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春儿,秋儿,你们两个后退!”

    “啊?夫人您……”两个小丫鬟虽然害怕。可是云倾娆这段时间对她们不错。所以两人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

    云倾娆轻轻摆了摆手:“听话!”

    春儿和秋儿点了点头,将身影隐藏在妖娆苑之内,院子里火红的醉心花,仿佛已经成了众人最后的屏障。因为在这府中的人,可都听说过院子里的这点儿事儿。

    那醉心花十分邪乎,没有人敢挑战自己的运气。也不会存在任何侥幸心理。

    莫淋烟站在大门口,脸色狰狞。看着云倾娆的眼神仿佛要吃人一样,这些她带来的侍卫。明显不是王府中的。

    站在莫淋烟身边的老嬷嬷脸上战战兢兢,可是一向谨慎的她却没有阻止莫淋烟的所作所为,云倾娆瞬间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激起了莫淋烟的暴戾之心。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这个平日里表现的尊贵儒雅的大家闺秀露出这样没办法掩饰神色?

    云倾娆不需要猜就看的出来,想到宫琉煜前两天跟她说过的话。对方明显并非是在开玩笑。

    “杀了她。给本王妃杀了她!”

    云倾娆掩唇轻笑,双眼之中迸发出一道寒光来:“杀了我?就凭他们?”

    莫淋烟见到这种时候,云倾娆不跪地求饶,还在她面前嚣张,浑身气的颤抖,她此时仿佛什么都豁出去了,根本就不计后果。

    她不去想,这件事被宫琉煜发现会怎么样,反正最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王妃息怒,咱们回去再想想办法吧!”

    老嬷嬷轻轻在旁边劝说着,可是莫淋烟此时根本就听不下去,她已经疯了,彻底的疯了。

    不管什么她都可以忍,忍耐宫琉煜连续的娶了两个侧妃,又迎进门一个小妾,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想到,自己王妃的位置,却要拱手让人了。

    “还有什么办法可想,王爷的性子你应该知道,向来都是说一不二,如果我被休回了府,这辈子也就完了!”

    老嬷嬷动了动唇角,这些都是沈如雪从宫中送给莫淋烟的消息,不然裕亲王还没有回府,这消息根本就传不出来。

    云倾娆心中猜测这件事一定有沈如雪的手笔,沈如雪那个女人向来瑕疵必报,这次是打算牺牲掉再也没有用处的莫淋烟,来拉着她一起下地狱了。

    莫淋烟凝视着云倾娆,忽然恶向胆边生,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们先别下杀手,给本王妃扒了她的衣服!”

    这一句话,莫淋烟的吩咐已经变成了意味不明的色彩,甚至比直接杀了人更加侮辱。

    云倾娆轻轻垂眸笑了笑,这些大汉虽然五大三粗,有一把力气,可毕竟只是普通的打手,在高手面前,根本不能对比。

    云倾娆自认不是什么高手,可是和他们这些人的伸手比起来,他们可差得远。

    那些打手立刻想要冲上来,云倾娆也做好了备战的姿势,可就在此时,前方的长廊之中,走过来一对步伐整齐的侍卫。

    这些侍卫腰间挂着长剑,面容肃穆,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点凶恶之气。

    那几个打手一看到王府之中的侍卫出现,心中一个哆嗦,连忙顿住脚步。

    走在前方的,是云倾娆十分熟悉的宫澄。

    宫澄嘴角溢出一抹浅笑,那抹恭敬的笑容常年挂在那张清俊优雅的容颜上。

    宫澄眉目欣长,虽然并非那种一眼看过去就十分显眼的人,可看的久了,那张脸越来越有味道。

    “宫澄,是你?”

    莫淋烟咬了咬牙,看到宫澄已经带着人将云倾娆保护起来,整颗心气的都要颤抖起来。

    宫澄根本没有理会莫淋烟的怒火,他虽然也是王府的下人,可是他只听从宫琉煜的吩咐。

    “王妃,这样带着这么多人来欺负王爷的侍妾,有些不太好吧!”

    不太好?

    莫淋烟轻轻咬了咬嘴唇,外面传言裕亲王宠妾灭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觉得不太好?

    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一定要除掉这个勾引了王爷心神的妖女。

    “澄管家,若是你多管闲事,别怪本王妃不客气!”

    宫澄见到莫淋烟竟然没有丝毫醒悟,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浓,他眼底流露出一点嘲讽的色彩,然后轻轻摆了摆手。

    莫淋烟没有想到,这府中的两个侍卫竟然敢对她动手。

    肩膀被人按住,宫澄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说道:“王妃得了失心疯,带下去好好看管!”

    “宫澄,你放了本王妃,我才是这裕亲王府的主人,我才是……”

    莫淋烟大喊大闹,那声音带着绝望和凄厉,听在人的耳中心中,倍感蹉跎。

    云倾娆微微凝了凝神,转头看了一眼宫澄,宫澄见到没了外人,对着她更没有什么好脸色。

    毕竟,身上那一百鞭子的伤口还在狠狠的疼着,宫澄对她的态度不敢怠慢,却更是不敢接近对方。

    他能感觉到,上次宫琉煜真的怒了。

    “夫人在安心,这些侍卫都是宫澄特意为您准备,专门来保护您的安全的!”

    云倾娆微微眯了眯双眼,欣然将这点保护收下,毕竟杀鸡焉用牛刀,她也不能有点儿事儿都要自己上。

    “你们王爷呢?”

    “在皇宫之中还未归来!”

    宫澄对云倾娆,简直是有问必答,因为前车之鉴,宫澄说话的语气,也是颇为友好。

    这让云倾娆有些好奇,不明白宫澄要玩什么把戏。

    她忽然轻轻一笑,向着宫澄的方向走了一步,宫澄连忙起身后退,和云倾娆保持一定距离。

    看到这样一幕,云倾娆笑得花枝乱颤。

    她故意逼近,直接向着宫澄走去,片刻间,宫澄额角上的汗珠就落了下来。

    “还请王妃……自重!”

    宫澄的心中十分厌恶,可是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来,对于这个胆大妄为,还喜欢连累别人的女人,他没有丝毫好感,却不知道为何王爷会这般喜欢她。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就有些翻江倒海的难受。

    云倾娆见到他的表情,心中的戏谑之意更重,仿佛已经知道了宫澄究竟在想什么:“宫澄,从来没有人教过我自重两个字怎么写,你来教教我可好?”

    她语气十分愉悦,刚才的坏心情在宫澄的局促之下已经消失过半,现在看到宫澄如此紧张脸色苍白的模样,心中突然多了一点儿趣味。

    没想到宫琉煜身边的人这般有趣,平日里看着很精明,如今竟然也有这样呆傻的时候。

    宫澄被调戏的十分难堪,脸色更是因为汗水浸染到了伤口而疼的苍白如纸。

    宫澄已经靠在了旁边的院墙上,完全达到了避无可避的程度。

    他伸手就要推开云倾娆,却被云倾娆的另外一句话截住:“怎么,你要碰我吗,来吧……”

    宫澄被欺负的完全没有还手之力,面对如此放荡不堪的女子,他脑海之中所有名为聪明的神经已经全被麻痹。

    他闭上双眼靠在墙上,一想到接下来还不知道要承担什么刑罚,顿时狠狠的皱了皱眉。

    云倾娆抬起头,看着宫澄被逼无奈,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有些好笑的后退了几步。

    “行了,你走吧,若是你想还被我调戏的话!”

    她勾起一抹唇角,阳光落在那张精致完美的容颜上,带着几分晃人双眼的瑰丽。

    云倾娆转过身,从侍卫之中点了两个人,然后带着春儿和秋儿重新向着门外走去。

    因为被莫淋烟打断了一下,云倾娆出门的时间已经晚了半个多时辰,她看了一眼过了晌午,热闹非凡的街道,眼底的情绪更深了几分。

    一个下人模样的人出现在裕亲王府大门前,见到云倾娆已经坐上了马车,跑的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

    “夫人,徐御史有请!”

    云倾娆心思一动,连忙让马车停下,她这样去见百里陌离明显不妥,她现在和裕亲王府绑在一条船上,公开和百里陌离见面绝对是害他。

    “徐御史人呢?”

    “就在旁边的茶楼二楼包厢,因为不方便直接来找王妃,所以……”

    云倾娆点了点头,对着那人摆了摆手:“带路!”

    转身上了徐御史所在的包厢,一推开门,果然看到老狐狸坐在窗边喝茶,他身上穿着便衣,看到云倾娆走来,起身迎了出来。

    “夫人,本官是来要答案的!”

    云倾娆闻言,不紧不慢的坐在徐御史对面。

    她轻轻喝了口茶,轻轻弯了弯唇角笑了起来。

    “徐御史,您儿子今年,应该已经二十岁了吧!”

    徐御史皱了皱眉,双眼之中流露出几分怀念的味道来。

    “正是!”

    二十年没见的儿子,如今突然有了消息,徐御史怎么可能不激动。

    “徐御史,这样好了,你再帮我一个忙,我会让你儿子亲自去找你!”

    这样的要求,让徐御史的心骤然一动。

    虽然今天不能直接从云倾娆的口中得到下落,可是看到云倾娆这般确定和信誓旦旦的样子,也让徐御史的心逐渐有了着落。

    “好,但要是你骗了本官……后果自负!”

    徐御史轻轻眯了眯双眼,眼底杀意流转,云倾娆完全没有将他的心思放在眼底,而是抿了抿唇角,淡淡说道:“徐御史应该知道北翌国太子的消息,身为朝中御史,约见拜访一下,应该不为过吧!”

    徐御史微微一愣,上下将云倾娆打量了一番。

    “不知道夫人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云倾娆挑眉,满不在乎的靠在椅子上,手指一下没一下的摸着杯子的花纹。

    “我和徐御史的关系,好像还没有到无话不谈的地步,我让徐御史约见百里太子,是想让您给我们制造一个见面的机会!”

    听到云倾娆这般说,徐御史心中的怀疑更重,不过他却依旧答应下来。

    “那好,明天下午本官就会满足夫人的愿望,还请夫人能够满足我的愿望!”

    云倾娆淡淡凝目笑了起来,她忽然压低了声音,眼底流光闪烁。

    “御史大人,我知道令夫人平日能随意进宫,我想再求你帮一个忙,至于好处……我会让你顺利的官升一品!”

    徐御史的心瞬间动了,可是在跳动的同时,却也十分有理智。

    毕竟他已经位高权重,身为朝中御史,本就是皇帝近臣,职位的品级已经名列前茅数一数二。

    但若是再进一层,那就只有丞相的位置能够满足他了……

    他眯起双眼,明显对云倾娆的话有些不敢置信,毕竟丞相只要在位,没有犯下大错,就不会有任何变动。

    徐御史慢悠悠的说道:“我该怎么相信你呢?”

    云倾娆呲笑了一声:“我会让你在两年之内成为当今丞相,若是御史大人不相信,那就算了!”

    徐御史微微一顿,手中的杯子瞬间被捏紧了,如果云倾娆说在两年之内,这个时间段却也并非真的完全没有可能。

    只要丞相出了事情,他这个御史就能有这个机会更上一层楼,可是,丞相府本来就是林轻瑶的娘家,面前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夫人的这个提议十分诱人,虽然本官不太相信你说的话,但是为了不后悔,这个小忙我还是会帮你一把,就是希望夫人能够将事情想的绝对妥当,不能连累御史府一分一毫!”

    云倾娆欣然答应:“御史大人还请放心!”

    皇宫中寂静无声,此时所有人都已经歇下,只有北方一处偏殿的烛火还十分明亮。

    百里陌离还未睡下,轻轻的抚摸着一本书籍,坐在烛火之中看到很晚。

    萧玉莹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百里陌离还坐在桌子旁边,嘴角微微抿了抿,轻轻走到他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9章 噩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