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只因为,原来的云倾娆已经死了。



    这么多年来她在暗中监视宫琉煜,原来宫琉煜也不甘示弱的在监视她。



    云倾娆心中电光流转。想着最合适的能够糊弄宫琉煜的借口。虽然对方不一定相信,可宫琉煜这辈子也不会知道真正的答案。



    她身上,任何属于云倾娆的痕迹,都消失了呢……



    心中涌动着些许悲戚。可云倾娆的表面上依旧如常,宫琉煜完全想不到,就在这短短一段时间内。面前的女子心中已经闪过万千思绪。



    “王爷不知道的还很多,就比如不知道公主殿下为何会将我这个一无是处的庶女。嫁给王爷!”



    云倾娆故意在说到自己的时候,语气透出十分的尊重来。然后一本正经的将这个谎言说下去。



    撒下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



    宫琉煜轻轻挑了挑眉,嘴角一处一抹淡淡的冷色,他突然抓住云倾娆的肩膀。让她抬起头对视着自己。



    一般人说谎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做下很多小动作,可是云倾娆没有。



    她说起谎的表情和平常一模一样。带着让人信服的味道。



    “那你说。云倾娆为何将你嫁给本王?”



    一想到这里,宫琉煜的眼神都深了下来,手指也不断用力。



    那力道让云倾娆感觉到有些发疼,可她依旧不声不响的说了下去:“公主殿下早就知道了自己会有这样一天,早就安排了我这个暗桩,我在相府之中不受宠不露面,这都是长公主早就安排好的!”



    云倾娆眯着双眼,将这番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话给说了出来。



    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如果真的知道,她就不会死在最信任的两个人的手里。



    “云倾娆如果真的有先见之明,就不会这般惨死在皇宫里,你觉得本王会什么都不知道吗?”



    宫琉煜冷哼了一声,眼底闪过一道淡淡你的杀机。



    那杀机并不是冲着自己的,给了云倾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她死了,他很生气?



    可是她又看不出来,宫琉煜一如既往的冷淡无情,好像她死了这件事,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除了那天夜里,他跑到皇宫之中看了她一眼之外,这三天来,宫琉煜连一个悲伤或者高兴的表情都没有留下,开口闭口提起她的时候,也都是在损她。



    云倾娆低下头,半晌都没有说话,像是在为宫琉煜说的这件事生气。



    “公主殿下的死,是被皇上和当今沈皇后所害,皇上嫉妒公主殿下功高震主,就利用沈皇后除了她,公主殿下一心都时候为了皇上,根本就不该是这种结局?”



    宫琉煜闻言,顿时笑了起来,他目光灼灼的盯着云倾娆,嘴角勾起一抹十分冷漠的弧度:“云倾娆和本王斗了这么多年,今天却被自己护着的人给害了,本王觉得应该好好庆祝一番!”



    说完这句话,宫琉煜的沉默下来,就连唇角的笑容都淡了许多。



    他转过身去,像是将所有情绪都藏在心里。



    云倾娆被这番话气的够呛,一点儿也不想理会这个当初的仇人,现在即便是踩在一条船上,她也有将他狠狠踹下去的冲动。



    嘴角上的伤口还疼着,云倾娆更是将宫琉煜从心里骂了不知道多少遍,她眉眼淡淡的,看到宫琉煜转身走了,这才放心下来。



    琉煜院里面并没有多少人,宫琉煜刚走,只来了一个小书童,云倾娆认识他,这人常年跟在宫琉煜身边,好像叫宫澄。



    这些人都是宫琉煜早年就留在身边伺候的,全部都赐了宫姓,可以说是宫琉煜的心腹。



    宫琉煜一走,宫澄就已经带着几个丫鬟抬着一桶水走了进来,最后那丫鬟手中,还端着一条碧蓝色的裙子。



    “林侍妾……王爷今天允许你住在琉煜院,这是准备给林侍妾的,还请林侍妾沐浴更衣,等到晚上好伺候王爷!”



    宫澄将这话犹豫着说了出来,云倾娆将这番话听清楚了,瞬间心口颤了颤,瞪大双眼。



    伺候王爷?



    让她……伺候宫琉煜?



    一口银牙差点儿咬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40章 云倾娆已经死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