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说完这话,他直接将云倾娆打横抱在怀里,从来没有抱过一个女人的宫琉煜感觉到手臂之间的重量。微微皱了皱眉。

    云倾娆身子清瘦。看起来还有些肉,可以摸起来,却明显有些咯手,现在更是仿佛没有重量一样。身子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

    宫琉煜什么也没说,直接将云倾娆放在客房的床榻上,一伸手将云倾娆的手臂抓了出来。修长的指尖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那破碎速虚弱的脉象,让人心头微微震惊。就仿佛,面前这个女人随时会死去一样。

    他眯起双眼。缓缓将手收回袖子里,一双细长妖孽的眉眼中,划过浅浅的思绪。

    怎么可能这样,他给她吃下的药并非有他说的那般恐怖。虽然会确实会让人感觉疼痛难忍,但绝不会要人的性命。

    而且,他已经提前将解药交给了她。难道这女人没吃吗?

    过了不知道多久。云倾娆感觉自己像是从死亡线上重新挣扎了一圈。

    她睁开双眼,恍恍惚惚的看着外面已经透出霞光的天色,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睡了到底有多久。

    然而,她以为空旷无人的房间之中,竟然悠然的飘过一道身影,宫琉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窗口的位置重新走到她床前,死死的皱着眉头:“你没有吃解药吗?”

    云倾娆一听到这话,心中瞬间怒火高涨,一想到昨晚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看着宫琉煜的双眼满是寒光。

    “服用了解药也要忍受这种痛楚吗?”

    她抬起头,目光像是浸染了一层冰霜,宫琉煜皱了皱眉,却也懒得解释。

    “既然没事了,就别赖在床上了!”

    云倾娆二话没说,直接掀开被子下了床,双脚落在地上的时候,还能够明显感觉到身体的虚弱,她眼前一黑,差点儿摔倒在地。

    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臂,让她站的稳了,云倾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瞬间将目光收了回来:“王爷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不用你再假好心!”

    一想到昨晚的痛处,云倾娆浑身肌肉还有些僵硬,那种感觉她不想体会第二遍。

    可是,就算宫琉煜因为云倾娆这个名字来故意折磨她,也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

    她明明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

    想到这里,云倾娆一时间更是看不透宫琉煜的想法,她解药都已经吃下了,为什么昨晚还是疼的要死?

    清晨的光芒照在云倾娆的身上,她伸手挡住阳光,嘴角紧绷成一条直线。

    宫琉煜的身影就在她前方不远的位置,可是云倾娆的心里,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翻滚着,她在重新定位她和宫琉煜的关系。

    “裕亲王!”

    她沉思了片刻,见到宫琉煜都已经走到大门处,连忙开口喊道。

    宫琉煜缓缓回头,看到云倾娆面色凝重的模样,好整以暇的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若是王爷你,喜欢已看我痛苦为乐的话,我奉劝王爷还是省省吧!”

    云倾娆眉宇轻轻扬起,精致的脸蛋在霞光下,透着几分傲然之气,即便是昨晚那样痛苦的折磨,也没有让云倾娆的心口出现一点儿裂痕。

    宫琉煜瞬间笑了,那笑容仿佛昙花一现,美艳的不可思议,他背着手站在门口,缓缓侧过头来,略显不屑和嘲讽的看向云倾娆:“你觉得本王像是那么闲的人吗?”

    云倾娆一愣,却见宫琉煜不再多说什么,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前,云倾娆沉吟了半晌,忽然撩起了手腕,她骤然看到,原本右手臂上的一条血线,如今已经变成了暗青色,而且还想着上臂的方向更近了一点。

    虽然只是微妙的变化,可瞬间让云倾娆警铃大作。

    如果宫琉煜说的是真的,那她昨晚之所以会突然疼痛难忍,就是因为这条血线的缘故。

    云倾娆脸色微微白了几分,有一种立刻想要拿东西将这条血线割开的心情。

    “夫人,杨柳院里面准备好了膳食,柳姨娘正等着您和王爷过去!”

    云倾娆被一个丫鬟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她连忙重整的一下心境,将袖子落下,跟着丫鬟离去。

    柳姨娘休息了一夜,气色明显好了很多,云倾娆一进门,就看到宫琉煜已经坐在了院子里小小的饭桌前,丝毫没有违和感的和柳姨娘说着话。

    他神色轻松,显然没有了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气势,整个人坐在那里,看着柳姨娘布菜,就连眼底的神色都是温和的。

    云倾娆迈步走到柳姨娘身边,她一转眼,就看到在旁边低着头忙碌一言不发的绿屏。

    昨晚想要找这个绿屏说话,却因为那场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断了。

    “瑶儿,今早好好吃一顿,平日里没事的时候,一定要常来这府中看看娘!”

    云倾娆连连点头,看到柳姨娘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心中安定了几分。

    她侧头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只优雅淡定吃着饭的宫琉煜,暗中咬了咬牙,如果不是因为被莫名其妙的喂了颗毒药,她绝对要将宫琉煜踹的远远的。

    柳姨娘看着两人都不说话,心中一片惶然:“瑶儿,你和王爷是不是闹别扭了?”

    云倾娆一愣,看到柳姨娘担心的眼神,斜睨了一眼宫琉煜,轻轻笑了笑。

    她直接挪动身形来到宫琉煜身侧,带着几分恶意的抓着宫琉煜的手臂,手却下狠了力道。

    “没有,娘别担心,瑶儿和王爷恩爱有加,哪里会闹什么别扭!”

    宫琉煜不咸不淡的抬起头看了云倾娆一眼,却仿佛没有感觉到手臂的疼痛一样,仿佛默认了云倾娆所说的话。

    柳姨娘看到云倾娆脸色还有些苍白,像是想起了什么:“听绿屏说,昨晚你突然晕倒,瑶儿身体可有什么不舒服吗?”

    云倾娆摇摇头:“没有,瑶儿身体好好的,娘就别瞎操心了!”

    宫琉煜眯着双眼,突然接上了云倾娆的话:“本王会照顾她!”

    云倾娆一愣,旋即垂下眸子,掩饰住眼底的讽刺光芒,照顾她?不害死她就不错了!

    柳姨娘闻言这才放下心来,原本紧张的气氛,在两个带着面具的人故意起哄下倒是轻松了几分。

    大夫人因为余嬷嬷的事情被林丞相暂时禁了足,可是昨天林轻寒露出的一手,却让云倾娆颇为警惕。

    她随着宫琉煜走到门口,看着门外已经准备好的马车,对柳姨娘的处境十分担心。

    她忽然停下脚步,压低了声音在柳姨娘耳边说道:“娘,小心大夫人和林轻寒!”

    柳姨娘知道云倾娆在关心自己,连忙点了点头,“娘记得!”

    云倾娆眼皮微微跳动了一下,她已经上了马车的脚步,骤然停了下来,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已经坐在马车上等着她的宫琉煜,忽然说道:“王爷,瑶儿请你帮一个忙!”

    宫琉煜微微挑眉,戏谑的笑了一声:“帮你的忙,本王可有什么好处?”

    云倾娆眼底划过一道流光,垂下眸子道:“王爷想要什么?”

    宫琉煜忽然凑近了云倾娆,压低了声音笑道:“我想要你……”

    云倾娆脊背一僵,抬起头看向宫琉煜的眼睛,却看到了那眼底带着一抹邪笑。

    “放心,就算你投怀送抱本王也不稀罕,只是想要你去找云倾娆,再要一幅和送给林丞相的,一模一样的祝寿图,就当做是本王生日提前的贺礼了!”

    云倾娆犹豫了一下,却放松了脊背:“好!”

    宫琉煜轻轻一笑,像是知道云倾娆想要他做什么,淡淡的看了一眼柳姨娘,“本王身边的暗卫会保护你娘,你可以暂且放心!”

    云倾娆这才上了马车,摆手和柳姨娘告辞,她垂了垂眸子,想到半个月天崇国的第一场选秀,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浓了些,不知道林轻寒对上沈如雪的话,两人谁的手段更胜一筹。

    帘子掀开,云倾娆远远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影子淡如幻觉,却真真实实的在她眼前出现了。

    “停车……”

    她不自觉的从口中吐出来两个字,目光灼灼的看着对面酒楼的一个位置,宫琉煜被云倾娆突然而来的变化吸引了心神,也同样抬起头看了过去。

    只是,那酒楼包厢的帘子已经落了下来,只留下一个影影绰绰的光影,云倾娆感觉到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只感觉有些失神,她怎么能看到那个人?

    从她死亡到如今还不过四天时间,那人就算不远千里的赶过来,也绝对不会用这么短的时间,她一定是看错了,那个背影,也可能只是很像他罢了。

    宫琉煜瞬间眯起双眼,隐约感觉云倾娆有些不对,这女人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和她如今的年龄并不相符。

    若不是她身上的所有痕迹都和原来的林轻瑶一模一样,宫琉煜绝对会以为面前的林轻瑶只是被人掉了包。

    可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再看她对柳姨娘的态度,她虽然有些不自在,但明显话里话外,都有着以前在一起生活的记忆。

    这点儿让宫琉煜更是看不透彻,林轻瑶这个女人,像是被层层黑幕包裹了起来一样,神秘而又危险。

    面对旁人的那种伶牙俐齿,面对他时的倔强隐忍,面前这个小女人,有着一颗绝对强大的内心,还有……聪慧的头脑。

    一想到这里,宫琉煜眼底的色彩更加幽深,他上下将云倾娆打量了一番,嘴角忽然弯了弯。

    “随本王下车!”

    云倾娆一愣,如今马车就靠在对面酒楼旁边,刚才她一失神,根本没有看到宫琉煜脸上的神色变换。

    不过就算她盯着宫琉煜,也很难在那双妖孽至极,却高贵冷艳的容颜上找到任何破绽。

    “王爷要做什么?”

    宫琉煜什么都没说,却故意的将云倾娆的手腕抓在手中。

    她被硬拽着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狠狠的甩了甩手腕,却没有将宫琉煜甩开。

    这人不是有洁癖,连女人的衣襟都不碰吗,如今这样抓着她,又是什么意思?

    心中微微愕然,云倾娆却已经被拽到了那酒楼门前,小二一看到是裕亲王大驾光临,立刻十分热情的前来询问,云倾娆扫了一眼酒楼的位置,正是刚才她看到百里陌离的那一间。

    云倾娆心脏微微跳了跳,她侧头看了一眼宫琉煜,见到他依旧冰冰冷冷没什么表情。

    这个人不笑的时候,身边的阴寒气息仿佛像是沉浸在深潭一样冰冷,笑起来的时候,却又带着侵蚀人,让人头皮发麻的邪气。

    真不知道,裕亲王府之中,是怎么出来个这样一个世子。

    当年先皇登基,原本的裕亲王被封为并肩王,先皇更是口口声声要和其共享江山。

    只可惜裕亲王早年无子,在宫琉煜八岁的时候才将这个养子给领回来。

    云倾娆当年第一次见到宫琉煜的时候,十三岁的少年却已经有了少年将领的风范,浑身上下都是浓浓的煞气。

    就仿佛,在死人堆之中挣扎出来的一般。

    宫琉煜那时候深受皇上宠爱,在边关动乱的时候,更是毫不犹豫的替先皇平乱,从来都没有过一场败绩。

    云倾娆当时就在想,宫琉煜明明应该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王爷,为何会变成这种性格。

    战场上风云莫测,一时不慎就会丧失性命,老裕亲王也忍心看着自己的养子死在外面。

    然而,在她眼中,老裕亲王对宫琉煜简直事事上心,在京城之中,更是任由宫琉煜为所欲为,仿佛将他宠在手心里,这种状况一直都持续老裕亲王离世。

    云倾娆正在回想着,宫琉煜已经拉着她站在了一个包厢的门前,她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却见宫琉煜已经抬起手,敲响了房门。

    立刻,房门被滋呀呀的从里面拉开,一个穿着青色书童布衣的年轻小童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2章 她好像要死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