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当年容家和老裕亲王简直可以说是同气连枝,甚至可以说,容家是裕亲王府的一部分。

    老裕亲王在世的时候。容家家主就为其效命。使得容家这个新兴的家族获得更多权势,还能为老裕亲王敛财。

    在老裕亲王死后,容家主本来还打算继续效忠宫琉煜,可就在这个时候。云倾娆直接让先皇将宫琉煜给送到了边关去。

    这样一来,容家主没有办法和宫琉煜联系,眼看着容家要衰落的时候。容诺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她帮着这个聪明至极的男子一点一点的在容家扎根,在她成为长公主。先皇驾崩的时候,容诺也一跃成为了容家家主。

    他们两人。完全是蓝颜知己的存在。

    云倾娆当时就特别讨厌宫琉煜,本来就看不惯宫琉煜行事的容诺,更是因为她的缘故和宫琉煜水火不容,这也造成了如今两人见面分外眼红的局面。

    “我这次来。还有另外一件事!”

    容诺站在两人对面,完全无视周围人来人往的叫卖声和人群,三人就站在无数走过路过的百姓中央。自成一个格局。

    “无事不登三宝殿。果然不是巧遇!”宫琉煜的语气之中透着嘲讽之意,不屑的扫了容诺一眼,仿佛在说他刚才明明就是在说谎。

    云倾娆无奈,见到这两人根本就没有一句话能好好说的,直接从宫琉煜的怀中抬起头来。

    虽然腿上还有些疼痛,可这点儿小小的痛处,和那十天十夜的折磨比起来,还真就不算什么。

    “容公子有什么问题,就在这里问吧!”

    容诺轻轻眯了眯双眼,清俊的容颜上多了一抹急迫的神色:“你手上那幅画,是从哪里来的,你好像还没有告诉我!”

    云倾娆一愣,旋即轻轻挑眉:“这件事就算告诉容公子也无妨,那幅画是我画的!”

    容诺:“……”

    他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呼吸局促了起来,他目光停留在云倾娆的身上,眼底的光影明明灭灭。

    “不可能……倾……竹居士的画,没有人可以仿造,更不要说,还模仿的那么相似!”

    云倾娆抬高了下巴,一脸浅笑盈盈,她满脸都是自信的色彩,带着几分强势:“有什么不可能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云倾娆的这番话实在狂傲,让容诺的双眼划过一道淡淡的怒色,在他心中,只有云倾娆的画才是最好的。

    可是面前这个女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若是让他相信,还要亲眼见证才行。

    “你这样说虽然也有道理,可是……我不能完全相信你,除非你亲手,在我面前画出一副一模一样的祝寿图来!”

    云倾娆皱眉,双眼之中划过一道不耐烦的光彩:“难不成,容公子觉得这种画是大白菜,说画出来一副就能画出来?”

    当然能……

    云倾娆心中暗呲了一句,却没有将其显露在脸上。

    她实在不想在容诺还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就受到太大的打击。

    还希望他能够理解自己的好意。

    容诺看了她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不如,咱们来打个赌如何?”

    云倾娆双手挂在宫琉煜的脖子上,淡淡的点了点头:“好,赌注是什么?”

    “若是你赢了,你要什么都可以,若是你画不出来那幅画,就乖乖告诉我,那幅画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这样的条件,对云倾娆完全的百利而无一害。

    商人出身的容诺,最重要的就是利益,他甚至从来都将这一点摆在所有事情的前面,可是终有一天,这个人居然会为了打听到她一幅画的出处,愿意付出如此重要的承诺。

    还真是傻!

    明明那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到了现在就脑袋锈住了呢?

    云倾娆不知道,原来生活处于孤独中的自己,竟然身边还有一个如此惦念她的人。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多看了容诺两眼,虽然不确定这个人如果知道他身份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但她却真的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让百里陌离知晓,是因为云倾娆足够了解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一直十分理智。

    也是因为太理智了,所以她这辈子注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应该看到我受伤了,让我这个样子作画,我可做不到!”

    容诺点了点头,“那就五日后,五天时间,夫人的伤势应该也已经好了!”

    确定了日子,云倾娆被阴沉着脸的宫琉煜直接抱着回到裕亲王府,这一路上,云倾娆和宫琉煜两人,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两人的身上有血迹,有灰尘,自然也逃不过一些有心之人的眼睛。

    不少人悄悄的将目光落在他们身上,转瞬间,宫琉煜抱着府中小妾从城外彻夜不归的消息,就走街串巷的传遍了整个京城。

    得到消息的莫淋烟,气的一整天都将自己锁在房间之中拒不见客,就连宫琉煜回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王府之中像是一瞬间就清净起来,云倾娆受了伤,早就将莫淋烟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

    对于云倾娆来说,莫淋烟就像是一个随时可以驱逐捏死的蜜蜂,虽然会在临死前反击蜇人一下,但终究还是逃不脱死亡的命运。

    宫琉煜直接将云倾娆重重的丢在妖娆苑的大床上。

    春儿和秋儿早就回到了裕亲王府,此时正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看着。

    “你们两个进来,给她好好上药!”

    “是,王爷!”

    春儿和秋儿连忙猫着腰拿着东西走了进来,云倾娆因为牵动了伤口,微微皱了皱眉,看着宫琉煜还没走,顿时有些无语:“王爷不走吗?”

    宫琉煜坐在椅子上静静喝茶:“本王为什么要走?”

    那挑起来的细长双眉,带着几分沁人心扉的魅惑之色,那一身洁白的长袍已经脏污,可是一向喜欢干净,恨不得一天换八次衣服的宫琉煜,却不着急了。

    “你赶本王走,是不是不想要本王要给你的那样东西了?”

    云倾娆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办法动手的春儿和秋儿:“王爷,妾身可是伤在了那种地方,你难道还要恬不知耻的留下来官看吗?”

    宫琉煜完全没有将云倾娆的话放在心里。

    “那种地方是那种地方,你指给本王瞧瞧?”

    这样无赖的宫琉煜,云倾娆见识了许多遍,一旦陷入这种死循环当中,还真让云倾娆有一种咬碎银牙的冲动。

    “王爷想看,可以去王妃和侧妃那里,只要您一声令下,她们定然会很高兴的!”

    宫琉煜冷笑了一声,轻轻用指尖捏着一杯已经冷掉的茶水,完全不忌口的喝了一口。

    他十分悠闲的靠在太师椅上,淡淡的垂了垂眼睑:“本王就喜欢看你的,别人的,本王没兴趣!”

    他这话说的一语双关,却也带着危险的暗示。

    云倾娆对着春儿和秋儿使了个眼色,两人顿时暂时退了下去。

    伤口没有处理,云倾娆就那样站了起来,完全不顾衣料对伤口摩擦造成的疼痛。

    虽然她脸颊此时白了几分,可眼底的光芒却比之前更盛。

    “宫琉煜,既然你想要让我看一样东西,那就拿出来,别空口说白话!”

    宫琉煜见到云倾娆已经急了,轻轻摆了摆手,一个黑影落在地上,将手中的东西,恭敬的放在宫琉煜手里。

    云倾娆放眼一看,心脏微微一缩。

    没想到,她手中的那块御龙令,竟然会出现在宫琉煜的手里。

    “这个,算是天大的惊喜吗?”

    惊喜,确实很惊喜,云倾娆已经找了御龙令好几天,然而公主府那一片废墟已经逐渐让人清理出去,完全没有可寻找的痕迹。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完了,她倒是没有想到,御龙令会在宫琉煜的手里。

    “拿来,这是长公主的东西!”

    云倾娆不甘示弱,直接伸手就抓,宫琉煜故意的将令牌拿到自己身后很远处,让云倾娆不得不弯腰去抢。

    然而这样一来,她直接将自己身体的柔软暴露在宫琉煜面前,宫琉煜一边躲闪着云倾娆抓来的手,一边将主要的目光都集中在云倾娆胸前。

    这样一幕,让云倾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感觉胸口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云倾娆才连忙站直了身体,看到宫琉煜坐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怒急,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

    只是,已经早有准备的宫琉煜,此时将令牌放在了云倾娆面前,云倾娆的手,愣是没有砸下去。

    而是反手将令牌抓在手里。

    “既然本王说给你,那就不会反悔,这么点儿暗卫,本王也不稀罕要!”

    如此狂妄的话,从宫琉煜的口中说出来,那就是理所当然。

    宫琉煜的身边有不少暗卫保护,那些暗卫的身手招数,完全不是皇宫里面的那些可以比拟的。

    除非是,云倾娆当初亲手挑选训练出来的五百人。

    那五百人,有三百人都被云倾娆交给了云天虹,即便是这么多年损伤过半,但依旧有一百多人在为云天虹效命。

    而她身边的二百人,如今已经死伤只剩下三十人不到。

    这样算来,她手中的这块御龙令,也就能掌控不到三十的暗卫。

    而且看起来,这些暗卫之中有忠心的人,也有别人放置其中的眼线,比如宫琉煜的。

    云倾娆捏着令牌,直到令牌上面已经沾染了她手中的温度她才重新放下,深深地吸了口气,云倾娆淡淡抬起头凝视着宫琉煜:“多谢王爷,这件事,算我欠了王爷一个人情!”

    宫琉煜轻轻用指尖敲了敲桌子,满不在乎的抬起头来,那双细长妖孽的双眼,带着宫琉煜特有的冷漠和妖媚。

    “说一声谢谢就算了,本王为了找到这块玉佩,可是费尽了心思,若是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本王不会善罢甘休!”

    原本云倾娆还在真心感谢,可宫琉煜就是有这种,瞬间将她的感动变成怒火的能耐。

    “王爷想要干什么?”

    宫琉煜凝眉,仔细的思考了一番,他一只手托着下巴,姿态十分贵气。

    “今晚来我书房!”

    云倾娆微微一愣,心思顿时沉了下来,她看到宫琉煜站起身已经离开了妖娆苑,心中怒火微微被点燃。

    上次琉煜院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云倾娆实在没有办法正视那间院子里的一切。

    包括宫琉煜这个人!

    “夫人,该上药了!”

    云倾娆点了点头,直接用剪子将靠近大腿根部的衣料剪开,看到里面红的充血,甚至已经出现血丝的皮肤,微微咬了咬牙。

    这身体若是不找时间好好锻炼,恐怕就要废了,今天杀人的时候,明显感觉有些力不从心,若是再慢一点儿,被穿心而死的人就是她了。

    一想到百日里危险的场景,云倾娆就感觉浑身上下都紧绷起来,皇陵之中的那些对话还历历在目,如今百里陌离的脸好像就在云倾娆面前。

    春儿和秋儿给云倾娆上了药,顺便打了水,让云倾娆擦身,因为伤口不能沾水,云倾娆也没办法下到浴桶中去,洗浴之事都麻烦了不少。

    折腾了一圈,一夜没睡的云倾娆,直接沉沉的躺在床上。

    等到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吃了晚膳,妖娆苑的门口就来了一个人。

    “夫人,王爷有请,早上夫人可是答应了王爷要去书房!”

    云倾娆见到宫澄竟然亲自来请她,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她站起身,随便的整理了一下衣襟,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8章 给她好好上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