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柳姨娘对云倾娆关心备至,原本得知云倾娆今天回府,昨天熬夜做了许多槐花糕出来。



    看着那一排排糕点盒子。云倾娆心头一阵紧瑟。



    她长这么大。就只有照顾别人的份,还从来都没被别人照顾过。



    当初云天虹发烧,大夜里要吃城北临小巷子里的千层糕,她冒着大雨。浑身湿透的站在那小巷子口,找了半夜才将作糕点的师傅找了出来。



    回想起这些,云倾娆只感觉心中梗着一块石头。只剩下浓浓的心酸和后悔。



    当初的她,真不该对云天虹那个白眼狼那样好。



    “等你吃没了。就派人来和娘说一声,娘给你再做!”



    柳姨娘看着云倾娆的眼神。只有浓浓的真诚还有全心全意的关怀,云倾娆根本不舍得,将这份温暖给推出去。



    有这样一个娘的林轻瑶,就算这辈子没有大富大贵的命。也应该是幸福的。



    云倾娆拿起一块糕点,明明不是她喜欢的甜食,可一旦吃了一口。却仿佛让她甜到了心里。



    就算原来不喜欢。也瞬间爱上了这种味道。



    只可惜,她究竟不是真正的林轻瑶,这些爱和感情,都是借着林轻瑶的身体才得来的……



    一时间,眸中的光彩变换万千,就连宫琉煜都察觉到了云倾娆的不对劲儿,他有很多的疑惑藏在心里,但是现在明显不是说那些的时候。



    忽然,前方的花坛边出现了一道影子,容诺迎着云倾娆走来,目光之中透着几分探究。



    他抬起头,不示弱的看向宫琉煜,因为他和云倾娆的关系要好,自然和宫琉煜向来水火不容。



    “之前的那幅画,你从哪里得到的?”



    容诺没有再问云倾娆,因为他下意识的觉得,那幅画肯定出自宫琉煜之手,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宫琉煜见到出现在他眼前的容诺,停下脚步皱了皱眉,双眼划过一道冷色:“你这是,在质问本王吗?”



    他背着手,一身白衣将那张精致容颜,衬托的妖异魅惑。



    容诺哪里肯让步,再次追问:“虽然那幅画是真迹,可明显不是当年的青竹居士遗留下来的,画风虽然和原来一样,可里面的东西,却明显的有了不同!”



    那种感觉,容诺有些说不上来,他只觉得,以前的那些话,充满了云倾娆的野心和抱负,和如今的那幅画,却带着一种豁达和悠闲。



    他垂了垂眸子,云倾娆的所有画作,第一时间都会给他看上一眼,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一个人的画怎么可能给人两种感觉,若不是云倾娆的尸体他亲眼所见,恐怕觉得……云倾娆没死。



    “本王不喜欢和人探讨画的问题!”



    宫琉煜向前走了一步,冷漠的眸子里藏着森森杀机:“还请容家主让开!”



    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两人站在一起就仿佛火药对撞,云倾娆见到两人好像要打起来的架势,连忙咳嗽了一声。



    “容公子,这画的事情,若是有时间,我会亲自和你解释!”



    容诺听到云倾娆的声音,微微侧目,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困惑。



    周围没人,云倾娆也没有隐藏,她声音沉稳之中透着自信,和之前在人群之中畏畏缩缩的形象明显判若两人。



    就这一点,就让容诺产生了一点儿惊奇。



    “好,我等你!”



    容诺扫了一眼宫琉煜,这才转身离去,宫琉煜侧过头,轮廓精致犹如远山一样的侧脸,出现在云倾娆面前:“怎么,还想避开本王,单独和别的男人私会吗?”



    柳姨娘察觉到宫琉煜生气,额头上的汗都落了下来:“王爷误会了,瑶儿绝对不会有这个心思,她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她怎么想的我都知道!”



    宫琉煜闻言,眼底划过一道彩芒。



    “夫人此言何意?”



    欣长的双眉扬了起来,宫琉煜表现出了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模样,云倾娆皱了皱眉,心中暗道不妙。



    柳姨娘见到宫琉煜笑了,这才将紧张的弦给松了下来,她手指微微颤抖的抓住云倾娆的手腕,对喜怒无常的宫琉煜,真真是有些怕了。



&n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55章 半真半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