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柳姨娘也被云倾娆的回答弄的愣住了,见到她说李彻的死,目光之中没有丝毫伤心和不舍。心中却安心了几分。



    “真的是什么。假的又是什么?”



    宫琉煜回过头,挡住了云倾娆前进的路,两人就站在花坛之中的小路上,目光灼灼的对视着。



    云倾娆轻轻笑了笑:“我是相府小姐。他是管家之子,我们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我怎么可能对他产生什么想法。以前也不过将他当成哥哥罢了,如今我大婚之日。他却帮着别人害我,落的那种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云倾娆的声音十分平和,仿佛在说着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就是这份淡然,让柳姨娘有些站不住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本性竟然这样冷漠,听到一个人的死,不但没有丝毫伤心。仿佛还能从那张面容上看出一点儿快意来。



    一种危险的感觉从心口升起。却硬是让柳姨娘将其压了下去。



    闭了闭双眼,柳姨娘告诫自己,那是她的女儿,她一定要相信。



    “瑶儿,那……那李彻是怎么死的?”



    云倾娆看到柳姨娘苍白的脸色,也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实在过分,她连忙轻声安慰:“是被人当成刺客误杀的!”



    实际上,却是被她亲手宰了的。



    看着柔柔弱弱的柳姨娘,云倾娆彻底沉默,她不知道柳姨娘知道自己女儿杀了人,手上染满了鲜血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态度。



    她终究不是那个单纯善良的林轻瑶……



    宫琉煜的眼底划过一道幽光,在云倾娆没有看到的地方,缓缓勾起唇角。



    两人被林丞相安排在了客房当中,柳姨娘在天黑之前就已经离开了,整个院子里站着几个随时伺候的小丫鬟,云倾娆靠在房间之中的椅子上,默默的找了本书看。



    宫琉煜原本在院子外面,在房间之中烛火亮起的时候,骤然走了进来。



    他忽然将云倾娆面前的书籍扯开,双眼眯着,带着危险的色彩:“瑶儿!”



    那声音轻柔,透着几分诱惑之意,宫琉煜那张俊美的脸,瞬间代替书籍在云倾娆面前放大。



    云倾娆将身形靠在椅子上,疑惑的侧头看他。



    “王爷不睡觉,想做什么?”



    宫琉煜轻轻潋起眼底的光芒,淡淡开口:“你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应该做些什么?”



    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而且,你还是本王的小妾!”



    云倾娆紧蹙着双眉,眼底闪过一道冷光,连忙带着椅子后退了两步。



    “王爷做什么我不管,反正别烦我!”



    云倾娆满脸嫌恶,看着宫琉煜的眼神之中藏着淡淡的怒色。



    宫琉煜顿时笑了起来,由冷漠到大笑的表情,转换起来十分自然。



    这人一旦笑起来,那五官更是生动无比,勾魂摄魄。



    满身的邪肆,仿佛那清冷的白衣都无法压制包裹。



    云倾娆忽然觉得,如果给这人换上一身紫衣或者红衣,那就是真正的一只修炼有成的大妖。



    可对方偏偏喜欢穿着一身出尘透骨的白袍,精致的绣线让那身锦袍显得尊贵无双,妖气之中还夹杂着仙气和贵气。



    “你那幅画,从哪里来的?”



    云倾娆微微皱眉,没想到宫琉煜直接来问这个。



    “捡的!”



    她毫不客气的留下两个字,完全没有再回答宫琉煜的意思。



    手腕忽然被人抓住,云倾娆骤然挑眉,却见到宫琉煜的眼底闪过一道阴暗的色彩。



    “青竹居士,原本就是云倾娆的名号,本王府中还有一副一模一样的在,那些画从来都没有流传出去过,亲眼看过的人都少之又少,除非云倾娆自己能够画出另外衣服贺寿图来,本王想不到还有谁能!”



    他忽然心中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抓着云倾娆的手骤然用力。



    他紧抿着唇瓣,眼底的光芒像是渗透了云倾娆一样。



    “云倾娆没死对不对,这些都是她在暗中谋划的对不对?”



    两个对不对问出来,刹那间让云倾娆愣了。



    她一直都没有想到,竟然还能找出这样完美的借口来。



    云倾娆没死,对……确实没死,她要成为一个最大的幕后黑手,在这一切的阴谋背后,推波助澜。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56章 云倾娆没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