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章 敲诈成

    顾轻舟说,她不同意退亲,让和颜悦色的督军夫人一瞬间变了脸。

    督军夫人觉得可笑,一个乡下小丫头,以为她自己是谁?

    督军夫人现在过问她,无非是督军那边需要一个合理的交代,难不成这小丫头真以为督军夫人是敬重她?

    可笑!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督军夫人绝艳的面容瞬间冷若冰霜,眼眸似利刃投射在顾轻舟身上。

    退亲不退亲,轮得到她顾轻舟说话吗?

    整个岳城,甚至整个长江以南,谁不是挣破了脑袋要跟司家结亲?

    当年司督军还只是警备厅一个小督察,是顾轻舟的外祖父孙老先生帮衬了他,孙家对司家有点恩情。

    而且,督军夫人能给司督军做继室,也是顾轻舟的外祖父保媒的。

    那时候大家身份地位相当,督军夫人又跟顾轻舟的生母是闺蜜,就结下娃娃亲。

    哪里知道,十几年过去了,局势早已大改,督军以一个小警员的身份从军,做到了一方权贵,手握兵权。

    司家权势滔天,顾家无法望其项背,早已不是门当户对了。

    督军夫人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这门亲事。

    顾轻舟配不上,太委屈少帅了!

    督军夫人想不认账的,可司督军认死理、重义气,非要她履行旧诺。

    督军夫人无法,只得给顾家使计,让秦筝筝带着长女顾缃来督军府做客,然后使劲夸顾缃,给秦筝筝母女盼头,让他们误会督军夫人是喜欢顾缃,想让顾缃做少帅夫人的。

    这样,顾家会想方设法逼迫顾轻舟退亲,无需督军夫人亲自出手。

    顾轻舟一个无依无靠的乡下丫头,还不是任由继母摆布?

    督军夫人维持了她的雍容大度,在督军面前也有话搪塞,同时顺利解决了自己的肉中刺,一箭几雕,正得意着。

    一切都照督军夫人筹划的进行,除了顾轻舟!

    顾轻舟居然说不同意!

    她凭什么不同意?

    她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一个次长的女儿,还敢妄想督军府这样的豪门?

    真是太不要脸了。

    督军夫人冷笑,笑得不可思议:好单纯可笑的孩子啊!

    “我当然知晓我跟谁说话。”顾轻舟面对突然变脸的督军夫人,神色依旧平和贞静,好似没有看到她的变化。

    顾轻舟说:“抚养我的乳娘李妈身体不好,我打算过些日子把她接到城里,享享清福,乡下实在太苦。所以,我不回乡下了。

    我们家什么光景,夫人肯定知晓,若是没了督军府未来少夫人的名头,他们会吃了我不吐骨头,我可活不下去。您和少帅是我唯一的靠山啊!”

    “哈?”督军夫人无语到了极致,也愤怒到了极致,怒极反笑,“这么直言不讳想要攀高枝,你还真的一点脸皮也不要的!”

    “过奖啦。”顾轻舟淡笑,笑容纯净如出绽的荷,清纯甜美。

    督军夫人恨不能撕烂她的脸。

    自己一辈子跟狡猾的狐狸斗智斗勇,今天怎么好似输给了一只小白兔?

    真是阴沟里翻船。

    “.......你有什么资格阻止退亲?”督军夫人面容抽搐,所有的雍容一败涂地,“我们凭什么做你的靠山?你知道碾死蚂蚁有多容易吗?”

    顾轻舟在督军夫人眼里,还不如蚂蚁!

    “碾死蚂蚁是容易,但是消灭证据可就不容易了。”顾轻舟笑道。

    她起身,从自己的手袋里,掏出一个香囊。

    香囊是墨绿色杭稠,上面绣了很精致的折枝海棠,花瓣配色用心,层层叠叠次第盛绽,华美艳丽。

    打开香囊之后,顾轻舟取出一张泛黄的纸,递给了督军夫人。

    “您瞧瞧。”顾轻舟笑道。

    督军夫人不解,蹙眉不耐烦接过去。

    打开之后,督军夫人差点双腿发软,她震惊看着顾轻舟:“你......你.......”

    她双唇哆嗦,说不出一句话。

    “这些信我全部保留了,都是当年我母亲留给我的,说将来好给婆婆做见面礼。”顾轻舟道。

    督军夫人脸色惨白。

    这些信.......

    这些信太可怕了!

    绝不能让督军知道,更不能让世人知晓!

    督军夫人以为这些信早已毁灭了,不成想居 你现在所看的《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5章敲诈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