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风向调转

    顾轻舟坐在车里,双手交叠着,气息都是细弱的,不发出任何声音。

    顾圭璋则是呼吸粗重,一下一下的吸气,极其愤怒。

    他男人的权威、父亲的威望都受到了挑衅。

    他的妻女,把他当傻子一样哄骗着。

    接顾轻舟回来退亲,是他妻子的意思,当时他们夫妻亦说好过,绝不为难顾轻舟,等退了亲还要给顾轻舟一笔陪嫁。

    没想到,顾轻舟回家第一天,老三和老四就拿剪刀去捅她,结果反而自捅;紧接着,温柔贞静的长女顾缃,居然用这种小把戏诬陷顾轻舟。

    就这么容不下一个乡下丫头吗?

    顾圭璋深感自家教育失败!

    他们不仅欺负顾轻舟,还拿顾圭璋当傻子,简直可恶。

    “缃缃是我从小疼到大的,如今看来,她的前途仅限于此,枉费我那么辛苦栽培她!”顾圭璋咬牙。

    那对母女,顾圭璋恨不能立刻从顾家赶走。

    他再也不想看到秦筝筝和顾缃。

    快到家门口时,顾圭璋怒意稍定,问顾轻舟:“今晚的宴会如何?”

    这是在问,退亲的过程如何,督军府的人可为难她了。

    当然,哪怕是为难了,顾圭璋也不在乎。顾轻舟是乡下长大的孩子,就好似顽石没有开化,对顾圭璋没有任何价值。

    顾轻舟声音轻柔,似拂面而过的杨柳风,和煦温暖:“还好,我们一直坐着,谁也不认识,后来督军夫人派人请我跳舞.......”

    顾圭璋不应声,等顾轻舟继续说。

    见顾轻舟停顿,他嗯了下,顾轻舟才继续。

    “督军很喜欢我跳舞,让我叫他阿爸,夫人说新派的人都叫伯父,不时新叫阿爸.......”

    “什么!”顾圭璋一愣。

    顾轻舟重复:“督军夫人说,新派的人........”

    “我没问督军夫人,我问督军,他说了什么?”顾圭璋声音急促,带着几分隐隐的难以置信。

    难道,天上掉馅饼,他从未投入过的女儿,要给他勾回来一只金龟婿?

    这太意外了!

    顾圭璋突然想起来,顾缃那么哭哭啼啼给顾轻舟下拌子,是因为顾轻舟得到了顾缃最想要的地位吗?

    顾圭璋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

    司家那等豪门,顾家可望不可及,若不是早年有了缘分,给少帅做姨太太都轮不到顾轻舟的。

    “督军说,让我叫他阿爸。”顾轻舟重复。她唇角有个讥诮的弧度,故意轻轻柔柔说着这句话。

    顾圭璋在幽黯的车厢里,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说话的声音里亦带着无法压抑的笑意:“督军很喜欢你啊。”

    真是惊喜!

    顾圭璋对攀结司家没把握,虽然顾缃漂亮有才学,可在整个岳城不算最出众的。而督军府那等一方诸侯门第,岂是顾缃随意能攀上的?

    同时,顾圭璋又不敢不退亲,怕司督军给他小鞋穿,弄得他美梦不成,反而丢了差事。

    如今,顾轻舟居然得到了司督军的喜爱,还公然承认她的身份,顾圭璋舒了口气。

    果然,他顾某人的好运气来了!

    “轻舟啊,以后想要什么,直接跟阿爸说,别委屈自己。”顾圭璋大喜,早已将顾缃和秦筝筝母女忘到了脑后。

    回到顾公馆,顾圭璋脸上带着笑,直接去了他的三姨太苏苏房里。

    苏苏煮了热腾腾的宵夜,顾圭璋吃了一碗海鲜粥,和苏苏翻云覆雨,折腾了半个小时,疲倦中沉沉睡去,早已忘了被他丢在德国教会医院的妻女。

    顾轻舟躺在床上,长长青丝铺满了她亚麻色的枕席,落在她的小臂弯处,凉滑柔软。

    她望着高高的屋顶,雪白墙壁没有任何东西,她的唇角却微微翘动。

    “李妈,我在岳城一切顺利。”顾轻舟喃喃自语,“我得到了督军的承认,自此就站稳了脚跟。一切都是照我们计划好的,我很好--除了我昨天遇到一个变态.......”

    李妈叫李娟,是她的乳娘,从小抚养她,是顾轻舟最亲的人了,她还在乡下。

    李妈这几年身体不好,乡下的饮食简陋,也没什么滋补品,顾轻舟很心疼她。

    那是顾轻舟唯一的亲人,顾轻舟绝不能离开她。

    “李妈,等我外公的产业都回到我手里时,我会接您来城里的,您一定要 你现在所看的《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6章风向调转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