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那些五大三粗的粗使仆人直接将两人层层围困,那妇人一看到云倾娆身边站着的影生,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眼底冷色浓郁。看着两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那些仆人们更是不由分说,就要对云倾娆动手。

    影生垂落在袖子下的双手紧紧握着,云倾娆忽然按住他的肩膀,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你别动手。这毕竟是你家!”

    影生抿了抿唇,想了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来:“不是!”

    云倾娆叹了口气,忽然想到。要不要真的给影生改一下名字。

    毕竟这个名字,会一直提醒影生拥有的这样一段过去。而她,也绝对不是一个好主子。

    “你们对本夫人动手。是想得罪裕亲王府吗?”

    云倾娆看到那些人此时已经到了她面前,她这才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

    那妇人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却硬是没有下令让那些人停下。

    “给我绑起来!”

    那妇人眼底闪过一抹冷色,毕竟刚死了女儿。自己的丈夫就将多年流露在外面的儿子给找了回来,还带着杀女仇人上门,完全让御史妇夫人有些承受不住。

    然而她绝对没有想过。上次云倾娆会假扮成府中的一个小丫鬟。随着她进入皇宫。

    徐御史哪里敢将她的真实身份告诉给御史夫人,若是让她知道了还了得,然而今天来到御史府,云倾娆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御史夫人恐怕是刚刚得到她的消息就追过来了。

    影生毫不迟疑的挡在云倾娆面前,双眼藏着几分嗜血和冷厉,在他的心里眼里,这里没有一处是属于他的地方。

    两个想要抓到云倾娆的下人,被影生一人一脚直接踹了出去,惨叫着狠狠的砸在地上。

    这两脚,就已经显露了这些杂兵和影生的差距,如此高强的武功,别说几个奴才,就算是外面的禁卫军,也不会是影生的对手。

    那妇人看到此处,吓得后退了两步。

    那些下人也不敢上前了,连忙护在自家夫人身边。

    云倾娆看到影生在这府中能够保护自己的样子,心中多少安危了一些,如果想要对影生来强硬的,谁都动不了他的一根汗毛。

    “影生,做的好!”

    云倾娆忽然出声夸赞,影生原本冰冷的脸上,顿时像是被融化了一般,不知不觉露出一抹略显羞涩的笑意,他目光灼灼的看了云倾娆一眼,忽然垂下眸子,将头低下。

    “你……你们……”

    云倾娆漫步走到那御史夫人面前,虽然如今她是这府中的当家主母,可毕竟还是继室,而影生,才是这御史府中真正的嫡子。

    “以后,影生会留在这里!”

    她顿了顿,忽然转头对着影生说道:“影生,在这府中,她给你的饭不能吃,她给你的衣服不能穿,你要谨小慎微的防着她,若是她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就……杀了她!”

    最后三个字,重重的打击在了那妇人的心口上,妇人气的浑身颤抖,眼皮直翻。

    云倾娆看也没看那妇人一眼,转身向着花坛走去,今天来御史府,大半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也没必要再留下来了。

    影生一直将云倾娆送到大门口,他跟着云倾娆走出大门,看着云倾娆怎么也不肯停下脚步。

    云倾娆钻上了马车,御史府重新安排给了她一个车夫。

    影生抬起头,目光可怜委屈的看着云倾娆,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萦绕在他周身上下。

    云倾娆顿时感觉有些无奈,徐影生是她从小看到大的,也是这些孩子里面心智最单纯,办事最利落的。

    他不傻,相反还很聪明,若不是这次抱着必死的决心要进入皇宫刺杀,徐影生绝对不会浪费自己的性命。

    “影生,你回去,这是命令!”

    云倾娆在最后四个字上加重了口气,徐影生这才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门。

    云倾娆看着徐影生的背影逐渐消失,这才轻轻舒了口气,她总算是完成了另外一件大事。

    让影生认亲,然后有自己的生活……云倾娆眉眼弯弯,原本精致的容颜上更流露出一抹绚丽的光彩,她心情极好的闭上双眼,轻轻的靠在靠背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忽然一阵颤抖,云倾娆的后脑勺狠狠的砸在了木头上。

    她被惊醒,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冷声喝到:“怎么回事!”

    “回……回禀夫人,是永安郡主的马车……撞上了!”

    云倾娆微微蹙了蹙眉,她掀开帘子看了过去,就听到一声大呼小叫。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撞本郡主的马车!”

    云倾娆直到看到了对面的女子是谁,才将对方给辨认出来,当年先皇有两个弟弟,不过都被送到了边疆番外,给了封地占地为王。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就将两人亲人留在了京城,其中一个,便是这永安郡主。

    这丫头脾气暴躁,生性暴戾,在整个京城之中办下了不少错事,以前她之所以没有处置她,也不过是念她年幼,又没有真的闹出人命,才由着对方的性子。

    只可惜,她这一没管,等来的却是变本加厉,整个皇城之中的人,都养成了一种看到永安郡主就立刻撤离的习惯。

    不然被打了,被砸了,最终也只能认栽,因为永安郡主毕竟是皇亲贵族。

    永安也十分聪明,知道不挑战云倾娆的底线,所以不管做的事情有多恶劣,但手上却没有一条人命。

    如今对方这样横冲直撞的从外面驾着马车跑进来,直接和云倾娆的马车撞在了一起。

    这条小路本就狭窄,根本就没办法让两辆马车一块通过,就算那车夫想要调转码头让开,那也需要一段时间。

    永安从来都是任性妄为,怎么可能去关注旁人。

    在她眼里,就只有别人为她让路的道理。

    “你们两个,将这车夫给我狠狠的打一顿,将这马车给本郡主砸了,至于马车里面的人,若是个女人就卖到旁边的青楼里面去,男的就直接打!”

    云倾娆顿时被这番话给气笑了。

    她以前一直以为,只要这丫头没有沾染人命就不算什么,但可想而知,她还是错了。

    掀开帘子直接从马车上下来,云倾娆不卑不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坐在马车里面,满脸怒色,一副要惩罚人模样的永安郡主,她我微微勾起唇角,脸颊上镀上了一层流光。

    “你是要将我,卖到青楼里面去吗?”

    “是又怎样?”

    永安郡主轻轻冷哼了一声,上下将云倾娆打量了一番,对方的穿着十分普通,虽然容貌不俗,但是头上没有一丁点的金银首饰,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大家族的人。

    “那可就麻烦了,郡主还需要看看裕亲王同意吗!”

    云倾娆叹了口气,像是很无奈一样的摇了摇头,当她一提到裕亲王的时候,永安郡主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

    “你是裕亲王什么人?”

    云倾娆忽然想到,永安前段时间好像被她送到了城郊外面的寺院当中闭关,如今算算日子,也刚好是她出来的时候。

    怪不得这样着急,被放逐在外面足足有半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怎么可能不会着急。

    “我是裕亲王府的小妾!”

    云倾娆淡然自若的说道,小妾这两个字,一开始还是她的心病,可是短短几天的时间,她再说出来的时候,仿佛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她开始在意,是因为她将自己的身份自然而然的带入到了林轻瑶的境地当中。

    可随着时间加长,林轻瑶那部分的记忆,已经越来越淡,淡的就仿佛随时就要消失一样。

    包括,她对柳姨娘的那份莫名其妙的眷恋。

    也可能,这些都是本身林轻瑶的情绪,影响到她了,而现在,林轻瑶这个丫头,好像已经没什么需要惦念的了。

    她代替她保护了她的母亲,更加让她更好的生活下去,现在的她,不欠林轻瑶什么了。

    毕竟,就算她没有醒来,林轻瑶也永远都不会再睁开双眼。

    “小妾?”

    永安郡主轻轻挑眉,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宫琉煜竟然娶小妾了?”

    永安郡主气恼的咬牙跺脚,一副恨不得抓狂的模样,身边的几个丫鬟连忙小声劝着,但完全没有效果。

    “我这个现成的郡主不要,他偏要娶你这种不中用的花瓶,都怪云倾娆那女人,是不是那女人逼他的?”

    永安郡主说的每句话,都是向着宫琉煜的。

    云倾娆怎么也没有想到,宫琉煜的魅力竟然这样大,大到就连如此脾气的永安郡主,都将心落到了他的身上。

    不得不说,那张脸真的很有杀伤力,恐怕宫琉煜只要随便的勾一勾手指,就有女人倒贴上来。

    永安郡主忽然从旁边的属下手中拿过一条青色长鞭,她拽住鞭子的两端,叠加在一起,狠狠的拽了拽。

    一看到她的动作,周围的百姓立刻后退,连热闹都不敢多看。

    永安郡主一旦拿出鞭子,那就说明,她是要打人了。

    “你敢和本郡主抢王爷,是谁给你的胆子?”

    云倾娆挑眉,好笑的看看向永安郡主,她掩唇娇笑起来:“郡主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样子,王爷最喜欢温柔贤淑的女子,你这种,不合他的口味!”

    永安郡主甩鞭子的动作一顿,长鞭自然而然的垂落下来,她凝视了云倾娆几眼,忽然诧异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云倾娆似乎早就知道永安郡主会这样回答,轻轻点头:“当然是真的,不然王爷也不会为了我,要将王妃休了!”

    这样一句话,在永安郡主的耳中可谓是晴天霹雳。

    她虽然不喜欢莫淋烟这个情敌,但是莫淋烟当年嫁入王府的一幕,所有人都看的见。

    和她拜堂成亲的,是一只染成了红色,十分喜庆的大公鸡,那吹吹打打,热闹至极的场景,此时成了她一辈子的耻辱。

    “你说谎,莫淋烟那样高贵温婉的大家闺秀,都得不到王爷的垂帘!”

    云倾娆看到永安郡主有些局促,却又有些期许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笑起来,她还真是贤惠的女子,专门给自己的夫君找小妾。

    “以后郡主嫁入府中,在府中绝对地位高贵,王爷又怎么可能不宠幸你呢?”

    她微微挑眉,眼神之中透出一点儿诱惑的味道。

    果然,永安郡主瞬间动心了。

    “王妃虽然高贵优雅,但并非真正的柔情似水,王爷当然不会喜欢!”

    永安郡主毕竟今年才刚刚及笄,及笄礼才过去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为人蛮横刁钻了点儿,但到底也是个春心萌动的小女孩。

    在云倾娆眼中,她完全不堪一击,那点儿小心思,很容易就被人看破和利用。

    “你是说,只要在王爷面前撒娇柔弱,王爷就会喜欢上本郡主!”

    云倾娆将眼底那抹深藏起来的冷意藏起来。

    她连忙对着永安郡主点了点头,像是在教她怎么动手。

    “若是王爷不从,郡主大可以用一点儿别的法子,比如……”

    她暧昧一笑,却没有说下去。

    永安郡主胆大包天,她只要说出来,她就一定做的出来,被宫琉煜折磨了好几天,她怎么可能不算计回来。

    永安郡主轻笑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眼云倾娆,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算你识相,今天的事情作罢,若是你说的这些方法有用,今后等本郡主进了府,一定给你留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74章 难不成你真怀上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