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云倾娆刹那间收敛了所有情绪,对着宫琉煜甜甜一笑。

    “王爷竟然将妾身的小心思给看穿了!”

    她站在宫琉煜身边,眉眼间的神情和那身丫鬟装一点儿也不相配。听到她这样说。百里陌离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他看着云倾娆,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

    云倾娆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那双黝黑的瞳孔之中,仿佛隐藏着什么。

    若是云倾娆说自己所写的那张字条是真的。百里陌离肯定毫不犹豫的想要前往皇陵验证真相,就算是对方有埋伏他也在所不惜。

    百里陌离沉吟片刻,“既然王爷的侍妾心疼王爷。今晚的事,就此作罢!”

    他轻轻侧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儒生,“咱们走吧!”

    儒生听话的跟在百里陌离身后。两人从宫琉煜旁边走过去,宫琉煜皱了皱眉,双眼之中闪过一道淡淡的荧光。

    “如果云倾娆知道她的师兄都已经来到她身边了,也不去看她一眼。就算是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吧!”

    宫琉煜咸咸淡淡的仰起头,负手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带着邪气的嗓音。和极为诱惑的味道。让人有一种不容拒绝的感觉。

    云倾娆狠狠的怒视了宫琉煜一眼,明显知道宫琉煜想要做什么。

    她直接将手放在宫琉煜的臂弯处:“王爷,今晚妾身不许你出去!”

    她微微垂下眸子,眼底流光闪烁,一根银针已经悄然贴在了宫琉煜腋下的位置,她压低了声音,在宫琉煜耳边咬牙切齿的说道:“王爷难道忘记之前瑶儿说过的话了吗?”

    宫琉煜微微垂眸,目光冰冷的看着云倾娆:“你这是要为了别的男人,杀了自己的夫君吗?”

    夫君?说的还真是好听。

    “王爷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可从来没有当你是夫君!”

    云倾娆这话一说完,宫琉煜的脸上顿时出现了怒色,那双眸子里满满都是惊天动地的火焰。

    云倾娆手中的针,在宫琉煜动手的一瞬间,就已经好狠狠的刺在了宫琉煜的穴位里面,宫琉煜眉梢一皱,却毫不犹豫的将手搭在了云倾娆的肩膀上。

    一种骨头将要碎裂的感觉出现在云倾娆的左肩上,她微微震惊的抬起头,没想到自己手中的银针居然没管用。

    当年云倾娆跟随师父学艺,这种对人体一些隐秘的穴道十分了解,而且,还专门针对练武之人的。

    只要刺中这个穴位,就算不疼的要死,也会一瞬间丧失行动能力,内力也会受阻。

    她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宫琉煜的命,只是想要这一瞬间他听话一点儿而已。

    不过她好像失算了,面前这个明显不是正常人。

    “你真敢动手!”

    宫琉煜紧紧的抿着薄唇,脸上露出一抹受伤的神色,他狭长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云倾娆,背对着百里陌离的方向。

    两人就这样怒互相怒视着,百里陌离的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

    “裕亲王这话是什么意思,而且……谁和你说过,我是云倾娆的师兄?”

    百里陌离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这件事知道的人实在少,简直一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一国公主和一国太子同拜了一个师父,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那简直是闻所未闻。

    百里陌离的双眼之中涌动着危险的色彩,仿佛一瞬间就能溢出来。

    宫琉煜轻轻勾了勾唇角,将目光从云倾娆的身上移开。

    云倾娆感觉到肩膀上的力道松开了,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如果宫琉煜现在下定决心要杀了她,恐怕她也无能为力。

    这种弱小和无为的感觉,让云倾娆瞬间警惕起来,脑海中飞快的旋转着。

    她绝对不能再次将自己置于这种地步。

    “本王想要知道什么,不是很容易吗?”

    百里陌离的心中微微一动,他忽然转过身来:“去皇陵!”

    云倾娆瞪大双眼,十分不理解百里陌离为何会突然这样选择,可是片刻间,脑海之中突然划过一丝明悟,她藏在宫琉煜的背后,却悄然瞪大了双眼。

    百里陌离这次,是真的在怀疑她没有死。

    她真后悔将这种决定性的秘密告诉宫琉煜。

    可是再后悔也没用了,事已至此,她只能跟着宫琉煜一起闯一次皇陵。

    宫琉煜像是早就知道百里陌离的决定,他转头悄悄扫了云倾娆一眼,他就是喜欢看这个女人千方百计想要达到目的,却偏偏不能如愿的模样。

    云倾娆已经收敛了面上所有情绪,仿佛之前两人的斗争都不存在。

    她勾起唇角看着宫琉煜,“妾身也要跟着王爷!”

    宫琉煜故意低下头靠近她的耳边,两人的姿势在外人眼中十分暧昧:“你有了身孕,在外面乱跑,本王不放心!”

    云倾娆恨得咬牙:“宫琉煜……”

    她压低了声音,从齿缝间挤出来这样三个字来,那双眼之中的怒火仿佛已经要将对面的人燃烧殆尽。

    宫琉煜轻轻一笑,双眼之中带着无尽凉薄:“不过,既然你要跟着,就来吧!”

    云倾娆终于放了心,若是宫琉煜想要在皇陵之中做什么手脚……她有办法帮着百里陌离离开皇陵,毕竟皇陵是当年她亲手派人修建的。

    百里陌离带着儒生,宫琉煜带着云倾娆,四个人上了一辆马车,悄无声息的向着城外走去。

    皇城早就紧闭,然而宫琉煜只是将怀中的一样东西给其中两个守门的头领看了看,那两个人立刻吩咐下去,将旁边的小门打开。

    看到这样一幕,云倾娆心中诧异,没想到宫琉煜的权利已经这般大,就算守城门的官兵都要听他的。

    压制下心中的疑问,云倾娆目光凝重的坐在宫琉煜这边,马车虽然很大,但毕竟都在一个空间,云倾娆悄悄的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对面的百里陌离,心中一片恍然。

    当年的小小少年,如今已经长成了如此完美俊秀的青年,可是她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就算百里陌离相信她,那她该如何自处,她已经成了宫琉煜的小妾,这样的她还有什么资格出现在百里陌离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自信强大的她,竟然在面对感情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自卑心理。

    她强行将那种感觉压制下去,云倾娆动了动眉尖儿,嘴角紧抿起来。

    马车之中实在太过平静,安静的让她有些呼吸困难。

    “百里太子,长公主才下葬没多久,您就千里迢迢的赶来了,为何来的这样快?”

    百里陌离看了一眼云倾娆,微微蹙了蹙眉:“只是正巧来天崇国有些事情,得到消息就顺路过来瞧瞧!”

    听到这种答案,云倾娆的心口微微缩了缩。

    原来这就是百里陌离的答案。

    心中的期待多少消失了些,云倾娆将心头的难受再次沉在心底,笑着说道:“百里太子就要成婚了吧,恭喜了!”

    百里陌离一阵恍惚,片刻间他才缓缓点了点头,静静的嗯了一声,像是不太喜欢提及这个话题,只是他在看向云倾娆的时候,眼底并没有多少冷漠。

    也许,是他下意识面对云倾娆的时候冷漠不起来。

    他毕竟感觉到,这个女子可能并非如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简单。

    云倾娆随意问了两句,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案之后,心口更加沉了沉,一种思绪好似要破壳而出。

    如果……如果她告诉百里陌离她的真实身份,会怎样?

    她没有了长公主的那个身份,是不是……就能和他在一起了?

    反正她虽然成了宫琉煜的小妾,但她并不是自愿的,而是一睁开眼睛,这件事就已经成了定局。

    而她也不是林轻瑶,反正宫琉煜就算再怎样,也没有办法阻止她的一切动作。

    这种想法,像是突然汹涌在心脏处的浪潮,云倾娆再也抑制不住的看向百里陌离,那眼神之中的侵蚀气息,让百里陌离瞬间感觉到了。

    反正百里陌离是北翌国的人,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应该没什么,而且她的师兄,是永远不会害她的。

    如果说,这辈子真正能相信的人是谁,那就只有百里陌离一人。

    云倾娆轻轻深呼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将原本所有懦弱的情感都抛却在外。

    她真是愚蠢,之前她想要放下长公主的一切,去北翌国找人的时候,不就是想要当着百里陌离的面,将她的心思说清楚吗?

    对方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那终究能让她得到解脱。

    但说真相的时候,绝对不能有宫琉煜在。

    云倾娆想明白了这点,按耐住心口的激动,也不再说话了,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散。

    天,逐渐更黑暗了。

    马车走过几里地的山地,正向着天崇国传说中的龙穴走去,那里葬在先皇和一些皇室成员,是最新修建的皇陵。

    因为天崇国建国时间较短,所以并没有将皇陵修建的太过宏大,但里面的机关设计,是云倾娆亲手设计的图纸。

    当年跟随老师学习,云倾娆学的东西非常驳杂,但她天性聪颖,不管是机关算术还是五行八卦都略精通,虽然达不到那些高人的地步,可也有自己的想法,绝对是剑走偏锋。

    马车停在一处山脚,云倾娆掀开帘子从马车中跳了下去,抬头远远眺望着那月光下半山腰的山洞,那里,就是皇陵的入口。

    虽然外表修建的十分朴素,可里面绝对可以称得上豪华别致。

    只要过了山洞,里面还有另外一片密闭的空间,为了防止盗贼来打扰先皇,还有盗取陪葬品,皇陵之处有足足五千重病把守着。

    所以想要进入皇陵,恐怕还要另辟捷径。

    云倾娆就知道两处皇陵的密道,她设计皇陵的时候,怎么可能不留下一条出路,虽然她不一定会真的进入皇陵,但是……

    一想到这里,云倾娆一阵苦笑,如今她的尸体就摆在皇陵当中,就算长腿了也跑不出去了。

    因为,她已经死了啊!

    眼底不由得流露出一抹酸涩的味道,云倾娆回头看了一圈,见到宫琉煜和百里陌离已经下了马车,赶车的儒生也跟了上来。

    “皇陵就在上面,不过外面有五千皇上身边的亲卫把手,本王的命令,他们不会听!”

    百里陌离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虽然听到宫琉煜这样说,心中也明白对方只是在和他说进入皇陵到底有多难罢了。

    宫琉煜也没有等百里陌离的回音,直接抓住了云倾娆的手臂。

    “当年云倾娆修建皇陵之时,一共留下了两条密道,我虽然不知道另外一条在哪儿,但是知道其中一条!”

    云倾娆心中像是被重重撞击了一下,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原来宫琉煜早就知道了两条密道的存在。

    这样说来,当年修建皇陵的那些工匠之中,存在叛徒吗?

    一想到这里,云倾娆的气息就不平稳起来,她只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去,却发现宫琉煜更加用力。

    宫琉煜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透过她看着她的灵魂深处。

    “随本王来!”

    宫琉煜淡淡的留下四个字,领着云倾娆向着旁边的山涧中走去,四人避开所有人的耳目,直奔着一条隐秘的丛林小径走去。

    那一条通道的出口,在环山路的另外一边,入口上长满了藤蔓,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条能够进入皇陵的密道。

    看到宫琉煜果真知道其中一条密道,她瞬间收敛了所有心神,将怒火压制在心里。

    她身边……有奸细。

    云倾娆原本还打算,等腾出时间来,将当年保护自己的那几个贴身暗卫全部都找出来,向他们表明自己的身份之后用于复仇,可是现在看来,这条路有些行不通了。

    她身边的人,被人安插了这么多年的眼线,她居然都没有想到。

    怪不得,她刺杀了宫琉煜那么多次,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5章 现在,你们都听我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