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事实,你真的很丑

    “徐大夫,你能够只用眼睛看就能断出人体的病症吗?”龙凌煦深邃的眸子扫向立在身边的一个四十岁有余的男人,语气淡漠的问道。

    “那得看是什么病症。”徐大夫恭敬的做了个鞠,继续道:“不是任何病症都是只凭眼睛就能看出来。望、闻、问、切,这是大夫诊病的重要程序。”

    徐大夫见龙凌煦皱眉,知道他不爱听他的那些医理,话头一转赶紧说道:

    “许多医术高超的人,只凭着人体呈现出来的状态就能诊断出该人所患何症。奴才只能告诉王爷,能做到这点的人,医术都不会差。”

    他心头也疑惑,苏婠央那个废物,怎么可能会医术?

    旁人也许不知,但只要是在医术上稍有造诣的人,都能看出苏婠央脸上的脓疮绝非自然生长。

    她要是会医术,怎么可能任由自己的脸被毁成那样?

    而龙凌煦,他不懂医理,但是……

    苏婠央,看来这个女人身上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带苏婠央来见本王。”龙凌煦眼眸清冷,淡淡的吩咐。

    此时的苏婠央,正在牢房里头坐等守卫回来回话。

    “出来,王爷要见你。”守卫回来,直接打开牢门冲苏婠央喊道。

    苏婠央抿唇一笑,她等的就是凌王召见她!

    麻利儿的起来跟在守卫走,只是她不知道,她刚刚那一抹笑,被那位守卫看在眼里,怕是要几日都吃不下饭了。

    凌王府非常大。走出牢房,走过曲径通幽的石子路、蜿蜒的长廊,从波光粼粼的人工湖泊上头搭建的桥梁穿过绿意森森的树石花林,又走了一段路然后才到凌王府的主院儿。

    松林。

    苏婠央抬头看了眼院儿大门前的那两个大字,院子的名字不都叫什么院什么院的吗?

    怎么会叫松林?

    但到的确是名副其实的松林,院子里头种满了松树,走入其中,满满都是松树的清香。

    “臣妾见过王爷。”苏婠央乖的不得了,规规矩矩在龙凌煦床前三米的距离行跪拜大礼。

    “发现剧毒,十二点方向有人身中剧毒,不马上救治会有生命危险。”

    苏婠央刚刚跪下,系统干巴巴的声音就响起。

    剧毒!

    十二点方向不就是……

    苏婠央震惊了下,悄悄抬起头偷看躺在床上的人,凌王怎么会中毒?

    还是不马上救治会危急性命的毒!

    他不是被人暗杀吗?

    只听说他受了重伤,没传出他中毒的消息啊。

    只是一眼,触及那双冰冷的眸子,苏婠央人都没看清,又急忙低下头。

    艾玛,太吓人了!

    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前世救治的人中,不乏国家政要、军方高干、特工精英。却从没见过有谁能有那么冰冷的眼神。

    那傲视天下,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眼神……

    看的人心惊胆颤!

    要命的是,这男人他还特么不说话,就用那冷冰冰的眼神审视着别人。

    苏婠央实在受不了了,颤抖着声音说道:“不知王爷唤臣妾前来所为何事?”

    苏婠央将头埋得极低极低,娇小的身子跪趴在地上,看起来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苏婠央,你会医术?”又是好半响的沉默过后,龙凌煦才淡淡的开口。

    淡漠的语气听不出半点情绪,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回王爷,臣妾的确懂点皮毛。”苏婠央规矩的很,一字一句,小心翼翼的回答。

    “哦?可据本王所知,你可不是会懂点皮毛的人。”龙凌煦语带威压,压得人喘不过气儿来。

    什么意思?

    怀疑她?

    苏婠央也懒得辩解,只要一个人已经对另一个人下了定论,那就是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用。人家该怀疑的依旧怀疑。

    “王爷,您中了剧毒,不马上解毒会危急您的性命。”索性用本事说话!

    凌王身边肯定不会缺大夫,她不相信那些大夫诊断不出凌王中了毒。

    诊断出了,毒素犹在。说明凌王身上的毒,那些大夫解不了!

    苏婠央是医生,更是药剂师。她最拿手的就是毒!

    你现在所看的《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第4章第四章 事实,你真的很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