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权:美人如毒药

云天飞雾 作品

    如此不要脸的两个字,沈如雪究竟是怎么喊出口的,当初她如何对她的。她到底有没有心!



    不过。一想到沈如雪和她提起过的前世今生的那些东西,如今的她这种情况,也没有什么不相信的了……可那毕竟是前世,也是沈家率先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为何要忍着她们这些野心之人作威作福?



    果然俗话说的好,狗改不了吃屎,即便给沈如雪这个女人重新活一次的机会。她依旧不能正视自己的心,心黑了。即便是重活几辈子,也都是一样的下场。



    云天虹也站起身。寸步不离的陪在沈如雪身边,那温柔体贴的模样,看着就让人腻歪。云倾娆轻轻撇过头,双眼之中闪过一道淡淡的冷光。低着头站在宫琉煜身后。



    宫琉煜走一步,她也走一步,看的旁边的惠妃心中诧异。



    不过惠妃很快将视线从云倾娆的身上收了回来。轻轻的皱了皱眉。再也没有多看一眼的必要。



    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在昨晚收到云倾娆遗留下来的那张字条,可既然长公主让她帮助照看一下宫琉煜府中的这个懦弱侍妾,必要的时候,在不影响大局之时,她也会听从她的意思帮一帮,可是她有些不懂,这样一个说话颤颤巍巍,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王府小妾有什么值得云倾娆留下遗嘱关照的。



    一群人跟随皇上和皇后,沿着皇宫之中九曲八弯的小路向着惠妃寝宫的方向走了过去,过了不久,果然看到了一个刚刚挖出来的小泥塘。



    这里原本云倾娆打算挖好地基重新建造一个休息的亭子,可是她的吩咐才下了一半,事情就被搁浅了。在加上这两天大雨,积聚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洼。



    “惠妃,你确定是这里吗?”



    沈如雪闻了闻周围确实环绕着一些腥味,和昨天晚上守门的几个侍卫所说的差不多,当时的林轻瑶身上就带着一股腥味。



    惠妃眼神闪了闪,轻轻点了点头:“林侍妾昨晚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旁边还有昨天林侍妾留下来的脚印!”



    这些现场全部都是惠妃连夜布置的,就是为了打消沈如雪所有的怀疑。



    毕竟昨天晚上云倾娆动手实在匆忙,根本没有来得及做任何准备,一切就只能靠着事后补救。



    沈如雪不敢上前,嫌弃的看了一眼水坑,然后向后退了退。



    她将目光落在云天虹的身上,嘴角溢出一抹浅笑来:“皇上,咱们暂且坐在旁边休息,太阳太大,妾身头有些晕!”



    云天虹将目光落在沈如雪的脸上,柔和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他轻轻点头,立刻吩咐旁边的宫女:“准备帐篷和冰块!”



    如今正是大热的夏天,太阳照射在人的面容上,让常年很少站在阳光下的云倾娆,感觉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感觉到如今这具身体的羸弱,云倾娆心中更是满是嫌弃,这身体除了一张脸还有可取之处外,当真什么都令她感觉不习惯。



    太弱了,弱的简直让云倾娆有种想要撞墙重新死一次的冲动。



    惠妃身边的小宫女懂事的找来一把遮阳伞挡在她的头顶,更有会来事儿的小太监准备好了椅子和伞站在了宫琉煜的身后,却偏偏没有人理会云倾娆。



    云倾娆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烈日之下,抿着唇看着那水洼的方向,一双眸子里蕴藏着几分凌厉。



    宫琉煜淡淡的扫了一眼她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抹浅浅的,不易察觉的弧度来。



    他看了一眼云天虹和沈如雪的方向,双腿交叠的侧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长长的墨发垂落在手肘旁边,白色的长跑上绣着独属于亲王的银色蟒蛇纹。



    精致的锁骨露出来一点点,仿佛能闪瞎别人的双眼。



    宫琉煜见云倾娆站在他伸手可触的地方,却独独暴露在太阳下面,眯着眸子一伸手,将人直接扯了过来。



  &nbs 你现在所看的《凰权:美人如毒药》 第27章 心黑了,重生几辈子也没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凰权:美人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