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王爷,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

    宫琉煜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道淡淡的戾气:“说!”

    云倾娆叹了口气。眼底满是落寞的色彩,微微咬着牙说道:“公主殿下出了事,身体抱恙,没有办法出来。不然她为何让我来做这些?”

    宫琉煜此时,已经将云倾娆的身体调转过来,然后轻轻的捏住了她的下巴。

    “林轻瑶。如果你骗本王的话,本王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云倾娆脸色白了白。却带着意外的坚决:“当然不会欺骗王爷,不然王爷以为。那些东西都是谁告诉我的,那些都是公主殿下早就给我看过的,就是为了如今这场复仇机会!”

    云倾娆的目光十分清澈真诚,宫琉煜凝视了她半晌。也没有在那双眸子里挑出一丁点的破绽。

    就好像她说的明明有些让他不能理解的问题,可却都是真的。

    林轻瑶吗?

    宫琉煜虽然感觉到云倾娆和她的感觉很相似,可谁又能想到这两个完全没有一点儿相似的人。竟然会是同一个人。

    又有谁能够想到。云倾娆的灵魂,会重生在已经死去的林轻瑶身上。

    这种玄妙的事情,恐怕只有沈如雪和她最为相信了,她感觉,自己只要露出一点儿破绽,沈如雪就会深想下去,她已经经历过这种事情,对她重生一事一定会纠察到底。

    就在云倾娆等待宫琉煜说话的瞬间,手上多了一个小瓶子。

    那瓶子里沉甸甸的,足足有十颗药丸。

    云倾娆看的真切,那药丸和原来宫琉煜给她的那颗解药一模一样。

    “上次你服用了解药,却也突然发病,本王可不想你平白无故的死了,这解药就都放在你这里,每三天吃一粒,十颗吃完,毒素自然也就全部清除干净了!”

    云倾娆诧异的抬起头看了宫琉煜一眼,见到对方当真没有了别的意思,这才将药丸收了起来。

    “王爷的好意,轻瑶心领!”

    宫琉煜看到她满眼不在意,云淡风轻的样子,忽然开口:“你……若是有空,去找御医看看的好!”

    云倾娆一愣,见到宫琉煜没有深说,心中轻轻动了动。

    她想到自己手臂上的青色血线,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没人知道。

    若是现在就随便去找人观看,她最害怕的还是暴露自己的弱点。

    云倾娆潋起眉眼之中的光彩,忽然有些迫切的想要见到百里陌离,百里陌离最为精通的便是医术,上次两人见面匆忙,她根本就忘记和他说这件事了。

    而且,在那种情况下,她还有什么心思去想其他的东西。

    从宫琉煜那里回来,春儿和秋儿连忙迎了上去,看到云倾娆浑身上下完好无损,这才将心放了下来。

    “夫人,王爷没有为难您吧!”

    春儿弱弱的说着,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关心,虽然生活了短短几天,这两个小丫鬟明显对云倾娆这个从不打骂下人的女子产生了好感。

    虽然莫淋烟表面上十分优雅温柔,可实际上,却是一个手段狠辣的主,府中的人哪怕是犯了一个小错,也要受到十分严重的惩罚。

    “没事,你们先下去吧,我想好好休息!”

    天色还大亮着,但云倾娆一夜没睡,身体早就承受不住,再加上下午还要去御史府一趟,云倾娆头一沾枕头,瞬间就睡着了。

    春儿和秋儿携手出了门,刚走出妖娆苑的拐角,打算回到下人房中休息,就看到花坛旁边走过来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大丫鬟。

    春儿抬头一看,瞬间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没想到竟然是王妃的贴身大丫鬟碧浓。

    “春儿,我来没别的意思,是因为刚才你娘家人给你送了点儿东西!”

    春儿眼底明显划过一道激动之色,伸出手将碧浓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

    她轻轻一打开,就闻到一阵香味,虽然那并不是卖相很好的糕点,可却是她娘亲手做的。

    一想到这里,春儿就热泪盈眶,眼角瞬间滑落泪珠。

    秋儿和春儿同一时候进的王府,两人本来就惺惺相惜,如今看到春儿难过,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心安慰着她。

    “碧浓姑姑,我娘在哪儿?”

    碧浓微微叹了口气,“你娘重病,你大哥刚刚得了儿子,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一家人生活拮据,一个月就凭你那几个卖身钱,根本就不够花啊!”

    一提到卖身钱,春儿的浑身就是一颤。

    她已经被卖到王府之中,卖身契都掌控在了王妃的手中,她是那种最低等的,每个月连月钱都没有的丫鬟。

    唯一能做的,就是偷偷的弄一些女红拿出去卖来补贴家用。

    可是一想到自家大哥好吃懒做的性子,春儿就感觉一阵无力,她咬着牙将东西收了起来,转身和秋儿就要离开。

    碧浓忽然说道:“你娘快要不行了,王妃特意吩咐我,准许你今天下午回家去看一看!”

    一听到这里,春儿浑身一颤,连忙感激的谢恩。

    秋儿有些警惕,小声的和春儿说道:“碧浓平日里都不搭理咱们这种小丫鬟的,以前可没有受过你娘家给你的一分钱,当初他们将你给卖了,就是要和你彻底断绝了关系,你还回去做什么?”

    春儿性子明显不及秋儿,略显软弱了些:“那……那毕竟是我娘,如今她要死了,我这个当女儿的,理所应当的去看上一眼!”

    见到春儿已经打定了主意,秋儿知道在劝说无用,只能叹了口气,耳提面命:“千万要小心一点儿,一步走错了,咱们这等丫鬟的小命就要交代了,王妃如今被关了禁闭,这府中就要变天了,你……有些事情可要想清楚点儿!”

    秋儿将话留在这里,春儿若有所思。

    可是到了下午的时候,春儿还是听命的离开了王府。

    云倾娆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秋儿一个人在院子里忙碌,她随口就问了一句。

    “秋儿,春儿呢?”

    “管家准许她回家一趟,她娘就要不行了,让她看最后一眼!”

    云倾娆皱了皱眉,净了脸换了一身衣服,她慢悠悠的从房间之中走出去,看到外面明媚的阳光,眼底流转过一抹淡淡的光彩。

    看来,有人这是要对付她了。

    莫淋烟是吗,她倒是要看看她究竟还有什么本事。

    云倾娆什么都没问,但是仅仅这一句话,她就已经得到很多讯息,春儿一个签了卖身契的丫鬟,和主家本就已经算是毫无关系,除非被赎身,否则这辈子都要听主子的。

    这突如其来的看望家人,也不过是有人想要利用春儿,给她下一个圈套罢了。

    秋儿松了口气,连忙上前伺候,云倾娆回过头看了秋儿一眼,也没说什么。

    她没有理由要求才相处了几天的人对自己忠心,秋儿和春儿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隐藏一点儿心思,为其辩护也是理所当然,而且也能显露出秋儿这个丫鬟十分聪明谨慎。

    “秋儿,在院子里好好守着,我去去就回!”

    秋儿连忙点头,看到云倾娆走了,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御史府可比皇宫好近的多,她一个王府的小小侍妾,倒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御史府前的门童看到云倾娆的马车到来,连忙迎接了出来。

    “夫人!”

    两人恭敬的对云倾娆行礼,云倾娆点了点头,让影生将马车牵到一边。

    “不知道公子……”

    云倾娆轻轻指了指站在她旁边,非要穿着一身车夫衣服的影生,颇有些无奈。

    两个门童目瞪口呆,却也不敢怠慢,将云倾娆和徐影生请到御史府中。

    徐御史早就得到了消息,连忙带着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云倾娆和站在她旁边的陌生的,穿着马夫布衣的男子,微微有些错愕。

    “夫人,你说过要将我儿……”

    云倾娆微微挑眉:“难道御史大人的眼睛是长在头顶上的吗?”

    这话实在不客气,但是徐御史却也没有动怒,他沉默片刻,上下将影生打量了一遍。

    他很难想像,这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男子,竟然会是自己流露在外多年的儿子。

    可是,男子的五官眉眼,细看起来却和自己已经过世的妻子十分相似,这完全是没办法作假的。

    徐御史沉默了一下,让影生走到他身边,他刚一伸手,影生就做出了备战的姿态,云倾娆轻轻开口:“影生,别动!”

    瞬间,影生不动了,任由徐御史拉开他肩膀上的衣服,看到了那里有一块褐色的胎记。

    在看到那胎记的一瞬间,徐御史顿时老泪盈眶,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着影生不咸不淡的样子,老狐狸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思,他只能压下所有冲动,让云倾娆和影生进门。

    “夫人,他……叫影生?”

    云倾娆默了默,不由得想到了当初给影生取名字时候的想法。

    生活在影子当中……

    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她终究无法理解,但是如今这名字已经叫习惯了,那也就没必要改了。

    “影生这么多年生活无措,名字也都是随便取的,若是御史大人有合适的名字,可以换一个!”

    徐御史顿了顿,满脸都是怜惜的色彩,抬起来的手有些发抖,想要去抓影生,却硬是停在半空中。

    “刚出生的时候,她娘倒是给他取了一个名字,不过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再叫起来应该也不习惯,就叫这个名字吧!”

    徐御史叹了口气,感叹岁月蹉跎,一眨眼间的功夫,二十年就已经过去了。

    云倾娆四处看了一眼,不由问道:“徐御史,百里太子何时会到?”

    徐御史看了看身边的人,那人说了一个时辰之后,他这才回答云倾娆的话:“应该马上就到了,夫人快去里面休息,来人,快给大少爷换一身衣服,好好洗漱一番!”

    影生的另外一个肩膀上还带着伤,云倾娆已经嘱咐了他不让别人看到伤口,如今见到影生下去,她也没有多着急。

    就在云倾娆刚落座的时候,门外已经有人通报徐御史,百里太子已经到了御史府。

    云倾娆心中稍微有些紧张,她迈步走到窗口,顺着窗户看向对面的小路,就见到百里陌离随同着一个女子,出现在她眼里。

    原本以为不会有丝毫波动的心,却感觉在这时候被轻轻刺了一下。

    云倾娆收回视线,唇角紧绷着,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默不作声的喝了口茶。

    她要见百里陌离,当然不能让萧玉莹知道,云倾娆只能拜托徐御史,找到一个机会,让百里陌离离席。

    果真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小丫鬟“一不小心”将茶水洒在了百里陌离的身上,百里陌离不得已,要到旁边的院子里换衣服,清理一下。

    云倾娆趁着这个功夫,早早的等在房间里面,见到房门打开,心中不由的紧了紧。

    门口一道阴影逐渐出现,云倾娆抬起头看了过去,直接和百里陌离对视。

    百里陌离的脚步顿在门前,虽然两人相见也不过两日,但是却感觉过了很久很久。

    “娆娆?”

    百里陌离的语气明显有些不敢置信,他唇角绷成了一条直线,眼底透出几分诧异之色,他瞬间反应过来,反手将大门关好,这才走到她面前来。

    云倾娆同样站起身,“师兄,你不是说,要离开皇城的吗?”

    百里陌离微微沉默了瞬间,他修长的双眉之间,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痕迹,像是在蹙着眉:“因为有些事情要做,所以临时做了决定!”

    云倾娆才不会相信百里陌离会这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73章 青色血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