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医德,炒作可耻

    苏婠央脸上淡淡的笑意瞬间僵住,整个人都懵了……

    “王爷……你……你说什么?”苏婠央呆住了,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龙凌煦。

    刚刚龙凌煦说什么?

    他说他愿意纳香药做侧妃?

    他不是说他不喜欢香药吗?

    他怎么可能……

    “本王说,本王同意纳香药做侧妃。”龙凌煦淡然的重复一次,只是这次是看着苏婠央说的。

    淡如秋水的眸子深邃又平静,轻飘飘一句话,没有丝毫起伏。

    他同意纳香药做侧妃,只能做侧妃。

    是想告诉苏婠央,她永远是正妃?

    苏婠央听不懂他话里有没有别的意思。

    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苏婠央怔怔的望着龙凌煦。可视线里龙凌煦的嘴巴在动,这话的的确确是他亲口说的。

    “王……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苏婠央整个人都卡壳了,甚至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龙凌煦微微皱了下眉,冷冷的看着苏婠央,“你闭嘴。”

    那般高高在上的命令,没有丝毫感情,完全是以上对下。

    他需要天心为他治好双腿,这是苏婠央该吃醋的时候吗?

    即使同意天心的要求,他也保全了她的地位。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是他最近太宠她,所以她变得不知分寸,放肆到要插手他的事情了吗!

    龙凌煦眼中溢着丝丝寒意,苏婠央却始终反应不过来。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怔愣了许久,反应过来的第一句是……

    “为什么?”苏婠央声音哽咽,视线变得模糊,冰凉的触感划过脸颊,没入嘴角,那咸咸的味道,原来眼泪真的是咸的,她居然流泪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叫她闭嘴,凭什么叫她闭嘴!

    婚姻不该是一对一的忠诚吗?

    她都已经嫁给了龙凌煦,他怎么会同意纳侧妃。

    那她算什么?

    在他心里,她算什么!

    心痛的快无法呼吸了,好难受,好痛苦。

    看着龙凌煦,苏婠央眼中闪过一抹希望。说不定……龙凌煦他,在跟她开玩笑。可是……

    龙凌煦怎么会说笑。

    这个说法连她自己都不信。那抹希望一瞬间又黯淡下去。

    “凌王妃,现在王爷都同意了,你还要说什么吗?”天心扬起得意的冷笑,斜睨着眼睛洋洋得意的看着苏婠央,冷声挑衅。

    天心丝毫没意识到她盘算的凌王正妃之位被龙凌煦还价成了侧妃,见苏婠央失魂落魄的样子只觉得心头痛快!

    香药不语,安安静静站在一边做她的冰美人,可她看向苏婠央时眼中的挑衅却毫不掩饰。

    苏婠央猛地看向天心和香药,曾经雀跃灵动的眸子此时充满不甘和愤怒。

    这两个女人在向她炫耀胜利吗?

    龙凌煦的话的确让苏婠央很伤心,但她也不可能对她们示弱!

    “天心师太这般威逼利诱的把徒弟往王爷身下塞都不会觉得羞耻,我一个外人又能说什么?”苏婠央冷哼一声不客气的回击回去。

    “你……你!”天心装清高她会,吵架她可不会吵,被苏婠央一句话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颤抖着手指指着苏婠央说不出话。

    苏婠央说的是事实,她能说什么?

    苏婠央嫌恶的拍开天心指着自己的手,她现在要是在对天心有一丝礼遇,她就是孙子!

    “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吗?”本妃这样的称呼苏婠央现在也说不出来,眸子冷冷的从天心身上移到香药身上。

    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此时可不怎么淡定,满眼都是愤恨的瞪着苏婠央,偏生在愤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嘴。

    话起了头,苏婠央就不打算停。这对师徒要对她落井下石是吗?还得看她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天心师太,怎么?你不会是因为自己一辈子没见过男人,所以现在瞧着哪个男人顺眼就把自己的徒弟塞给别人吧?”苏婠央双眼因为哭过而猩红,目光紧紧的盯着天心,略显几分凶恶。

    天心一辈子见死不救,被人这样瞪惯了。凭着高超的医术,她要是不待见谁,她扭头就走就是,她可从来没受过气。可是……

    今天 你现在所看的《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第49章第四十九章 医德,炒作可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