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也许,他之所以会在这两天来看她,只是因为忽然想起自己的这个师妹病重了。或者死了。才千里迢迢的过来看上一眼,她这个在天之灵,应该可以欣慰了。

    云倾娆满心的安慰自己,却不由得感觉有些自嘲。想她活着的时候前呼后继有多风光,在她死了以后,真正惦念的好像却也没有谁。

    满城的百姓。也只是遗憾她这个好的,能够为百姓创造福利的公主怎么就那么死了。

    几年以后。不会再有人记得她,也不会再想起当年还有一个为今后盛世立下大功的长公主。

    身上突然浸染了浓浓的忧伤感。因为死亡过一次,云倾娆心中的那条坎,仿佛一直都没有踏过去。

    她现在活下来的唯一动力,就是为伤害了欣儿的那两人报仇雪恨。

    至于其他的。暂时……不想了。

    一瞬间像是做下了决定,云倾娆像是将自己变成了蚌壳,保护着心中的那唯一一片禁地不受侵犯。如今再次抬起头来的她。嘴角的笑容更是让宫琉煜觉得刺眼。

    他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做出来的,想要窥探这个女人更深的行为,最终让她给自己加上了一层保护壳。

    云倾娆脑海中闪过的万般想法,在此时也不过仅仅划过一瞬间而已,她面上的神色已经趋于完美,看着百里陌离的眼神,也仿佛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一种怪异的熟悉感,从百里陌离的心中升起,如画的眉宇轻轻蹙起,百里陌离捏着手中杯子的手,逐渐收紧了一些。

    他应该是产生了幻觉,才会觉得刚才一个王府小妾看着自己的眼神,会那么像云倾娆。

    “小姐说的是,王爷对妾身十分宠爱,妾身刚刚只是在楼下惊鸿一瞥,以为公子是妾身认识的一个亲人,这才上前叨扰,没想到是妾身认错人了,实在是……给公子和王爷添了麻烦!”

    百里陌离看着云倾娆,柔和的笑了笑,那笑容如墨春风,温暖如阳。

    “不碍事,既然遇见了,就一起吃饭吧!”

    伙计已经将酒菜摆满了桌面,百里陌离开口请客,宫琉煜和云倾娆也没有拒绝的道理,蓝衣女子见到百里陌离一直没有介绍自己,也没有恼怒,开口轻笑:“妹妹也别叫我什么小姐了,我姓萧,妹妹就叫我玉莹好了!”

    萧玉莹……还真是一个好名字。

    云倾娆对着萧玉莹轻笑着点了点头,眼底并没有特别的情绪。

    她吃着玉春楼之中最好的饭菜,却完全尝不出其中的滋味。

    宫琉煜忽然,将筷子中的菜放在云倾娆的碗里,眼底笑容邪魅:“怎么,不合口味吗,怎么不多吃一点儿?”

    云倾娆袖子下的手,狠狠的攥了攥,宫琉煜做的还真是好,直接将她心中所有的念想都掐灭了。

    萧玉莹轻轻一笑,自顾自的侧头看着百里陌离的方向,声音温柔似水:“百里大哥,这一路上风餐露宿,今天你也多吃一点儿,等到看完了你师妹,咱们就早点儿回去,若是你不在,恐怕北翌要乱成一片了!”

    百里陌离没说话,只是淡淡的恩了一声。

    云倾娆筷子一停,忽然想到了当年发生的一些往事。

    以前在山谷之中的百里陌离,虽然外表冷清清的,可实际上却十分话多,师父不在的情况下,她每天都要被对方念上百遍千遍,直到睡着了才会罢休。

    那时候的百里陌离也仅仅比她大三岁而已,却好像做了她父亲应该做的所有事情,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衣服他洗,饭他来做,即便是在山林之中,她也过的比外面潇洒自在,纵使没有旁人,那几年也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当年离开,对方的不告而别,让她整整哭了两天两夜,就连上路的时候,眼睛都是红肿的。

    后来她给北翌国送去上百封信笺,却也没有得到一封回复,就仿佛百里陌离这个人,骤然蒸发了一样。

    如果真的可以,她宁愿不去做什么长公主,立刻跑到北翌国去找他。

    如果她没有死的话,现在的她,应该已经在前往北翌国的路上了。

    感叹事态万千,辗转千回,一个恍惚之间,她竟然已经与他形同陌路,她更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来见到百里陌离的第一面,竟然是在她死了以后。

    如今的百里陌离,浑身上下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更加重了,他就像是高高在上纤尘不染的谪仙,而坐在她身边的宫琉煜,却是从地狱和血海之中爬出来的恶魔。

    如今,谪仙和恶魔坐在一处面色平和的吃着饭,就仿佛带着浅笑的面具,将所有的心思都深藏了起来。

    云倾娆越发觉得,口中食物的味道犹如嚼蜡。

    那如鲠在喉的饭菜,让她有一种想要干呕的冲动。

    “瑶儿,你在想什么?”

    宫琉煜的声音,低沉的温柔的在云倾娆的耳边响起,云倾娆思绪被人打断,她抬起头看了宫琉煜一眼。

    “没什么,只是天气热,有些吃不下!”

    宫琉煜伸出洁白无暇的袖子,将摆在桌边的冰镇酸梅汤放在云倾娆面前:“你如今有了身孕,口味清淡一些也很正常!”

    云倾娆手指一抖,手中的筷子差点儿没掉在地上。

    看着宫琉煜说起谎话来眼睛都不眨的模样,云倾娆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

    她和宫琉煜至今成亲还不足几天,连床都没上过一次,孩子哪里跑出来的?

    萧玉莹微微一愣,连忙说道:“既然妹妹有了身孕,这冰凉的东西还是少吃的好!”

    她这一句十分关心的应景的话,让云倾娆瞬间连最后一点儿食欲都没有了,她看了一眼百里陌离,却看到了百里陌离眼底的沉思之色。

    宫琉煜做的还真是狠,她不过是因为多年没见过故人而已,在马车上多看了百里陌离一眼,他就在对方面前如此毁坏她的形象。

    宫琉煜轻轻勾起唇角,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那笑容邪光四射,邪气肆意。

    云倾娆一抿唇角,眼底流露出一抹可怜兮兮的色彩,眸子瞬间微微泛红,她忽然弯下腰捂着小腹,“王爷,妾身肚子疼!”

    宫琉煜见到云倾娆如此配合,眸光轻轻闪了闪,他连忙站起身将云倾娆从椅子上抱在怀里。

    他扭过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坐在原位没有动的百里陌离:“本王先将爱妾送回王府,改日再来拜会,不知道百里太子接下来还有什么需要本王相助的吗?”

    百里陌离放下酒杯,缓缓笑了笑:“如果能够得到王爷相助,这就容易的多了,我师妹云倾娆前两日身死,我想看她最后一面!”

    宫琉煜微微皱了皱眉,云倾娆更是咬着下唇微微一愣。

    她原本以为,百里陌离不过是来看看她的牌位而已,没想到他竟然会提出这种要求。

    她的尸体,原本在两日之前就已经葬入皇陵,更是有看守皇陵的禁卫军在,外人根本不得随意进出,想要将已经葬入皇陵的棺材打开去看她的尸体,百里陌离真是想的出来。

    宫琉煜忽然反问:“天气炎热,如今那尸体恐怕已经臭了,难道你不嫌弃恶心吗?”

    云倾娆心中腹排,宫琉煜是因为知道云倾娆‘没死’所以根本不打算去看。

    毕竟在他心中,葬入皇陵的那具尸体,其实是‘假的’云倾娆。

    百里陌离微微顿了片刻,再次抬起头,他依旧是那个云淡风轻的画中仙。

    “毕竟那是我师妹,当年师父过世前,我答应过要好好照顾她,却没有做到,如今她死了,我这个做师兄的,理所应当要送她一程!”

    师兄,师妹,原来仅此而已!

    云倾娆压抑着心口那沉甸甸的石头,就算已经换了一副身体,一颗心脏,她的心依旧会感觉有些难受。

    但她将面容埋在宫琉煜的怀里,谁也看不透她此时的想法。

    “好,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看?”

    宫琉煜连想都没想,就十分自然的答应了下来。

    百里陌离寻思了一下,“今晚不知道裕亲王可有空?”

    云倾娆抓着宫琉煜的袖子一紧,原来百里陌离已经这般着急,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来看她一眼罢了。

    萧玉莹听到百里陌离的话,脸上的笑容已经逐渐收敛起来,微微的抿着唇角,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谁也没有理会萧玉莹的想法,宫琉煜此时已经抱着云倾娆离开了房间,见到外人走了,萧玉莹才重新挂上之前那副温柔的模样。

    “百里大哥,你答应过玉莹,看过之后立刻回到北翌!”

    萧玉莹轻笑着,虽然看上去并没有急迫和威胁之意,但是话里话外都在提及回去。

    百里陌离淡淡的点了点头,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今晚你好好休息,今晚我看过之后,明日就和你返回北翌!”

    萧玉莹咬了咬牙,一想到当初百里陌离在得知天崇国长公主府失火,云倾娆病重的消息,就马不停蹄的向着天崇赶来,这一路上,他们确实急的连饱饭都没有吃上一顿。

    只是刚刚入了天崇境内,就传来了云倾娆已经死了的消息。

    她亲眼看到百里陌离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三天,不然也不会迟迟到现在才到达京城。

    那三天的时间,百里陌离整个人都像是瘦了一大圈,在出来的时候,眼角还挂着阴影。

    谁也不知道,那三天之中,那房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萧玉莹知道,恐怕在百里陌离的心里,那个云倾娆,占了足够多的位置。

    她忽然有些感想……还好云倾娆已经死了,不然……她这辈子都不会入得了百里陌离的眼睛。

    百里陌离站起身,忽然垂下眸子看了萧玉莹一眼,“玉英,那个侍妾不是才进入裕亲王府几天吗,怎么有了身孕?”

    萧玉莹没想到百里陌离会突然为一个小妾感兴趣,她心中微微一动,连忙笑着说道:“这种朝中秘闻,哪里是咱们打听的到的,没准裕亲王表面清高,实际上风流多情,对这个号称京城第一美人的相府四小姐早有行动,将其纳为小妾,应该是正趁了心思!”

    她轻轻眨了眨眼睛,俏皮的笑了笑,让那双眸子里多了几分灵动色彩:“好了,别提这些小事儿,那不过是裕亲王府的一个小妾罢了,长得再美,也不过是一时风光,既然明天就要回去,我立刻去准备马车!”

    萧玉莹刻意将云倾娆避讳开,看到百里陌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这才放下心来。

    不知道为何,她有一种特别的直觉,隐约感觉到那个王府的小妾会影响他们回国的计划。

    云倾娆被宫琉煜从酒楼中走到马车旁边,她也不装了,直接从宫琉煜的怀里抬起头来。

    “王爷,我什么时候怀孕了?”

    宫琉煜掀开帘子上了马车,凝视着坐在的对面离他远远的云倾娆,嘴角微微扬了扬。

    “以前没怀,现在也来得及!”

    云倾娆知道他在说笑,斜睨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闭上双眼。

    马车再次动了起来,宫琉煜凝视了她片刻,忽然皱了皱眉:“北翌太子从来都没有来过天风,你这个从来没有出过闺阁的女子,是怎么认识他的?”

    云倾娆眼皮也没抬起来一下:“谁说我认识他了,他长的好看,我刚才被惊艳到了!”

    宫琉煜瞬间笑了,哪里不知道云倾娆所说的就只是一个搪塞他的借口,她之前看到百里陌离的脸色可不是被惊艳到的表情。

    “如果你想被惊艳,大可以每天找一面镜子拿着!”

    云倾娆斜睨着他,将自己的身体向着车角缩了缩。

 &n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3章 有身孕了,吃清淡点也正常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