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云倾娆咬着唇角,微微凝视着宫琉煜:“王爷为何这样急着找到公主殿下,是为了报仇吗?”

    宫琉煜微微凝神。眼底划过一道流光。那种感觉他也说不上来,“她杀了本王那么多次,本王怎么会这般容易让她死了!”

    果然如此!

    云倾娆心中无奈,她绝对不能在宫琉煜面前暴露身份。

    百里陌离如今已经走了。恐怕再也不会回到天崇了吧。

    今日一别,可能这辈子,也别想再见了。

    苦涩的味道逐渐浸满了唇舌。云倾娆的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她笑着看向宫琉煜。嘴角轻轻扬了扬。

    “王爷在完成交易之前,不会见到公主殿下的。绝对不会!”

    云倾娆的话认真严肃,如此绝对,让宫琉煜不由得陷入深思。

    他最近将云倾娆身边的一切,包括她的所有作为都查了一遍。除了她本人突然变得诡异了之外,云倾娆的踪迹,一无所获。

    一想到这里。宫琉煜的眼底满是阴沉色彩。他凝视了她半晌,忽然问道:“前两日你买来笔墨,那些画,都是谁画的?”

    云倾娆瞬间笑了:“王爷还真当真了,那些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长公主想要做什么,又怎么能让旁人知道!”

    宫琉煜忽然松开了钳制云倾娆的手指,冰冷的指尖离开了云倾娆的下巴。

    宫琉煜目光沉着的看着她:“答应本王,以后你再也不得去见百里陌离,今天的事情,本王可以既往不咎!”

    云倾娆微微一愣,“王爷,这种事情您可管不了,我不见百里陌离可以,但若是对方要见我呢?”

    “那也不允许!”

    宫琉煜直接打断云倾娆的话,恶狠狠的看着她的双眼:“还是说,你想现在就彻彻底底的成为本王的人,本王不介意这里的场地,即便旁边就是皇陵!”

    他忽然双手按在云倾娆的肩膀上,微微用力下压,云倾娆感觉到危险,抿着唇道:“王爷还想体会银针的滋味吗,这次可就不光是疼一下那么简单了,虽然打不过王爷,但是自保和同归于尽,轻瑶还是可以做到的!”

    云倾娆目光凝视着宫琉煜,那眼底幽深的色彩,摆明了表示她并非说谎。

    宫琉煜心中一冷,却也有些恍惚,他仿佛看到了以前云倾娆坐在凤椅上,目光淡淡的看着他的模样。

    这个人的性格,好像和云倾娆很相似。

    宫琉煜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薄唇之中透着凉薄的色彩,若不是这个人和云倾娆没有一点儿相似之处,宫琉煜都会觉得,这丫头是云倾娆派来勾引他的。

    淡淡的松开手,宫琉煜转过来拉住云倾娆的手腕:“跟本王回府!”

    “不去!”

    云倾娆淡淡吐出两个字,就要将手腕甩开,宫琉煜却忽然说道:“难道你不想报仇了吗,本王今晚就帮你一把!”

    这一句话,云倾娆的挣扎瞬间弱了些。

    她现在,可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不,她根本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拥有过。

    甚至,从她一出生,她就不是讨喜的角色,虽然表面上说的好听,她是因为养病才离开深宫的,可云倾娆这么多年在宫中,什么秘辛打探不出,她的出生根本就是个尴尬,她一出世,就被一个妖道说是为祸世间的天煞孤星,若非有德高望重的师父在,那时候的她早就被烧死了。

    还好师父亲自出手,将她给救了,还偷偷的告诉她,她拥有得天独厚的凤命。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她从山中学艺归来,终于站在朝堂之上,可惜生了自己的母妃却中毒身亡,临终前托付给她一对弟妹。

    可现在,弟弟恨不得她去死,妹妹却也因她离世,云倾娆这条命,真的应了那妖道的一番话。

    天煞孤星!

    任何和她有感情的人,或者她的血脉至亲,最终都会离她而去。

    一想到这里,云倾娆好像理解了百里陌离的选择,也对,跟在她身边早晚会出事的。

    还不如,离开她远远的,更何况,对方也许是真的不喜欢她。

    “王爷打算怎么做?”

    脑海中虽然闪过无数想法,但那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云倾娆在宫琉煜说完那句话的片刻间,就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本王给你一样东西!”

    宫琉煜说完这番话,背着手向着山下踏步走去,见到云倾娆没动,轻轻侧过头:“要不要,随你!”

    月光投在他那张精致的侧脸上,线条流畅仿佛远山一样完美的侧脸,有着淡淡让人着迷的感觉。

    云倾娆收回视线,微微抿着唇点了点头。

    “好,我跟王爷去看看!”

    她说完这番话,起身跟在宫琉煜身后,用了一个时辰的功夫下了山,来到空荡荡的马车旁边。

    那些侍卫已经被百里陌离给引走了,儒生也被丢在了官兵之中,如今已经被押解起来,对于半夜给皇陵军报信的大功臣裕亲王,当然也没有人敢阻拦他的脚步。

    没有人来赶车,宫琉煜干脆亲自来,云倾娆独自一个人坐在平稳行走在管路上的马车,看着天在一点一点的变亮。

    云倾娆以为,自己那样的对宫琉煜,宫琉煜回来之后一定会暴怒,甚至有可能直接杀了她泄愤。

    可是现在看来,宫琉煜那淡淡的脸色上并没有出现杀机,她应该暂时还死不了。

    这样想着,云倾娆只感觉有些劳累,这身子明显较弱的很,可见柳姨娘对林轻瑶照顾的很好。

    云倾娆不知道,自己原本那天煞孤星的命格,还会不会转移到林轻瑶身上来,她有些害怕,却也有些期待。

    如果能够有一个人……

    不,没有,她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

    眼底流光闪动,被自己一时软弱想法吓到的云倾娆立刻振奋起来,当初在皇宫之中那样危险,她都护着云天虹和欣儿爬了上来,她就不相信,这小小的困难能够难得住她。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在寂静无声的车厢之中突然说道:“王爷,拜托你一件事,若是你能做到,我会给你一些好处!”

    宫琉煜的声音突然平稳的从前方传了过来:“何事?”

    “若是王爷能够保护百里陌离平安离开这里,我会……将南疆边关的十万大军的军权,送给王爷!”

    云倾娆的这番话,无疑是有着巨大吸引力的。

    她手中的十万兵马,若是到了宫琉煜的手中,那么宫琉煜等于直接占据了整个天崇的半壁江山。

    那么,沈家想要掌控南疆的希望也就落空了。

    宫琉煜久久没有发出声音,就在云倾娆以为自己不会得到答案的时候,宫琉煜的声音才缓缓传来:“云倾娆的十万大军,什么时候落到你手里了?”

    “我……”

    云倾娆完全被宫琉煜质问的愣住了。

    她刚刚说出来的话,完全是站在了自己原本还是长公主的立场,可如今她已经不是了。

    虽然她有能力做到这件事,可却不能让宫琉煜知道。

    她微微眯了眯双眼,还好宫琉煜再外面根本就看不到她的神色,不然的话,她的脸色此时一定十分难看。

    “这件事,不需要王爷来管,轻瑶所说的一切,完全都是长公主的吩咐,不管王爷如何想,反正都是长公主的安排,轻瑶只是听命行事!”

    宫琉煜忽然轻轻笑了起来,那笑声在这初阳高升的天气中显得有些清朗。

    “林轻瑶,本王真的不知道,你竟然这般有意思,好一个听命行事!”

    云倾娆的心脏缩了缩,她已经发现,这个身体的名字,竟然是自己名字的谐音。

    有时候,她听到有人念林轻瑶的名字之时,甚至下意思觉得对方是在唤自己。

    可惜,不是!

    云倾娆微微闭了闭双眼,嘴角划过一道略显嘲讽的笑意来。

    “王爷还想说什么?”

    云倾娆抿着唇角,脸上露出十分严肃的色彩,她眉眼之中闪过一道淡淡的霞彩,仿佛比天边的红霞还要灿烂。

    车窗外面,太阳透过云彩的光芒,穿过小小的窗子,落在了云倾娆的脸上。

    让那张面容上的色彩,更加显得模糊不清起来。

    今天一个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就连云倾娆自己都没有办法掌控,她胆大包天的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做了之前一直以来从来都不敢去做的事情。

    “没什么想说的,只是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本王答应你这交易又能如何,说吧,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想要本王做什么?”

    宫琉煜侧过头,唇角溢出一抹浅浅的笑意,那张本来就精致妖孽的脸上,更添了几分魅惑风情。

    云倾娆沉了沉心思,将头侧过去,看着天色清朗的窗外。

    她忽然扬了扬唇角,眼底藏着幽深的光彩:“我要王爷,平安的将百里陌离护送回北翌国!”

    这样的一句话从云倾娆的口中说出来,整个马车都是一阵剧烈的颤抖,云倾娆连忙稳住身体,护住差点儿磕到柱子的额头,见到马车平稳下来,云倾娆满面气恼的伸出手,直接将眼前的帘子撩开,看到宫琉煜正拽着马靠在旁边的大树旁。

    明显,马车已经脱离了轨道。

    云倾娆气着气着,只觉得一阵好笑,她略带嘲讽的看着宫琉煜,嘴巴却不饶人的说道:“真不知道是这马蠢还是王爷蠢,有大路不走,骗走这没有路的小道!”

    宫琉煜面色阴沉,拽着马缰绳的手微微紧握,他抬起头,一把抓住云倾娆的手臂,直接将人抱到自己怀里来。

    云倾娆一个不甚,身体在马车上失去平衡,本来就是斜坡,她若是从车上栽下去,一定会扎进旁边的草堆里面。

    只是,云倾娆想多了,腰间一紧的功夫,她仰起头来,就看到宫琉煜那张十分臭的脸。

    “说本王蠢的人,至今还真就只有你一个!”

    云倾娆被人控制住双手,身体也落在那人怀里,后背躺在宫琉煜的双腿上,她眼睁睁的看着宫琉煜用另外一只闲着的手,捏上她的脸颊。

    云倾娆面上没有表情的时候,那双大眼十分有神,清澈的眼瞳将这个人衬托的仿佛不谙世事的孩童。

    那长长的睫毛阴影投在眼睑上,流露出一抹独属于女子的楚楚动人来。

    宫琉煜的唇角露出一抹满是邪气的笑意来。

    “你一直都在本王的手心里,本王倒是要看看你,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不说话还好,云倾娆一开口,瞬间将原本的秉性暴露了出来,完全破坏了之前的美感。

    “我的花样还多着呢,王爷可以一样一样的尝试一遍。”

    宫琉煜轻笑出声,那笑声十分爽朗透彻:“本王拭目以待!”

    就在宫琉煜话音落下的片刻,旁边的山涧中突然出现几个人影,那些人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两人靠近,长刀反射着刚刚出现的太阳银光,直奔着宫琉煜和云倾娆两人砍了过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云倾娆挣脱了宫琉煜的束缚,马车在大刀越过的瞬间变成两半,云倾娆连忙从车上落在地上,旋即后退了几步。

    和宫琉煜的距离被拉开,那些杀手全部暴露出来,云倾娆用眼神一扫,足足有十五人之多。

    她微微抿着唇,在大白天出来刺杀的刺客还真是稀奇,但这种场景,明显不会让云倾娆畏惧。

    这场面她见多了,当年她可是每次出门都必须遇上超过一波以上的杀手。

    只是那时候,她身边有暗卫的存在,那些杀手有的还近身,就被暗卫给解决了。

    “自己保护好自己,拿着!”

    宫琉煜忽然甩手,将一样东西丢在了云倾娆手中。

    云倾娆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nb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7章 难以启齿的痛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