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鬼狂情

左眼 作品

    转身我朝着影子墙上看着,叶绾贞却朝着楼上继续走,而我的脚步不由得朝着下面迈了两步。

    叶绾贞看我朝着回去走,便问我:“小宁,你怎么了?”

    我回头茫然的看了一眼叶绾贞,一时间也奇怪起来。

    “你难道没听见有哭声?”我问叶绾贞,影子墙里的哭声便越发的凄然哀伤。

    叶绾贞也觉得奇怪,四处看看问我:“你听见什么了?”

    我看向影子墙里面:“是它在哭。”

    “影子墙?”叶绾贞跟着下来,先一步走去了影子墙的面前,一边看一边说:“说是影子墙是辟邪的物,怎么会有哭声?”

    叶绾贞问我,我哪里知道,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叶绾贞的手一去摸影子墙,影子墙里的哭声变突然消失了。

    要人实在是不解,我也去摸了摸,哭声还是没有。

    我便想,难道是我真的听错了?

    “是不是你听错了?”叶绾贞问我,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不过想起来也够渗人的了。

    好好的一面墙怎么会哭,还是我一个人听见,想着我都毛骨悚然,全身起鸡皮疙瘩。

    为此我也宁愿相信是我听错了,转身便跟着叶绾贞走了。

    但我和叶绾贞到了教学楼的上面,从一层找到顶层,结果竟一只鬼影都没找到,就是楼梯我们都找了,也还是没有。

    叶绾贞说,楼梯是鬼魂最喜欢寄居的地方了,特别是学校里面。

    但今天我们确实是一只鬼魂都没遇上。

    一边离开叶绾贞一边说,一定是来了什么大有来头的东西,所以这些鬼魂都跑了。

    叶绾贞还说,鬼也是分等级的,最没有威胁性的就是那种灰色的鬼,这种鬼叫灰心鬼,怨气指数很少,一般灰心鬼都不想被人看到,即便是真给人看到了,也是人的脑电波搭上了,才见其相其形。

    灰心鬼也没多大的伤害,其实灰心鬼是要等着排队去投胎的。

    而后是白衫鬼,死后不久的那种,怨气指数比灰心鬼高一点,为什么会见到,也全因为时运不佳,这种鬼伤害人的也极少。

    以此类推,最厉害的便是慑青鬼,这种鬼的法力高强,能幻化人形,混你在人群里面,只要不被法器所伤,便无人能控制。

    而慑青鬼最常见增强法力的一种途径就是到处吸人精元,蚕食同类。

    自然那些小鬼也就岌岌可危。

    除这些,叶绾贞还说鬼还有三十六种鬼,食气鬼,食法鬼,食水鬼等……

    听叶绾贞说我便不寒而栗,还有这种事情,鬼还吃鬼?还有那么多种?

    这在我眼里,和人要吃人差不多一样的可怕。

    鬼一多,也就泛滥成灾了!

    甚是觉得可怕!

    离开了教学楼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么大的一栋楼,竟然一只鬼都没看到,难道真的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来了?

    离开叶绾贞便说要去找宗无泽问问,我有些累了,便朝着寝室那边走。

    还不等走到,我又听见影子墙里面的哭声,我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双脚也不知怎么了,竟不由自主的就去了那边。

    只是我到了才发现,天色将晚,教学楼的大门也被人锁上了,我就算是有心进去看看,也是进不去了。

    转身我便朝着回去的路走,正走着身后一阵阴风刮过,觉得脊背上一凉,转身看去,结果却什么都没看到。

    而就在这时,天上乌云密布,眼看着一场大雨便要来临了。

    我急忙转身朝着回去的路走,不想刚转身倾盆大雨从头淋到脚,下的毫无预兆。

    刚刚我看天还是刚刚乌云浮上来,我才一转身怎么就下雨了?

    越发觉得奇怪,便想回头看看,忽听欧阳漓的声音传来:“宁儿,别回头。”

    话音落下,欧阳漓一道疾风闪电般落在我身边,我虽然看不见他,但他身上那股寒冷却让人不寒而栗,感受的真真切切。

    抬头我看欧阳漓,欧阳漓的手穿过雨线将我的腰身收紧,而此时我还是看不见他的,只是感觉身体有些冰冷,贴着他越来越近。

    再看他,手一挥,眼前的雨水便没有了,天边掀开了一抹红,而此时根本就没有天黑,而是才到傍晚。

    抬头我看看:“怎么回事?”

    “没什么,宁儿,以后这边不要来了,这里不是宁儿能来的地方,记下了?”欧阳漓问我,我转过脸四下看看,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但目及正大开的教学楼大门不由得吃惊起来,难道是我看错了。

    “这是鬼打墙的一种,宁儿是鬼师传人,一般的鬼打墙困不住宁儿,这种属于高级别的,宁儿没有本王,根本出不来。”

    听他说好像我该感激他,伸手我便摸了摸他的身体,果然是湿了。

    难怪他没有现身,想必是已经成了落汤鸡,怕我笑话,没给我看。

    “那你为什么不抓它?”大鬼不会吃小鬼么?怎么我没见他吃一次,到底他是个什么鬼?

    与我看来,此时的欧阳漓就是只不折不扣的大鬼,而且他就是叶绾贞嘴里说的最厉害的那种鬼,慑青鬼。

    似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便将我的腰身收紧了。

    “宁儿,本王是王。”他说着,笑语嫣然,虽然我看不见他,但还是能感触到他面容上的妖媚,桃花眼中的春色。

    “你是鬼王?”想也不想,我脱口便出。

    不想,太空忽然一声雷雨阵阵,好好的天又变了。

    我便一阵无奈起来。

    这天怎么又变了。

    正在我抬头看时,眼前一道红光闪过,在看想他是,他已经衣袂乘风,一身红装,墨发相似周围飞扬。

    艳若桃花的脸,甚是 你现在所看的《艳鬼狂情》 第二十三章 闭关修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艳鬼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