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马车之中陷入一阵沉默,说了这么久的话,车已经来到了王府门前。莫淋烟和周侧妃就在门口等着。

    云倾娆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随着宫琉煜下了马车。

    她眼尖的看到莫淋烟的指尖有些颤抖,但是看看着她和宫琉煜的眼神却一直在笑。

    那温柔似水的神情,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王爷,您回来了。府中准备了午膳,您……”

    还没等莫淋烟说完,宫琉煜目光冰冰冷冷的抬起头。连眼神都没有给她。

    他转身向着马车里面伸出手,像是直接在莫淋烟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

    外面还站着不知道有多少路过的百姓,远处的酒楼上还有很多看热闹的官家中人。

    “王爷……是想要成为整个京城宠妾灭妻的笑话吗?”莫淋烟实在忍不住了。宫琉煜这个举动,是明明确确的想要将她放在众人的口舌之上,她脸上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有些发红。

    云倾娆心中暗笑。宫琉煜不过是想要拿她当成挡箭牌罢了,莫淋烟这般生气,明显是看不开。

    宫琉煜听到莫淋烟的话。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莫淋烟。

    那双狭长的双眼之中,闪过一道暗红色的光芒,让莫淋烟感觉在一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那种感觉让人十分说不清道不明,但她感觉自己脖颈后方吹过一道凉气,片刻间冷汗就冒了出来。

    她嘴角紧绷着,即便脚下被看的有些发软,可看着宫琉煜的眼神依旧一眨不眨。

    她有身为王妃的骄傲,怎么能就这样认输了,她绝对要让云倾娆付出代价,宫琉煜根本就不是她一个地位卑贱的人就能抢走的。

    然而,就在莫淋烟心有所想的时候,宫琉煜却冲着她勾了勾唇角,眼底闪过一道似笑非笑的光芒来:“你做过的事情,本王好像还没有找你清算呢!”

    这一句话,瞬间让莫淋烟脸色大变,她瞪大双眼看着宫琉煜,眸子里满满都是畏惧的神色。

    “妾身……做过什么?”

    她摇了摇头,紧咬牙关,带着几分质问的看着宫琉煜的方向。

    宫琉煜沉吟了片刻,难得的有几分心情和她说话。

    “情虞花的味道还不错!”

    宫琉煜这话说出来,瞬间让莫淋烟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虽然这样的表现已经让她简介承认了什么,可现在已经不需要掩饰了。

    宫琉煜这一句话,就已经是在警告她,至于证据……哼,裕亲王想要处置一个人需要证据吗,他连沈家都不放在眼里,更不要说小小的一个莫家了。

    “王妃,您没事吧!”

    周侧妃此时像是放弃了前嫌,和莫淋烟站在了一条线上,开始她以为云倾娆好对付,已经和她站在了敌对的位置,如今想要讨好云倾娆也不可能了。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莫淋烟冰冷着脸,冷漠的看了一眼周心婉,周心婉被推了一个趔趄,看到莫淋烟被两个丫鬟扶着走了,眼底划过一道阴冷的光芒,面上带着几分怒色退下了。

    见到门口情景起来,云倾娆瞬间笑了起来,她勾起唇角,精致的容颜上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来。

    “王爷好像觉得这样做很好玩,若是不喜欢莫淋烟,大可以直接一纸休书,这般羞辱真的有意思吗?”

    宫琉煜轻轻瞥了她一眼,“本王要怎么做,需要向你汇报吗?”

    他向前行走的动作一顿,忽然皱着眉,有些疑惑的转过头看着跟在他身后不远的云倾娆,“你想让本王休了莫淋烟,让你成为王妃吗?”

    云倾娆目光一沉,看到宫琉煜脸上突然出现的似笑非笑的笑容,双眼顿时冷厉起来,她一点儿也不关心自己的身份如何,可若是真的成为王妃,麻烦的事情恐怕会接踵而至。

    “王爷你误会了,瑶儿从来都没有这个想法!”

    “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本王准了!”

    宫琉煜打断云倾娆的话,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容来,然后迈步向着府门的方向走去,眨眼间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独留下满脸阴沉的云倾娆。

    云倾娆回到妖娆苑,就让秋儿和春儿轮流在门口守着,任何一个进入王府的人都要向她汇报。

    果然,就在天色快黑的时候,门口来了一个通报的小书童。

    那书童不用说,云倾娆就知道一定是百里陌离带来的那个。

    “夫……夫人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春儿和秋儿跟在疾步前行的云倾娆身后,见到云倾娆连弯都不转的直接奔着宫琉煜的琉煜院走去,连忙紧张的问了一句。

    要知道,擅自闯入王爷的院子,后果不堪设想。

    王爷发怒起来,别说府中的侍妾,就算是王妃都要被呵斥。

    只是,两个小丫鬟并没有等到云倾娆的回答,而是眼睁睁的看到云倾娆一脚踹开宫琉煜的院子大门。

    踹的……

    她竟然用踹的!

    两个小丫鬟,随着那巨大的开门声,心口抖了抖,双腿发软,一步也走不动了。

    门内片刻间走来了一个低着头的男子,男子十分年轻,看起来还有几分清俊好看。

    那张脸云倾娆也十分熟悉,她微微勾起唇角,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宫澄!”

    “不知道夫人这么晚了,来府中有何贵干!”

    “你们王爷呢?”

    云倾娆打断宫澄的话,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一些,前两日她之所以在这宫中中了情虞花的毒,恐怕……是受了宫琉煜的旨意。

    这个宫澄绝对不像是表面上那般简单,一个下人,能够赐予宫姓,如果他连这样一点点小手段都发现不了,那宫琉煜现在已经死了。

    她实在太大意了,只以为在宫琉煜的院子里不会有危险,却完全的忽略了宫琉煜这么个喜怒无常的人。

    宫澄低着头,对云倾娆十分恭敬:“夫人来的有些晚了,王爷已经离开了!”

    云倾娆闻言,挑了挑眉,她压低了声音,目光凝视着他的头顶:“有说去哪儿了吗?”

    宫澄轻笑:“并没有,王妃还是早些休息吧!”

    宫澄的声音不咸不淡,恭敬之中暗藏着客气和疏离,云倾娆看着那张带着假面具的脸,忽然故意向着他的方向走了一步,站在宫澄面前,伸出了一根手指,挑起了宫澄的下巴。

    这样一幕,瞬间让所有站在旁边的丫鬟下人们傻了眼,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夫人这是在干什么,调戏王府管家吗?

    虽然管家年轻英俊,但是这样在王爷不在的时候做这种事,真的好吗?

    宫澄皱着眉抬起头,那双黝黑的瞳仁划过不悦的光彩,被迫将视线落在了她的下巴上。

    他垂着眼皮,并没有向上看,这样的姿势,却有另外一种十分暧昧的假象。

    “夫人还请自重!”

    宫澄伸出手,想要将云倾娆的手挡开,云倾娆忽然说道:“你若是敢碰我一下,我就去王爷那里说你非礼我!”

    “……”

    宫澄完全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却见眼前尖细白皙的下巴微微动了动:“宫澄,上次情虞花的事情,是不是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故意设计我?”

    宫澄一脸无害的表情,无辜的让人咂舌:“宫澄什么都不知道!”

    云倾娆冷笑,她猛然向前靠近了一点儿,红艳艳的唇角就在宫澄不远。

    “若是你再不说实话,我可就要亲你了……”

    这样的一句话,瞬间让几个丫鬟脸色爆红,站在云倾娆身后的春儿和秋儿唇齿打颤,脸色青白交错。

    宫澄忽然冷哼了一声,站在他后方的几个丫鬟连忙低着头就跑了,他额头上忽然渗出一点儿细密的汗珠,就连之前唇角挂着的恭敬笑容都要消失不见。

    “是,情虞花的事情宫澄知道!”

    云倾娆满意的笑了笑,却保持着捏着宫澄下巴的姿势一动没动。

    “果然和我想的没错,接下来我再问你,宫琉煜去哪儿了?”

    云倾娆直呼其名,让宫澄心中微动,真正的见识到云倾娆的真性情,宫澄才知道这女人究竟有多危险。

    “城北醉香楼!”

    下巴上的手指松开,留下了两道指印,云倾娆满意的对着宫澄点了点头,轻轻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很好,今天的事情你可要记住了,下次可就没有这般容易就放过你!”

    宫澄黝黑的眼底满是阴霾,他本来是宫琉煜身边最好的侍从,如今却被云倾娆给……调戏了。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他紧绷着唇角转身将琉煜院的大门关闭,一转身,就看到从里面缓缓走出来的宫琉煜。

    宫澄连忙弯腰行礼,一双眼睛藏着浓浓的担忧。

    宫琉煜从上至下的盯着他,那仿佛能将人看穿的眼神,让宫澄身体一抖。

    “宫澄,领一百鞭!”

    宫澄轻轻咬着牙,紧绷着唇角点了点头,但是原本僵硬的身体却松了开,他以为,自己会迎来更严重的惩罚,没想到只是一百鞭子而已……

    见到宫澄下去,宫琉煜的唇角才溢出几分冷厉的色彩,然后跟在云倾娆的身后,离开了炎王府。

    醉香楼就在城北最繁华的芙蓉街上,这条街道整个晚上都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算是整个京城最繁荣的两条街道之一。

    两旁的青楼淋漓,酒楼茶馆应有尽有,全都是那种高大的门楼。

    此时在夜里,这片繁华的地段更是人声鼎沸,在深夜来临的那一刹那,这里就成了酒肉天堂。

    云倾娆让春儿将马车停下,看着眼前红红火火的醉香楼,眼角不由得抽动了一下。

    百里陌离竟然会约宫琉煜在青楼见面。

    虽然青楼人多杂乱,是隐藏的最佳地方,可她如今一个女子,想要进门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位夫人,醉香楼只收男客,女子不得擅入,除非……”

    一阵香粉味道扑面而来,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穿戴坦胸漏背的老鸨从前方台阶上走了下来,笑眯眯的摇着扇子,脸上带着特有的势力表情。

    云倾娆闻到那味道,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轻轻伸出手,露出了手心里的一张银票。

    一千两!

    一看到这银票,那老鸨哪里还管云倾娆是男的还是女的,就算是男客人,这一晚上花上个十两八两都是难事,如今云倾娆出手如此阔绰,顿时让老鸨满脸笑开了花。

    “贵客,真是贵客,之前的话老婆子收回,夫人快请进,不知道夫人想……”

    老鸨顿了顿,却见云倾娆微微挑眉:“我来打听一个人!”

    “好好好,夫人请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个喜欢穿青衣的男子,模样十分俊美,绝对让人过不不忘的那种,反正就是……今晚你们楼上最好看的那个!”

    一听到云倾娆这般说,老鸨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有,确实有这么一个人,给了老婆子不少银子,而且还不点姑娘……不对,就算姑娘也没那人长得好看……”

    “他在哪儿?”

    云倾娆直接打断老鸨回想的话,老鸨瞬间笑道:“就在二楼天字号房间当中!”

    云倾娆迈步就要上楼,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这样出现在百里陌离面前多少有些不合适。

    微微皱了皱眉,云倾娆压低了声音对老鸨说道:“给我找一件你们楼中的衣服来!”

    “啊……什么?”

    老鸨微微一愣,完全不理解云倾娆为何会突然这样做,云倾娆那张脸,在这个楼中绝对算的上是倾国倾城,就算楼里面的头牌花魁也比不上云倾娆的一根手指头,更不要说,面前这个女子浑身上下释放出来的气质,也不是那些风尘女子能够学得会的。

    云倾娆见到老鸨愣神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4章 你这想法,本王准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