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伪善,大胸妹子都去死去死

    龙凌煦深邃的眸子,眸光冷冷的看着苏婠央。

    苏婠央早知道这装逼狗就是这副德行,看谁都像是人欠他八百两银子不还似的。

    她也不说话,静悄悄等着龙凌煦回答。安安分分的模样,乖的不得了。

    “恩,有点。”龙凌煦好半响后才淡漠的说道。

    苏婠央闻言却狠狠抽了口凉气。

    果然是只装逼狗!

    那能叫有点吗?

    毒素的厉害她可清楚的很,那绝对能让人痛的哇啦啦的哭!

    要只是“有点”,她干嘛往他身体里留毒?不能折磨他还给他留毒,这不是平白无故给自己拉仇恨吗?苏婠央……

    不拆穿这装逼狗!

    左右这毒素没清,他痛还得继续痛。让苏婠央有点郁闷的是,她依旧没查出那几个穴位的作用。

    “既然无伤大雅,那……臣妾先告退了?”她今天的衣服还没洗呢。

    “诊断结果。”龙凌煦显然没有就这样放苏婠央走的意思,惜字如金的说道。

    结果,能是什么结果,就是余毒未清呗。

    苏婠央翻了个白眼,今天她是没办法探究那几个穴位了,对龙凌煦一点耐心都没有。

    “回王爷,后遗症而已。只会有点痛,不会致命。”没有对身体无害的毒,但不会致命的毒一大把!

    龙凌煦探究的目光在苏婠央身体停留片刻才挥挥手让苏婠央下去。

    苏相府,苏相坐在书案前,目光凝视远方,眉头深锁。“凌王竟然还没杀了那个废物。”苏婠央不死,他怎么向皇上弹劾凌王?

    站在苏相身边的下人心头一顿,闪过凉意。

    到底是什么样的父亲,才会巴不得自己女儿被人害死啊!

    下人虽对苏相的做法不敢苟同,但是却乖乖的把嘴巴闭着,脸上半点异样的情绪都没有表现出来。

    “你去告诉夫人。”苏相扫了眼身旁的下人,“让她明天去凌王府看望二小姐。”

    凌王府即便是损伤了半数的战力,苏相想要探听到里头的消息依旧难如登天。只能找借口光明正大的进去了。

    第二日,苏婠央正在院子里晾着洗好的衣服,就有人见往她这边儿过来。这个人她认得,是凌王府的管家,姓赵。

    “王妃,您的母亲来了。”赵管家在离苏婠央不远不近的距离停下,态度还算恭敬。

    “母亲?”原主的母亲不是早就死了吗?

    苏婠央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丞相夫人,“知道了,人在哪里?”

    “在花厅。”赵管家回答道。把苏婠央引到花厅后,人就退了出去。

    苏婠央打量两眼坐在花厅的两人。年纪大点的是丞相夫人,从外貌上看,典型的良家妇女形象。而丞相夫人旁边亭亭玉立的女子……

    苏楚儿,比苏婠央大两个月的姐姐。

    原主对这个姐姐可是又亲又恨,亲她的虚情假意,恨她的横刀夺爱。呵呵,苏婠央她今儿终于见到本人了。

    这个勾引妹妹未婚夫的小婊砸,竟然跑到她的面前晃!

    “婠央,你好端端蒙着脸做什么?是不是凌王他嫌弃你貌丑?凌王要是给你委屈受,你一定告诉母亲。他凌王府在高贵,我们丞相府也不是卑贱之处!”

    不同于苏婠央的打量,丞相夫人一见苏婠央就一脸亲切慈祥的上前拉住苏婠央的手。

    那日苏婠央把奶娘的尸体送到丞相夫人面前,丞相夫人当时虽然气的火冒三丈,觉得自己被苏婠央挑衅是一种侮辱。

    但是事后丞相夫人冷静下来想想,觉得这很有可能是凌王借着苏婠央的名义干的。苏婠央是什么德行,她清楚的很!

    苏婠央要是有给她送尸体的魄力,也不会沦落到被送进凌王府里来送死!

    丞相夫人打定主意对苏婠央虚情假意,这要是原主听了丞相夫人的话,指不定又是感动又是难过的。

    说凌王嫌弃她貌丑?

    她貌丑是没错,但您老人家从什么地方看出她被凌王嫌弃了?

    她在丞相府穿什么,在凌王府还是什么。嫁到凌王府凌王又不稀罕她的嫁妆,自然没扣着不给她。她的嫁妆再不值钱,好衣裳还是有几套的 你现在所看的《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第10章第十章 伪善,大胸妹子都去死去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