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艳鬼狂情

左眼 作品

    吃过了晚饭我和欧阳漓稍稍休息了一会,等到叶绾贞和宗无泽出门,我们也出去了,因为要去接应宗无泽和叶绾贞他们,我们也就没去古玩街上,只接去了学校的教学大楼后面。

    那条路不但能看看满清那只女鬼,还是经过去后山毕竟之路,所以我们打算先去后山看看,而后顺便看看那只满清女鬼。

    那只女鬼今天又不在,我和欧阳漓也只是看了看便离开了,但是哪里始终阴风阵阵的,所以我走到那里都会紧握着欧阳漓的手。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正握着他的手我想起白天他说的那话,我便看了他一眼。

    白天欧阳漓和我说晚上要陪他睡,也不知道他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总觉得怪怪的,像是他被鬼上身了一样。

    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他是一只鬼,又是在渐渐复苏阶段,会说出些也什么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就好像是人格分裂症一样,一会他是现实里的欧阳漓,一会又是梦里的欧阳漓。

    绕过了学校的教学楼我在外面站了一会,看看学校里面没什么动静,便跟着欧阳漓朝着后山上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四处的看看。

    今天晚上的后山上面十分的安静,除了虫鸣就是风都没有。

    走到半山腰我回头看了一眼欧阳漓,看他脸上表情凝重也没问他什么,兴许他是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也说不定。

    又走了一会我们才到了后山的山顶上,山上此时安静的只有几只虫子在叫,而且对面的山洞也只有两个,一个大的是通往欧阳漓的墓室口的山洞,一个是那时候我进去找到古董店何老板女儿尸体的小山洞。

    此时他应该也看得到,这里是有两个山洞吧,不然他不会目光盯着其中那个大山洞的洞口看。

    “我们要进去看看吗?”于是我问他。

    他看了我一眼,不知是觉得周围太安静了,还是他渐渐恢复中的关系,竟将我的手拉过去搂在了他身上,低头亲吻起我的嘴唇。

    平日里与他在梦里倒是没少做这种事,但现实里醒着的时候还是第一次,于是我便脸红起来。

    想躲,他马上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深邃的眸子仿佛能看穿我的心思,滴滴入目,而后亲吻着着我的嘴唇,我的脸。

    我被他亲的身上有些热,心口扑扑乱跳,忍不住便搂住了他的腰身,跟着他便将我带进了洞穴里面。

    进入洞口他又朝着墓室里面走去,我只得跟着他一步步的进去,到了里面墓室里面空着,而欧阳漓的棺材已经不见了。

    我心一慌忙着松开了欧阳漓拉着我的手,快步走到放着棺材的地上,一阵阵的心慌起来,抬起手摸了摸那块白色的玉佩。

    玉佩还在,棺材为什么不见了?

    欧阳漓跟着我便走了过来,他便问我:“如果现在要你选择,是我还是他?”

    我忽然发起呆,欧阳漓他?

    转身我朝着他看着,他已经走了过来,双眼目光专注而认真,而我便茫然起来,是他还是棺材里面的欧阳漓?

    “你早就知道?”我忽然朝着欧阳漓问,既然他能问出这种话,想必每晚与我在一起他也是知道的。

    想到这些我便脸红心跳起来,他看着我,丝丝入扣的目光落入我的眼底,抬起手他将我搂在了怀里。

    “我要知道答案,是我还是他?”

    “你们不是一个人么?”我呐呐说,似乎在逃避这个问题。

    “我们注定只能留下一个呢?”欧阳漓他说,我茫然抬头看他,注定?

    难道说真正的欧阳漓回来,他就要消失么?

    想到这些我竟有些忍不住的心痛,隐隐约约的对他感到不舍,而棺材里的欧阳漓我也有些不忍。

    无论是他们哪一个,或许我都不想失去。

    咬了咬嘴唇,我没回答,却目光有些忧伤。

    这样的问题我早该知道,只不过我一直不肯面对罢了,他们之中肯定是要有一个人消失,而眼前的这个一定是要消失的那个,想到这些便觉得眼前的欧阳漓很是无辜。

    也不知道是等的急了,还是不想知道了,欧阳漓忽然低头亲了我,跟着便将我带到了一旁的墙壁下面,头上烛火摇曳,灯下与他缠绵起来。

    开始我并不愿意,毕竟这里是欧阳漓的墓室,他虽然是欧阳漓的化身,但我也不愿意在这里做那种事情,但是他的手一直在我身上游离,而后没过多久我又被他脱得不剩什么,最后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愿去了。

    只是这次他有些弄疼了我,我便抱着他的手臂呜咽起来,看我呜咽他便堵住我的嘴,而后便占了我的身子。

    只是当他占有我的时候,我有种虚空的感觉,而他也渐渐透明起来,忍不住去摸,他又马上活生生的是个人了。

    就这么反反复复的很长一段时间,终于他停了下来,而我也瘫软的跌落到了地上,最后还是他将我从地上抱了而起来,而后将我的衣服给我穿上。

    我靠在一旁,双眼目光朝着他看了看,本以为身上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此时我除了看见他像是影子一样的在我眼前晃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累了我还紧紧的拉着他的手不愿意睡去,因为看见他像是影子一样的出现,我怕他就这么散了,想来我是舍不得他的,于是我便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以防止他忽然的不见。

    但我实在是累了,看着他没有多一会人就睡了过去。

    睡着之前我还看着他说:“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想来我是累糊涂了,不然我怎么会对他说出那种话,想想他也不过是个傀儡而已。

    他似乎也对我说了什么,但我就是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于是我便着急的睡了过去。

    等我一觉睡醒,猛然睁开了眼睛,朝着四周围看去,却没看到欧阳漓,反倒是看见地上那口红色华丽丽的棺椁了。

   &n 你现在所看的《艳鬼狂情》 第六十八章 王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艳鬼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