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云倾娆不知道在现在这种时候该说什么。

    可是,她眼角的泪珠,就是没有丝毫预兆的落了下来。

    她脸上一直是原本那种僵硬冰冷的表情。可泪水却仿佛断了线的珍珠。

    压抑。冰冷,还有无数复杂的神色出现在那双眸子里,让宫琉煜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收回手。

    他微微凝眸,看着云倾娆在哭。竟然心中有些恍然。

    表面上还是之前那副冰冷无情的模样,可是内心,却仿佛被那一颗颗眼泪给触动了一下。

    因为他知道。以前云倾娆在这府中表现出来的柔弱和泪水,完全就是她不加任何情感的伪装。这个女子,天生就是一个完美的戏子。

    也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会表露出里面坚硬如铁的真性情。

    可是如今。就仿佛铁在大火之中融化成铁水,那烧红的铁浆,轻松的就能穿透人的心脏。

    宫琉煜皱了皱眉,像是不屑的在嫌弃云倾娆一样。却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雪白的,没有丝毫花纹的丝帕递给了她。

    “想哭就哭吧,本王不会笑话你!”

    这话明显说的有些不应景。云倾娆接过那丝帕轻轻擦了擦眼睛。一瞬间就恢复了常态。

    刚才,她竟然会在宫琉煜面前失态。

    这是重生这些天以来,第一次如此触动内心,她现在想想,这还是她当上长公主以来,这么多年头一次是真正的为自己而哭。

    上一次这样哭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

    她好像已经不记得了。

    不对,应该是百里陌离离开的时候,那时候她哭了三天三夜,眼睛都哭肿了,然后师父什么都没说,丢给她一瓶药水让她擦擦,就将她送上马车赶走了。

    想到当时的场景,云倾娆忽然有些想笑。

    然而,她也真的笑了。

    虽然平时她也在笑,可那笑容大多都带着冷漠和嘲讽的,还有一种名为皮笑肉不笑的东西。

    宫琉煜此时正转过身,看到云倾娆竟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眼底流动着一抹莫名的光彩。

    对于宫琉煜来说,此时的云倾娆就像是一个奇怪的女人,但是不得不承认,云倾娆这样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很抓人。

    就像是清澈的水花,在湖中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因为看着那笑容,就让她整个容颜都模糊了几分,那张绝美的脸,好似根本就衬托不出那样的气质。

    宫琉煜的眼底,不由得划过了另外一副影像,他袖子下的手逐渐收紧,微微抬起下巴。

    若是这笑容出现在那女人的脸上,应该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想到这里,宫琉煜骤然收回思绪,他目光冷冷淡淡的落在云倾娆的身上,这才转身走了。

    云倾娆收敛了所有情绪,安安稳稳的泡在浴桶之中将身上的疲惫一块洗净。

    原本身上的伤口经过上好的伤药治疗,短短两天的时间就已经结痂不疼了。

    她突然想到过两日还要给容诺画画,眼底仔细琢磨了一番,不知不觉,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约定的时间显然已经到了。

    容诺一大早,就派人将请帖送了过来,直接请云倾娆前往容府。

    云倾娆知道容诺的心思,对方肯定也会为她亲自准备画纸,绝对不会容许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

    云倾娆舒展双眉,将沉淀了两天的心情重新收敛好,这才要坐上马车前往容府。

    只是她明显想的比较好,她刚掀开马车的帘子,就看到宫琉煜早就坐在了马车之中,对方那一袭白袍,明显十分扎眼。

    自从那日晚上宫琉煜离开,云倾娆这两天并未见过他,再加上她要养伤,还要做一些其他准备,所以甚至忘了宫琉煜还在府上。

    “额……王爷!”

    云倾娆眉眼之中明显藏着几分不自在。

    毕竟那天宫琉煜亲眼看到她隐藏起来的另外一面,让她心中十分不爽,她还没有做好准备,要用什么心情来面对他。

    “上车!”

    宫琉煜淡淡留下两个字,目光在云倾娆身上打量了一番。

    穿着朴素,衣着整洁简单,没有任何花枝招展想要勾引别人的嫌疑,就是那张脸……

    云倾娆站在马车下面,仰起头用疑惑眼神看着他的模样,竟然还有几分诱人。

    宫琉煜淡淡收回目光,轻轻的半躺半靠在椅子上,轻轻斜睨着她。

    “难不成你还以为,本王会允许你这个小妾跑到别人家里私会?看来本王对你太宽容了,既然你认识字,就好好将这本书读一读!”

    宫琉煜一甩手,云倾娆的手中多了一本十分厚重的书。

    她看到上面的两个字,嘴角瞬间抽了抽。

    女戒……

    她恨不得将这本书直接砸在宫琉煜的脸上,让他看看真正的女戒是什么。

    云倾娆无奈,抱着那本书坐上马车。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她可不能当不守诚信的那种人,今日还有几件大事要做,她最想要的,还真就是容诺的那一个没有边界和条件的承诺。

    马车直接停在容府大门前,今日不知道容府为何如此热闹,门前人来人往,多了不少马车。

    云倾娆的脸色一沉,看到守门的门童恭敬向着他们的马车走来,她立刻问道:“这容府这样热闹,我看……我还是改日再来吧!”

    “家主就在旁边的偏院等着夫人,夫人可以直接去那里见公子,定然十分清净,毕竟公子不能贸然请夫人和裕亲王登门,所以为了掩人耳目,今日就办了这样一场宴会,里面那些官家贵族,都在府中赏宝,绝对不会打扰到夫人和家主……”

    那小厮说话十分轻柔,带着几分软糯的味道,云倾娆咳嗽了一声打断对方的话,转身明显看到宫琉煜的脸色已经冷了。

    虽然不明白他究竟在吃哪门子的醋,但是小厮的这番话,让宫琉煜很不高兴。

    不过也对,毕竟她现在是裕亲王府的人,她的名声也关乎他的,想必,这是如今他们两人之间唯一的联系。

    “好,带路吧!”

    云倾娆没有再废话,小厮腿脚麻利的在前面带路,直接领着云倾娆和宫琉煜,从旁边的小路绕到了容府的后院当中。

    容府是十分偌大宽广,整个府邸自成一局,光从前院步行到后院,就需要整整一刻钟的时间。

    等到看到湖中水榭上面偌大的凉亭,云倾娆才总算看到了容诺的身影。

    容家当真富贵逼人,就算这府邸,都要让人感叹一番。

    每一处都是精心雕琢,可以说,这个容府,就等于无价之宝。

    宫琉煜一直沉着脸没说话,云倾娆更不会主动和他说,两人安静的从小路走过,来到凉亭之上。

    画板已经准备好了三块,桌面上的纸张更是一大堆,笔墨纸砚,全部都选的最好的。

    那摆放在云倾娆面前的,精致的镶嵌着宝石和黄金的笔,倒是让云倾娆惊讶了一番,这笔可是颇有名头的师傅做的。

    那选的笔头都是最上等的狼毫。

    容诺看到云倾娆过来,眼底明显松了松:“这些都是我亲自挑选的,夫人可还满意?”

    云倾娆沉默了一下:“其实你不必这样精心,除了颜料要选城中一家有名的颜料坊内的以外,笔和纸张都无所谓的。”

    容诺的眼底,明显闪过了一道失落。

    云倾娆这些话都是故意这样说的,而且,她当真已经不在意了。

    以前云倾娆用的都是宫廷之中的贡品,只要是她的画,她都选择最好的东西来画,拿去送给林丞相的寿礼虽然不是贡品纸张,但也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就那些画的成本,就已经颇为不菲。

    如今容诺准备的这些东西,和当初的她的要求一模一样,甚至云倾娆还说过,她只在最好的纸张,用最好的笔墨来作画,不然都可惜了。

    那时候的她狂傲无知,现在的云倾娆想想,她真想好好的嘲讽自己一番。

    “那,要不要给你换了?”

    容诺沉默半晌,终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云倾娆笑着摇了摇头,慢慢的从台阶上走了上去。

    她走的步伐稳健,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感,她站在画板面前,用葱白的指尖轻轻抚摸着纸张,仿佛能够摸到那上面的花纹。

    “不必,既然已经都准备好了,就没必要再麻烦了!”

    容诺点了点头,虽然不确定云倾娆的话,但是看到云倾娆如此镇定自若,对她还是十分欣赏。

    宫琉煜见到容诺的眼神,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口一口的喝着闷茶。

    就在云倾娆已经拿起画笔,找到感觉想要落笔的一瞬间,一道高声从湖岸对面传来:“哥!”

    那声音十分清脆响亮,云倾娆的笔触一顿,终究是没有落下来。

    她紧紧蹙着双眉,眼底流光闪烁,原本的好心情,全被突然出现的几个人给破坏了。

    容诺站起身,眼底明显也是不悦,看到提着裙子带着人从对面走来的妹妹容沫,眼底沉了沉。

    他背着手从凉亭的台阶上走下,挡住了容沫的去路。

    “容沫,你怎么来了,还带着旁人,我不是告诉过你,这里不允许任何人进来吗?”

    容沫一脸无辜,像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看了一眼身后的永安郡主,小声对容诺说道:“来的人是郡主啊,怎么能当做任何人呢,郡主得知了裕亲王来到府上,所以特意来见见的!”

    容沫的话还没说完,永安郡主就已经小跑着从旁边的地方来到了宫琉煜面前。

    “王爷,你还记得永安吗?”

    她声音低柔,露出了几分小女儿姿态的羞涩,云倾娆站在画板前将手中的笔放下,一脸无语的看着永安郡主。

    上次她在大街上挑拨着说的那几句话,永安郡主还真信了。

    宫琉煜刚刚心中不痛快,这会儿看到永安郡主,心中早就生起了捉弄的心思,反正看着旁人不痛快,他才会舒心一些。

    “嗯!”

    这一出声,顿时给永安郡主许多勇气,她直接坐在宫琉煜对面,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宫琉煜。

    这个被整个京城传言的像是神一样的男人,如今就坐在自己面前。

    这样一想,永安郡主只感觉心脏要从腹中跳出来一样。

    “王爷……你们在画画吗,永安也会,而且还数一数二呢!”

    宫琉煜只是轻轻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永安像是得到了鼓励,直接站起身走到画板满前,看到云倾娆还站在这里挡路,直接伸手推了她一把。

    “你让开!”

    她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对着云倾娆说道,和之前在宫琉煜面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云倾娆连忙后退泄去了里永安手中的力道,站在了安全的地方。

    因为她这样一后退,从容诺的眼中看到的一幕,明显就是云倾娆差点儿被永安推倒。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永安郡主拿着价值千金的笔,在那些同样很贵重的纸张上画了起来,那俗气的池塘荷花,不规整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只叫众人咂舌。

    永安根本就从来没有学过画画,虽然画的有模有样,却没有一点儿灵气和气韵,再加上周围的那些人,对她明显惧怕和捧杀,直接让永安养成了这样自大的性子。

    云倾娆微微扶额,对永安的画不忍直视。

    一旁的容诺紧蹙着双眉,却侧目看到宫琉煜的唇边已经多了笑容。

    “王爷,你看看永安画的好不好看?”

    宫琉煜抬头扫了一眼,看到上面的涂鸦乱画,轻轻弯了弯唇角。

    永安顿时心潮澎湃起来,明显觉得自己得到了宫琉煜的赏识。

  &nb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75章 有没有那种可能?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