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挖坑

    秦筝筝把顾圭璋的决定,告诉了她的三个女儿。

    顾缃姊妹三当即懵了。

    回神后,三个人只差厮闹起来。

    “不添新衣?”老四顾缨先囔囔,差点跳脚,“姆妈,我腊月一件皮草也没买,一套洋裙也没做,正月也不给买,你让我去学校被同学笑死么?”

    老三顾维的胳膊已经差不多痊愈,她和老四也冰释前嫌,同时知晓当晚刺伤她的是顾轻舟。

    老三和老四恨顾轻舟恨得牙痒痒,岂能让顾轻舟如意?

    “姆妈,我衣裳不做无所谓,但是家里的宴请怎能减?一个正月只办五场宴请,已经抬不起头了,还能减少三场?姆妈,您打算被陈太太笑一整年吗?”老三顾维痛心疾首。

    陈家是顾圭璋的同事,两家来往比较多,陈太太和秦筝筝一样,都是由外室扶正的。

    可能是同类相斥,秦筝筝和陈太太不和睦,而陈太太牙尖嘴利,最喜欢拿住秦筝筝的错儿嘲讽她。

    秦筝筝嘴角一阵抽搐。

    “姆妈,春节各处百货都要上新的,您还缺一条好的貂皮坎肩。难道您明年出去打牌,还穿今年的坎肩么?”顾缃也道。

    秦筝筝的眼眸全冷了。

    “看到了吧,轻舟可是让我们活得不伦不类!”秦筝筝冷哼。最新最快更新

    她的三个女儿就围住她:“姆妈,您足智多谋,还没有办法对付顾轻舟么?”

    秦筝筝心中早已有了主意。

    一个乡下贱丫头,有什么资格花费巨资去读贵族学校?

    督军府承认她是少帅未婚妻的身份,但真的会娶她吗?

    秦筝筝不傻,看司夫人的态度,就能瞧出端倪,顾轻舟别妄想麻雀变凤凰!

    “她想读书,白日做梦!别说圣玛利亚,就是整个岳城的贵族学校,都叫她读不成!”秦筝筝冷哼。

    顾缃姊妹仨大喜,围绕在秦筝筝。

    秦筝筝跟她们嘀咕,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顾缃先抚掌大赞:“姆妈,您果然有智慧,真是妙计,顾轻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以后任何好的学校都不敢收她!”

    秦筝筝温婉而笑,端庄又宁静,一副运筹帷幄、稳操胜券的自信。

    顾轻舟,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岳城的腊月天气还不错,正月则阴雨连绵,淅淅沥沥不间断,到处潮湿阴冷,叫人不想出门。

    家中的大堂有壁炉,燃烧着无烟的银炭,暖流徜徉。

    大家除了出去拜年,就是围着炉火取暖。

    顾轻舟知家里没人喜欢她,几乎不露面,不出面的时候,她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温习圣经和英文,等待圣玛利亚教会中学的开学。

    正月初一,顾轻舟去了趟司督军府拜年,同时亦去了司公馆。

    没有遇到司行霈,她颇为幸运,而后才知道,司行霈在腊月二十八就去了驻地,要过完元宵节才能回来。

    “霈儿在军中任团长,督军有三个师,就霈儿那个团最大,人数四千多,远远超过编制,他最有出息的。”老太太与有荣焉,跟顾轻舟说起司行霈。

    司行霈常年在军中厮混,威望很高,将来父承子业,司督军这副家当,多半是要给他了。

    二少帅司慕,也就是顾轻舟的未婚夫,只怕什么也捞不到。司夫人未必愿意,等司慕回国,少不了一番争抢。

    豪门恩怨,从古至今就没有停歇过。

    顾轻舟哪怕真的嫁给司慕,也不一定能得到富贵。

    看司行霈那只恶狼,他会容得下他弟弟跟他分兵权?司慕自己的下场还未定,顾轻舟的前途更是渺茫。

    远景难顾,顾轻舟只能走好眼前的。

    听闻司行霈暂时不会出现在城中,她大大松了口气。

    她一点也不关心司行霈的功业!

    “霈儿什么都好,就是不愿意娶妻生子,他母亲走得早,又没人替他张罗,他至今像只孤雁,别人成双成对的飞,就他孤零零的,我常为此发愁。”老太太又道。

    顾轻舟勉强笑笑,很想把这个话题揭过去,她对司行霈的事没有半分兴趣。

    若是可以,最好提也不要提这 你现在所看的《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31章挖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