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入瓮

    督军府的舞厅,金碧辉煌,水晶吊灯随着钢琴的曲子摇曳生辉,早有俊男美人随着舞曲,蹁跹滑向了舞池。

    仍是无人招待顾轻舟母女。

    “督军夫人怎么不理咱们,今天不是给咱们开的舞会吗?”顾缃按捺不住。

    秦筝筝脸上挂不住了,被顾缃问得也烦躁,道:“许是夫人忙碌吧,你瞧她身边都不得空。”

    顾缃的左手疼痛难忍,一连喝了好几口的酒,看督军夫人在远处与人谈笑风声,一点也不忙,顾缃心里慌慌的。

    督军夫人故意冷落她们,这是为何?

    只有顾轻舟,眼眸安静,打量着这场舞会,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旁人的轻视,顾轻舟完全不放在眼里,她冷静观察四周。

    督军夫人忙了半晌,终于抽出空闲,往这边瞥了几眼。顾轻舟看到了,冲她微微一笑,却没有得到回应。

    顾轻舟唇角微挑,不以为意。

    片刻之后,督军夫人去了旁边小偏厅。

    一个高大结实的男人,五十来岁,气度雍容威严,坐在小沙发里抽烟,烟雾缭绕中,他眼神深沉睿智。

    他就是司督军。

    “怎样?”司督军问进门的司夫人。

    司夫人笑容柔婉:“轻舟已经来了。督军,您不必亲自去见她,等事后家宴上,再同她说几句话即可。她是乡下姑娘,没见过世面,您别吓着她!”

    司督军一笑,按灭了雪茄:“我那么吓人?”

    “不是您长得吓人,是您的身份吓人。轻舟长这么大,何时见过您这样身份尊贵的大人物?”督军夫人笑着,白皙柔软的小手,轻轻拂过司督军胸前的勋章。

    勋章澄亮,能泛出人影来,显示司督军的显赫。

    司督军捉住了她的手,轻轻吻了下:“你说得也是,那就等舞会结束之后,再见见她不迟。”

    司夫人微笑,轻轻在丈夫的面颊上吻了下。

    司夫人不会让司督军提前见到顾轻舟的,她还给顾轻舟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这份“礼物”,一定会让司督军对顾轻舟刮目相看的。

    司夫人唇角有了得意的微笑,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督军,新派的舞会有个规矩,就是舞会的主人要跳一支舞。今天的舞会是替轻舟开的,她需得和慕儿共舞一支,可惜慕儿不在家。”司夫人轻声解释,“照规矩,需得找个人代替慕儿,给轻舟领舞。”

    司督军蹙眉:“你不是要我去领舞吧?”

    司督军是粗人,他最讨厌跳舞了。

    司夫人失笑:“怎么会呢?我已经安排好了。”

    督军很满意,露出一个淡笑,说夫人周到。

    “慕儿那边最近有信来吗?”司督军问道。

    慕儿--司慕,就是督军府的二少帅,和顾轻舟定亲的那位。

    “有啊,昨日早上才接到电报,说慕儿病情稳定。”司夫人道。

    说到这里,司夫人容光焕发的面容上,染上了几分阴霾。

    “他那个病,治了五年了,还是没半点成效。”司督军也烦躁,“要不回国来,试试中医。”

    “那怎么行?”司夫人反对,“中医都是骗人的,您没看报纸上说,最近最时髦的事,就是看电影、喝洋酒、骂中医,我是不相信中医的。”

    “混账话,中医上千年了,老祖宗的智慧,怎么就成了糟粕!”司督军蹙眉不悦。

    司夫人立马安抚他:“督军,德国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还有最先进的军校。慕儿一边治病,一边读军校,等他毕业之后归来,说不定病也好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司督军这才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我先去歇会儿,你回头叫我。”司督军脑壳儿疼。

    偏厅是个套间,里面还有卧房,平素是待客之用。

    司督军进去休息,司夫人妩媚的眸子变得阴冷起来。

    儿子的病让她头疼,顾轻舟亦让她头疼。

    顾轻舟威胁她,让她被迫承认顾轻舟是二少帅的未婚妻,司夫人很不爽。她被顾轻舟压了一头,需得扳回一局。

    一切,她都计划好了,只等顾轻舟入瓮。

  &n 你现在所看的《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1章入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