心诊脉之后都是很惊讶的模样?

    苏婠央也看向天心,她不相信天心对华夏草的事情毫不知情,现在她惊讶的表情是真的还是装的可说不准。

    “王妃。”林逸尘按耐不住心头的担忧,忧心忡忡的看着苏婠央问道:“王爷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

    这些会医术的人真是,诊断出了结果又不说出来,简直是想活生生急死人啊!

    苏婠央对林逸尘的态度还是很好的,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总归不会死。”

    她说的轻轻巧巧,没注意到龙凌煦不着痕迹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总归不会死是什么意思?

    天心脸色一派凝重,她故意这般就是等着别人按耐不住询问她情况,可是没想到根本没有人问她。

    没人问她她也得把戏做下去,再三检查确认后,猛地站起身,冲着香药一声爆喝:“香药!说!你都干了什么!”

    天心突如其来的怒火惹得其他人侧眸看她,而香药被吓得一怔,吞吞吐吐道:“我……我……师傅,我怎么了?”

    天心一脸懊恼,痛心疾首的指着香药:“王爷的身体……王爷的身体……”天心十分懊悔,心痛的难以启齿,“你是不是把为师的华夏草偷偷给王爷用了!”

    华夏草!

    此话一出,连龙凌煦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天心暗暗观察众人的脸色,心下很满意他们的反应,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一副心痛的模样继续斥责香药,“那是为师留给你的嫁妆啊!香药你这傻丫头,你不比世家女人有背景,那华夏草是你唯一能够拿出手的东西,怎么能一声不吭就给王爷用了。”

    香药立刻明白天心的意思,心头闪过喜色,马上配合着天心,乖巧的模样低头认错道:“师傅,徒儿知道错了……”

    香药眼中闪着委屈和倔强,她那么不顾一切的为龙凌煦,连华夏草这样的稀世珍品都愿意给龙凌煦用,这份心意,值得所有男人为她动心。

    “唉!你呀!”天心心痛的跺脚,却又不忍心责怪香药的模样。

    苏婠央眸子淡淡的扫向这对师徒,原来打的是这样的注意吗?怀恩之过,何罪之有?

    就算龙凌煦心头知道香药是陷害苏婠央,可是说来是他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香药连华夏草都舍得给龙凌煦用,龙凌煦又怎么好责怪香药的不是?

    天心的脑子转的真快,知道事情无法挽回之后,干脆就承认下来。

    还特意告诉大家华夏草是香药的嫁妆。为了龙凌煦,香药还没过门就把嫁妆搭进去了,看看香药的牺牲多大啊!

    苏婠央能懂天心的意思,其他人自然也懂。龙凌煦一言不发,林逸尘微微皱眉,苏婠央冷冷看着她们,冷声一声开口:“既然香药姑娘知道王爷不是中了银丝毒,那为什么早说呢?”

    她会就这样放过香药吗?

    无端端被人冤枉还挨了千珑一鞭子,苏婠央背上的鞭伤现在还在痛呢,她怎么可能忍气吞声?

    香药可怜又倔强的望着苏婠央,一派高尚的表情说道:“我不说,是因为不想让王爷觉得他欠了我什么,华夏草在珍贵也是我自愿给王爷用的。”

    苏婠央嗤笑一声,默默付出不愿被人知道?香药这话,谁会相信?

    “那 你现在所看的《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第64章第六十四章 怀恩之过,何罪之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