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另外两支弓箭是对着云倾娆飞去的,然而云倾娆笑眯眯的不知道惧怕为何物,看到弓箭飞过来。还十分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那十分自然的模样。好似不知道死亡即将来临。

    百里陌离毕竟是当过上位者的,一眼就看出了云倾娆眼中的那份自信。

    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信任。

    一种熟悉的感觉灌注到了自己的心口,百里陌离忽然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去抚摸那张带着几分疲惫神色的容颜。

    是你吗?

    他心口微微一动。忽然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就是云倾娆呢……

    虽然人的脸也许可以变,但是年龄。身高,还有身体的特征根本不会变化。即便百里陌离这么多年没有亲眼看见过云倾娆,可是那一幅幅深藏在宫中的。任何一张有关于云倾娆的画像,已经让他对她十分了解。

    今年云倾娆已经二十二岁,身姿窈窕,根本不是面前这个女子一身青涩。还没有长开的模样。

    收回稍微有些颤抖的手指,百里陌离的脸上依旧如原本的那般平静。

    就在他想到这些的时候,那已经飞到众人面前。距离云倾娆和儒生不到一米距离之时。骤然转了个弯,向着来时候的方向飞了过去。

    儒生已经吓傻了,见到箭矢消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张脸苍白如纸,他肩膀还在不断颤抖,就连额角上的汗珠都清晰可见。

    太危险了。

    一想到刚才那临近死亡的一幕,儒生已经久久不能回神,就连洞口的大门开了都不知道。

    他一侧头,看到云倾娆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他的模样,心中一口恶气瞬间凝聚起来,他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你明知道这箭不会伤人,却也不提醒别人,你心里不怀好意,对不对?”

    云倾娆瞬间笑了,她垂着眸子看向儒生,实在不明白百里陌离为何会带着这样一个人来这里。

    “虽然我没有说,但我有做啊,你们太子和王爷好像都不紧张呢,毕竟看我的模样也不会有事,不是吗?”

    “那……那种时候谁还有心情去看你……”

    云倾娆挑眉,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你怕死?”

    儒生被质问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会儿功夫心里已经舒缓了一些,他毕竟年轻,连忙站起身说道:“没有谁会不怕的!”

    云倾娆眯着双眼,掩面笑了起来,她笑得十分好看,加上那精致的五官,在漆黑的洞穴之中透出一种诡异的色彩。

    “我不怕!”

    与倾娆的这句话,说的十分简洁有力。

    她笑得天真无邪,一双眸子清澈见底。

    她说的是实话,她确实不怕死,只要她能报了仇,那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儒生对云倾娆的话呲之以鼻,冷冷冰冰的回了一句:“你还真会说谎!”

    “她没说谎!”

    百里陌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惯儒生说云倾娆的坏话,他打断儒生的话语,直接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儒生微微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双眼看着百里陌离,有些意外的说道:“太子殿下……她明明就是在说谎,刚才若不是她早就知道这弓箭不会碰到她,她哪里会这样轻松!”

    儒生说的也很有道理,面对未知的危险,谁也不会保证自己会不害怕,因为就在刚才,虽然百里陌离表面上无碍,但是心里却也有些思绪的。

    他皱了皱眉,看着云倾娆的方向淡淡说道:“凡事都有万一,这机关放置在这里这么多年,难免也会出现一些错节,如果是你的话,你知道那弓箭到这里会回旋,那你会怎么做?”

    儒生哑然。

    他一定会躲得远远的,绝对不会站在这里等死。

    他有些诧异的扫了一眼云倾娆,却看到云倾娆已经走了,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儒生又生气了。

    百里陌离看到云倾娆的身影,忽然有些羡慕宫琉煜,他转头向着宫琉煜看去,却看到宫琉煜那双眸子里满是阴沉和嗜血的气息。

    心中不由得一动,虽然宫琉煜眨眼间就将情绪收敛,但百里陌离还是看到了。

    难道她在府中过的并不好吗?

    宫琉煜对她的宠爱都是假的?

    一种淡淡的关心和担忧,莫名其妙的在心里升起,百里陌离起身跟在云倾娆的身后,两人的距离不足五米。

    宫琉煜半晌都没有迈开脚步,可就在接近石门的时候,看到了云倾娆眼底流露出来的浅笑。

    他眼神骤然一变,原本已经升起来的石门,就在他面前那样轰然倒塌,连一点儿的余地都没有留给他。

    宫琉煜飞快的跃到石门面前,双手狠狠的抓着那即将落地的石门,手臂上青筋暴露,强大的,不可思议的内力瞬间爆发。

    那石门就在云倾娆的面前,被抬高了一点点。

    那可是百年重铁石打造的石门,足足有几千斤的重量,就算十个大汉站成一排也抬不起来,再加上下落的速度,那力道简直惊人。

    可宫琉煜却做到了,她真的很难想象,这人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

    云倾娆面容失色,唇角顿时紧绷起来,她站在原地一动没动,百里陌离看到云倾娆想要甩开宫琉煜,心头也是满满的疑惑。

    不过他并没有动手,因为云倾娆的态度,摆明了不是在害他。

    就在宫琉煜半身的身影就要显露出来的瞬间,他手臂骤然失去了力气,石门轰然倒地。

    儒生也被关在了外面,他眼睁睁的看到宫琉煜浑身一软,直接单膝跪倒在地。

    厚重的石门让整个洞穴都颤抖了一下,宫琉煜嘴角流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摸了摸腋下的位置。

    那里,就是云倾娆之前用银针刺到他的位置。

    刚才他差一点儿就能进去了,然后那里的疼痛,却仿佛将人的五脏六腑都要戳穿一样,就连他都忍受不了。

    还好那痛苦来的快去的也快,宫琉煜微微喘息着,白皙的额头上多了一抹细密的汗珠。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云倾娆和百里陌离在里面。

    两人共处一室,还不知道要干出什么来。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儒生从地上爬起来,不断的敲打着厚重的石门,宫琉煜听的有些烦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住嘴!”

    儒生被吓了一跳,即便是宫琉煜如此狼狈的模样,那也带着上位者的气势,让儒生瞬间不敢说话了。

    宫琉煜缓缓站起身,将白袍上的尘土打落。

    此时的他,仿佛已经没了洁癖,一身白袍上满是灰尘。

    他一转身,轻轻的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双眼微微紧闭。

    片刻,宫琉煜忽然说道:“儒生,本王这个侍妾和你们太子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想要刺杀你们太子,本王以为自己看着她不会动手,没想到……”

    宫琉煜这话一出口,儒生瞬间瞪大双眼:“王爷……那……那怎么办?”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宫琉煜的眼中,涌动着无数阴霾和寒冰:“将有人擅闯陵墓的消息,告诉守在外面的禁卫军,将两人找出来,至于后面的事,交给本王就好!”

    云倾娆看到石门已经落下,脸上瞬间露出了一抹尘埃落定的表情,她转过身看向百里陌离,却看到了百里陌离眼底的戒备之色。

    她心中苦笑,也对,她刚才的做法在旁人看来实在太怪异,但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怎么,百里太子怀疑我对你图谋不轨吗?”

    “说吧,你想做什么?”

    百里陌离的声音之中没有丝毫温度,带着冷漠和疏离。

    云倾娆微微抿唇,百里陌离就是这样冷情冷性的人,只有面对她的时候,那看似温暖的眼神才会镀上一层荧光,他看别人的时候,全部都是这种十足的冷漠感。

    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近望的感觉。

    “师兄!”

    云倾娆缓缓叹了口气,说出了这样两个字。

    她闭了闭眼,彻底将一切心防放开了。

    这一声师兄叫的百里陌离心中一颤,那双眼之中明显蕴藏着痛苦,但他依旧没有说话。

    他不敢相信,也不敢确认。

    “我是倾娆!”

    这四个字,像是割破了云倾娆的血肉,将自己的灵魂脆弱的展现在对方面前,任由对方宰割。

    百里陌离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让他不知道用什么态度来对待的,王府之中的侍妾,会说出这种话来。

    云倾娆见到百里陌离还没有说话,她知道对方没有全信,不过如果不是真实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自己也不会相信。

    “这陵墓,当年是我亲手建造,我当然知道里面的一点一滴,师兄应该知道倾娆的记忆十分好,想要通过这里并非难事!”

    百里陌离看着面前,自己称呼自己为云倾娆的女子,忽然一种冲动席卷胸口,他依旧什么都没说,却在一瞬间,将云倾娆抱在怀里。

    云倾娆浑身僵硬,有些不知所措的瞪大双眼。

    一双手臂环绕过她的肩膀,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一滴温热的水珠,就那样落在了她的脖颈上,让云倾娆的皮肤,仿佛被烫到了一样。

    “师兄……”

    明明不是一样的声音,可那声调和感觉,却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模仿的,百里陌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心中已然明白,面前的这个女子,就是他要找的云倾娆。

    “娆娆,娆娆……”

    百里陌离一声声念着云倾娆有些熟悉的名字,云倾娆瞬间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原来这么多年,百里陌离根本就没有忘了她。

    一想到这里,云倾娆只感觉心口满满都是感动,原本所有负面的情绪,逐渐在她心口被驱散了。

    “真的是你,你还活着……”百里陌离抬起头,微微垂着眸子,将云倾娆上下打量了一遍,怪不得一开始他看到她,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原来这个人是他找的千辛万苦的师妹。

    百里陌离很快调整好了情绪,仿佛刚才那个情绪激动的人不复存在。

    云倾娆扬起脸,看到百里陌离眸子里的光芒无比温和起来。

    “娆娆,你为什么?”

    云倾娆摇了摇头:“师兄,我也不知道,也许世间之事本就如此神奇,当初我一醒来,就出现在了大红色的喜房当中,成为了宫琉煜的侍妾!”

    “所以,你并非是自愿嫁给他的?”

    云倾娆挑眉,眼底冰冷溢出:“怎么可能,倾娆怎么可能喜欢上他!”

    百里陌离的眼底全都是怜惜之色,听到云倾娆说了一遍在宫中的那些事情,他的目光也逐渐冰冷起来,更深的将云倾娆抱在怀里。

    “娆娆,你跟我走!”

    百里陌离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像是发自肺腑。

    云倾娆的眼底满是光亮,可是想到自己要复仇,微微摇了摇头。

    “我要为欣儿报仇,为我自己报仇!”

    百里陌离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手指,如小时候那样摸了摸云倾娆的头顶,满眼都是疼爱的色彩。

    云倾娆感觉到那一分温暖的感觉,心口瞬间暖了起来,一直以来环绕在身边的冰冷被驱散。

    原来师兄对她,还和小时候一样。

    她忽然咬了咬牙:“师兄,倾娆……倾娆……”

    她连说了两句自己的名字,脸色骤然红了红,她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和别人表白过,如今说出这种羞于启齿的话来,倒是让云倾娆心跳快的厉害。

    就算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云倾娆也可以不屑一顾,可是面对自己的感情,她竟然会自乱阵脚。

    这人……还真是都有弱点。

    还好她这辈子就喜欢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6章 娆娆,你跟我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