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余毒?不是后遗症吗

    每天凌晨三四点,松林内就有袅袅炊烟缓缓升起。

    凌王府松林内不说繁花似锦也是绿意丛生,这道炊烟实在是煞风景的很。石块搭建的简易炉灶旁一棵松树都被熏死了。

    可是,这也没办法呀。

    龙凌煦那混蛋愣是不管苏婠央伙食,她只能自个儿做。为了炊烟不会惹龙凌煦不高兴,她还得起的早早的,免得晚了风把烟气带到龙凌煦那边儿去。

    她现在的生活水平,别说尊贵的王妃了,就连她前世的卖命生涯都及不上。但好歹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怕那天被人暗杀,也不用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伙伴性命。

    累是累点,好歹安生。所以苏婠央她也没抱怨什么。

    每天乐呵呵的过着她的小日子,时不时给龙凌煦煲个汤什么的给送去……苏婠央看电视上面追男人都是给送汤什么的,这么做应该是对的吧?

    龙凌煦起初不喝,后来偶尔会尝两口,现在会喝两大碗。

    今天苏婠央当然也起的早,天色还没亮利索,小二楼前厅点着油灯,门大开着,她正坐在当饭厅用的前厅里,一条腿儿非常没形象的迈在另一条板凳上,津津有味的啃着刚刚蒸好的馒头,眼尖的她正好就看见林逸尘匆匆往龙凌煦那边去。

    这一大早的,怎么这么匆忙?

    苏婠央心头疑惑,探着脑袋望了望,也没管这些,一见到林逸尘她就想起该给林逸尘做检查了。

    林逸尘上次重伤之后,后续治疗因为龙凌煦当时说不信任她,所以也没怎么插手。反正防止伤口感染这种事情,别的大夫也能做,但是检查这种事情,别的大夫可做不了,他们没办法探测人体潜在隐患。

    特别是林逸尘这种出现过心脏衰竭现象的病人,更该时常检查身体。

    苏婠央也不能经常跟林逸尘见面,今天逮着了,她就在门口守着。

    林逸尘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苏婠央急忙上前叫住林逸尘。

    林逸尘一愣,继而恭敬的行礼,“草民见过王妃。”

    “别在意这些虚礼。”苏婠央豪爽的挥挥手,上前大大方方的拽起林逸尘袖子就往她小二楼去,“你跟我过来,上次给你把脉被王爷突然出来给打断了,我再给你看看。”

    心脏衰竭可是大事儿,一不小心要人命的。

    林逸尘心里唏嘘了一把,瞧见苏婠央拽着他袖子的手,很不自在,但他知道苏婠央真的只是把脉绝对没有半点其他心思,所以也不好驳了苏婠央的美意。

    可是他知道别人不知道啊,否则他怎么会感觉某人所在的地方传来一股寒意呢。

    林逸尘心里可痛苦了,王妃呀,你怎么那么医者仁心呢,求你别这么热情的关心他的身体,王爷的醋意他承受不住啊!

    林逸尘在怎么不愿意,可路就那么长,他还是到了苏婠央屋里。毫无意外的,他屁股还没坐热,那发出冰冷寒意在远处窥视的某人就到了。

    林逸尘意有所料,还是没忍住双腿儿打颤,结巴道:“王……王爷,您也来诊脉啊?”

    苏婠央背对着大门,听见林逸尘的声音才注意到龙凌煦来了,回过头看了龙凌煦一眼又收回目光,“王爷你等会儿,我给林公子诊完脉就给您诊。”

    病人都是平等的,在医生这里没有准尊卑之分,苏婠央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她以前会说的在平常不过的话,可是……

    龙凌煦脸色瞬间黑的吓人,看向林逸尘的眼神像是要把林逸尘给吞了!

    在她这里,他既然要排到林逸尘后面去!

    简直岂有此理!

    龙凌煦心头不满的很,可嘴上终究什么都没说,一言不发到旁边坐好。可是那周身的寒气,冻得林逸尘直哆嗦。

    林逸尘可苦逼的很,他招谁惹谁了?大病初愈就忙成狗不说,还要受这样的惊吓。

    苏婠央专心致志,一点也没发现两人的异样,但林逸尘心跳加快系统还是能检查到的。“把衣服脱了。”触碰手腕没办法详细检查心脏,苏婠央目不斜视,专业又严肃。可是……

& 你现在所看的《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第37章第三十七章 余毒?不是后遗症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