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鬼狂情

左眼 作品

    就当我以为我和欧阳漓都要死在对方手里的时候,一阵呼啸的黑风突然从院子里面刮了起来,刮得一瞬间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欧阳漓的反应极快,一把将我紧紧护在了怀里,并且将我的脸转到了他怀里,用手按住了我的头。

    跟着耳边便是一阵阵的哀嚎声,哀嚎的声音没了,风也停了,等着我和欧阳漓再去看,周围又恢复了平静。

    地上什么都没有,天上也出现了月亮,就是星星也出来了。

    我忽然奇怪起来,这天怎么说变就变了。

    欧阳漓松开我回头看了一眼,脸上也是一番奇怪,四周围瞬间又恢复了宁静。

    在我看来,一定是棺材里的欧阳漓生气了,所以刮了那么一阵大风,把那些妖魔鬼怪都给吹跑了。

    但我却忽略了,此时身上又多了一样东西。

    等那些鬼怪都走了,欧阳漓松开我朝着地上的宗无泽走了过去,弯腰把人背了起来,直接送到了屋子里面。

    先是灌了糯米水,而后是给扎针。

    我这时候才知道,欧阳漓还有这个本事,会扎针。

    宗无泽这次算是大伤了元气,醒过来还要在床上躺着,叶绾贞则是一直坐在边上哭。

    但宗无泽一直说他没事了,还说要我和欧阳漓这几天都别出去乱走,一定要留在阴阳事务所里面。

    其实就是宗无泽不说,我和欧阳漓也不会离开,毕竟宗无泽是为了我才受了伤,我离开怎么好意思。

    折腾了半个晚上,终于能去休息了,结果一躺下阴风阵阵又睡了过去。

    睁开眼有些晕沉沉的,但是我睁开眼便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在欧阳漓的风门口。

    好像是欧阳漓就在等着我似的,门一开他人就在床上躺着,门开了他忽的一下从床上起来了。

    我看他,微微有些尴尬,于是我便说:“你就当是做梦吧。”

    欧阳漓看我,神情复杂,双眼目光显得空洞。

    我进去身后的门呼哒一下关上,等我到了欧阳漓的面前,他便一把将我搂了过去。

    许是欧阳漓用力过重,许是我的身体太轻,总之那一刻我的心差点被他撞出来。

    但我没看见欧阳漓的额头上面有汗,更没看见他的脸白。

    相反,我觉得他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跟着欧阳漓将我的身体放到了身下,翻身将我搂在怀里,端起我的下巴问:“可以么?”

    我咬了咬嘴唇,也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可不可以的。

    见我没说什么,欧阳漓低头亲了我一下,离开后又亲了几下。

    但这晚的欧阳漓似乎是知道我的月经在身上,并没有对我做什么,亲了我一会将我搂在了怀里,被子盖上紧紧的搂在了一起。

    起初我还有些睡不着,但没过多久两个人便睡了过去。

    早上我睁开眼一醒过来,天便大亮了,看看时间竟睡到了早上八点多钟,忙着从床上起来了。

    刚起来便听见身旁有个小孩子开口说话,马上转身去看,不看还好,一看便愣在哪里了。

    这孩子分明就是上星期我住在这里,睡在我床上胆小的那只么?

    看到小鬼我奇怪起来,不是都跑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没有理会小鬼,转身我又去了门口,结果门外也是一群鬼站在哪里,此时正躲在阴凉处聊天。

    叶绾贞已经把饭做好了,但她一边端着饭走一边骂:“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都滚出去,没人可怜你们。”

    听叶绾贞说我走了过去,问叶绾贞宗无泽怎么样了,叶绾贞便说好的差不多了。

    身边的几只鬼马上飘到我身边,跟我说:“没事了,不用担心。”

    我看看那几只鬼,大概也明白过来了。

    有困难的时候他们都跑了,没事了又都回来了。

    人心难测,鬼心何时不是如此呢?

    叶绾贞的早饭做好我还不见欧阳漓出来,我便去叫他,结果我叫了几次他才从房间里面出来,出来的时候竟然衣服还没有穿的整齐,我便奇怪起来,这么晚了还没穿好。

    但看欧阳漓的好身材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他到也没有生气,只是站了一会,抬起手把衣服穿好,跟着从门里走了出来,看了我一会走了出去。

    我低头看看,我身上的红线还没有拆下来,是他绑的,绳结有些特别,我试了几次都没解开,想必也只有欧阳漓能给我解开了。

    转身我跟了出去拉了一下欧阳漓,转身欧阳漓便看着我,我才说:“你帮我解开。”

    欧阳漓这时才低头看我,叫我去他的房间里面。

    “不用了,就在外面行了。”一根红线扯开就行了。

    听我说欧阳漓也没答应转身回去了,我只好跟着他回去,他是我班主任,我不回去他又要我写检查呢。

    进了门他叫我把门关上,我关上了走去他面前,结果他坐着我还要站着。

    欧阳漓的床我一点不陌生,虽然现实里我是第一次进他房间,但事实上我已经来了很多次,可以说轻车熟路了。

    “转过去。”绑红线的时候,我记得是在前面打了个结,但却没想到要解开的时候是在后面,难怪我没解开,原来是错了。

    听到欧阳漓说,我便转身过去,欧阳漓的手便落在了我的腰上,在我腰上解开了红线,一圈圈的手臂一会绕到我的前面,一会在我的后面,时不时还会和我有身体的触碰。

    我这时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欧阳漓不在外面,许是怕人看见,觉得难为情。

    再怎么说他一个老师,对一个学生做这种事,好说也不好听吧。

    红线都解开了,我顿觉全身舒畅,回头跟欧阳漓说了一声谢谢,转身便朝着门口走了。

    门推开,人便出去了。

    吃饭的时候欧阳漓才出来,洗了洗手坐到我对面。

  &nbs 你现在所看的《艳鬼狂情》 第三十五章:除魔卫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艳鬼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