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夫人饶命,这些都是老奴瞒着夫人做的!”



    云倾娆眨了眨眼轻笑起来,这种场面她不知道见到了多少次。一旦事情败露。这些忠心的奴才就跑出来顶罪,可今天,她怎么可能放过大夫人。



    只要她在一天,柳姨娘在这府中的日子就不会好过。她轻轻收敛眉眼之中的精芒,缓缓说道:“这么说来,大夫人什么都不知道了?”



    赵氏微微晃神。她咬紧牙关,心脏在突突跳动着。



    “本夫人应该知道什么?”



    云倾娆依旧站在宫琉煜身侧。故意的靠在他身上,那双没有丝毫瑕疵的眼睛闪动着淡淡的霞彩。



    “这嬷嬷还真是有钱。五百两银子说拿就拿出来,如果她真的有五百两银子,那这辈子应该衣食无忧,为何还要在府中做下人?”



    老嬷嬷浑身一颤。连忙慌乱解释:“那……那是奴才从夫人手中偷的,老奴有愧对于夫人的信任……”



    “说这种话,骗鬼吗?”



    云倾娆眉眼锐利了几分。习惯性的将语气染上了气势。“五百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可对于一些下人和普通人家来说,足够丰衣足食的过上一辈子,如果你真的有能耐偷出这么多的银子来,怎么可能不自己花用,竟然会买凶害人?这种对自己没有一点儿好处,还冒着性命危险的事情,有谁会做吗?”



    那嬷嬷低着头,咬牙说道:“老奴对夫人一片忠心,就算让老奴上刀山下火海,也一样会做!”



    云倾娆闻言,见到那老奴才食古不化,顿时目光淡然的点了点头。



    她忽然浅笑着抬起头看着宫琉煜:“王爷,这刑部有确实有不少上刀山下火海的惩罚,若是她能挺得过去还这么说的话,瑶儿就相信她说的话!”



    宫琉煜眯着细长妖孽的双眼,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哪里不知道云倾娆的脑袋里在想什么,那双眸子仿佛能够看进她的心里。



    这也都是……云倾娆教她的吗,云倾娆还真是有一个好下属,聪明的让他有些意外。



    看来今天他来到相府明显多此一举,就算他不在,云倾娆也能将这件事处理的好好的。



    她十分纯良的看了一眼大夫人,微微勾起唇角:“大夫人,你看如何?如果她能挺得过刀山火海的惩罚而坚持己见,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轻瑶不会继续追究谁是谁非!”



    看上去,云倾娆此时是后退了一步,可只有赵氏才知道,云倾娆这是要将她逼上绝路。



    就算她不答应,进了刑部,还有裕亲王在背后暗中下手的嬷嬷,早晚也会承受不住招供。



    她咬了咬牙,突然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上明显有些惶恐的老嬷嬷,轻声说道:“余嬷嬷,你在我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我自认待你不薄,既然你说了会为我上刀山下火海表示忠心,今日本夫人就好好看看你的忠心如何,你放心,就算你去了,以后本夫人也断然不会亏待你的家人!”



    她目光之中透着几分审视的盯着余嬷嬷,心中一样在紧张着。



    若是一个处理不好,恐怕今日就是她这个相府夫人的末路。



    赵氏嘴角抿的死死的,她抬起头,瞥了一眼还黏在宫琉煜身上的云倾娆,眼底是满满的杀机。



    “老奴……老奴说到做到……”



    赵氏见到余嬷嬷答应,心口微微抽痛,想要说什么却无法开口。余嬷嬷是从小就照顾到大的奶娘,和她的感情简直情同母子,如今为了她说出这种话,更是让赵氏感动不已,可是相对于余嬷嬷的性命,她相府夫人这个地位,明显更为重要。



    她一咬牙,抬起头看向云倾娆:“就按照你说的吧,若是余嬷嬷挺得过去,这件事就此作罢!”



    柳姨娘听到大夫人的话,再看了一眼云倾娆,感觉今天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她很难想到这种在相府之中威风凛凛的大夫人,竟然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不但将照顾自己这么多年的奶娘给推出去顶罪,就连自己都自身难保。



    身上的嫌疑洗清,柳姨娘暗暗松了口气,她偷偷捏了捏云倾娆的手,对着她摇了摇头:“瑶儿,别惹怒了大夫人,若是……若是她生气了,娘以后在府中就待不下去了!”



    云倾娆闻言,瞬间笑了。



    “娘,你放心,今日之后,轻瑶保证这相府之中的人,谁也不敢再动你一根汗毛!”



    柳姨娘一愣,“这怎么可能,娘在这府中也习惯了,瑶儿千万不要为了娘有为难,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只要你过的好,娘就知足了!”



    听到柳姨娘如此单纯的愿望,云倾娆没说什么,只是扬了扬唇角。



    虽然柳姨娘出身卑微,坐不上相府夫人的位置,那她就让这相府之中不再有什么夫人。



    云倾娆看柳姨娘脸色青白,明显受到惊吓,立刻找来柳姨娘身边的两个丫鬟。



    她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穿着浅粉色丫鬟装的女子,正是刚才跑到院子里找她和宫琉煜的那个。



    “你叫什么?”



    “奴婢绿……绿屏!”



    云倾娆眯了眯双眼,看了一眼瑟瑟发抖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对着柳姨娘小声问道:“娘,这个绿屏平时怎么样?”



    柳姨娘完全不知道云倾娆话语之中的含义,害怕她迁怒绿屏,连忙说道:“绿屏也是替我着急,才去前院找你的,平日里绿屏很听话,手脚麻利,做事稳妥,跟了娘很多年了……”



    见到柳姨娘一个劲儿的替绿屏说好话,云倾娆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你过来!”



    绿屏不敢拒绝,连忙跪爬到云倾娆面前。



    柳姨娘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绿屏,“瑶儿,你别为难绿屏,绿屏没有爹娘,也不容易!”



    看着柳姨娘将绿屏当成自己另一个女儿的模样,云倾娆的眼底戾气更重。



    这丫头明显对柳姨娘有异心,她如今最恨的就是这种背叛良心的人。



    只是一转脸,她看着柳姨娘笑着说道:“娘放心,瑶儿不会为难绿屏,只是有些话嘱咐她,您快去休息吧!”



    对柳姨娘,云倾娆断然不能用太过强硬的手段,柳姨娘心思单纯,但却对林轻瑶是真心的好,就冲着这份母爱,她也要保护柳姨娘一世无忧。



    也算是,她借用了林轻瑶这个身体的补偿。



    柳姨娘被送回院子休息,众人等了不过一会儿,相府门外就来了许多官兵,那些人抬着几样东西走入相府,为首的官员一脸恭敬的对着林丞相行礼。



    “相爷,您要的刑具都已经送过来了!”



    林丞相看了那人一样,缓缓点了点头:“这么晚,多谢侍郎大人帮忙了!”



    那官员十分懂事的点了点头,一点儿也没有介意天色已晚,将东西送到之后,就都拿着火把带着刑部的侍卫退到相府大门口等着。



    云倾娆扫了一眼那几样刑具,心口微微颤了颤,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尽。



    这两样东西,她可都是亲身体验过,自然知道那是何种滋味。



    即便因为看到这几种折磨了她整整几日几夜的刑具,身体有些发抖,可云倾娆还是将指尖抚摸在那锋利的针床上面。



    宫琉煜眼底划过一道幽深的冷光,看着云倾娆青筋毕露的手背,心中暗暗有些疑惑。



    宫琉煜突然来到云倾娆身后,冷不防抓住她的手腕。



    原本还在用力的指尖有些发白,云倾娆愣了一下,缓缓放松自己有些僵硬的身体。



    她只要多看一眼这些刑具,就仿佛感觉自己还在那黑暗的刑房当中,那短短十几天暗无天日,从不间断的刑罚,让她只要回想一下,浑身就会不自觉的颤抖。



    “你怎么了?”



    宫琉煜狭长的眸子里,藏着浓浓探索的光彩,想要将云倾娆所有隐藏的神色都尽收眼底。



    然而,原本还有些紧张的云倾娆,在转眼之间就恢复了平静,好似刚刚那一幕仅仅是宫琉煜的错觉。



    “王爷有什么事儿吗?”云倾娆抬起头,一双水润润的杏眸轻轻望着宫琉煜那张精致绝伦的脸庞,眼神清澈见底,一点儿也不像刚刚那多变的模样。



    宫琉煜忽然将手碰触在了云倾娆的脸颊上。



    云倾娆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沉着脸色后退了一步。



    一旁的侍卫将刑具都已经准备好了,托着已经腿软的余嬷嬷走了过来。



    大夫人轻轻用手帕捂住嘴,没想到刑部所谓的刀山火海竟然会这般残忍。



    那足足有两米多宽的针床上面血迹斑斑,锋利的针尖银光闪闪,别说躺在上面被人拖拽着来回翻滚,就算被它戳一下手指都疼的让人落泪。



    大夫人腿脚有些发软,身边的林轻寒连忙扶住她,十分冷静的说道:“娘,这根本就是林轻瑶的诡计,您多余答应她!”



    赵氏也有些后悔,可是现在后悔也有些晚了。



    她死死的捏着手中的帕子,只期待那余嬷嬷会撑下来。



    “轻寒,这话都已经说出去了,这……这可怎么办!”



    林轻寒的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小声的对着赵氏说道:“娘,一不做二不休……”



    剩下的话林轻寒没有说出声,但赵氏哪里不知道林轻寒的意思,她瞪大双眼缓了好一会儿,才颤抖着手点了点头。



    林丞相扫了一眼已经被拽到刑具前的余嬷嬷,眼神也不眨一下的吩咐道:“放上去!”



    余嬷嬷看着那针床,此时已经站不起来了,任谁面对这样的刑罚都会害怕,更别说她一个娇生惯养了这么多年的老嬷嬷。



    云倾娆看到余嬷嬷哆哆嗦嗦的样子,忽然开口插言:“等等,余嬷嬷,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还坚持己见,那就只能在上面滚一滚了……”



    她微微叹息了一声,像是有些遗憾,余嬷嬷早就吓破了胆,就在两个高大的侍卫要将她抬起来的时候,瞬间一阵骚臭的味道从她身上散了出来,两个侍卫嫌弃的将余嬷嬷丢在地上,这老嬷嬷见到这种阵仗,早就吓得屁滚尿流。



    “饶命,饶命啊相爷,夫人……夫人救救老奴……”



    余嬷嬷刚才那忠心护主的模样,早就因为刑具的可怕而消失的无影无踪,云倾娆勾起唇角,看着余嬷嬷那哀求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你刚才不还是说,能够为大夫人上刀山下火海,刀山不用你上,只是一个小小的针床罢了,你就怕成这番模样了?”



    余嬷嬷浑身颤了颤,她之所以敢那样说,是知道大夫人一定会暗中保住她的性命,只要她有一颗忠心在,就算抗下这件事,也不会死。



    可如今当众要受到这种刑罚,余嬷嬷还哪里想得到什么忠心不忠心。



    “夫人啊,求夫人想想办法……”



    看到余嬷嬷这样害怕,赵氏一时间也有些不忍,她刚想开口,身边的林轻寒却拉了拉她。



    云倾娆看到林轻寒这样的小动作,顿时对这个如仙似画的女子有了几分兴趣。



    那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裙,搭配着那张常年不爱笑的脸,她倒是没想到,外表看上去清冷的林轻寒,就连心肠也是如此冷硬。



    “余嬷嬷,你做下这一切,我娘没有怪罪你也就不错了,现在已经给了你一个证明忠心的机会,如果你能熬过去,娘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林轻寒这一番话,直接将余嬷嬷心中所有的念想都打压了下去,林轻寒忽然上前走了几步,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余嬷嬷的肩膀。



    她这一拍,余嬷嬷整个身体都僵硬在原地,她脸上的神色,满满都是恐慌。



    云倾娆诧异的看着这样一幕,对着林轻寒突然有了几分兴趣,这个小丫头,好像和她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眼见着余嬷嬷被抓着压在针床上,预料之中的惨叫并没有发出来,余嬷嬷浑身抽搐了一下,仿佛死鱼一样的瞪大了眼睛。



    见到怎么碰她都没有动静,立刻有侍卫上前一看,余嬷嬷竟然已经断气了。



    这样诡异的死法,让所有人心口一颤。



    林丞相有些愕然的看着余嬷嬷,摆了摆手让人找来府医。



    府医飞快的拎着药箱赶过来,看到已经没有声息,瞪大双眼死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61章 一定让你成为皇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