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找人便找人,你们自己进去找,还要本王帮你们找人。”杜恪辰一肚子的闷气无处发泄,看着她们一群人花枝招展,香气袭人,更是胸闷难耐,甩袖进了书房,不再理会。

    横刀阁内十分安静,不见叶迁威然而立如门神,亦不见银翘和夏菊的影子,连当值的嬷嬷也不知所踪。

    萧云卿等人见杜恪辰松口,便大大方方地进了横刀阁,“霍二当家,你还在吗?”

    横刀阁没有仆从出来相迎,萧云卿等人一路闯进钱若水的寝室,和阿晴交换了一下目光,用力推开那扇虚掩的门。

    “啊……”不知是谁惊声尖叫。

    杜恪辰还未坐下,便听到隔壁寝室的喧哗,忙追了出来。

    寝室门前挤满了人,杜恪辰低喝一声,仆从们自动让出一条道来,他抬步进屋,神情骤变。

    如雪似缎的肌肤在霞光中似踱了一层金光,大片的美背暴露在外,不可思议的美好。

    他曾用粗砺的大掌粗鲁地抚过,看着雪白中泛起道道红痕,有一种近似粗暴的蹂躏快感。可此时,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一如既往的美好。倘若搭在她背上的那只手掌是他的,他会很欣然接受所有目光的洗礼。

    然而,那只手,那只可恶的手……

    霍青遥!

    她和霍青遥相拥躺在那张雪白的地铺上,衣裳凌乱。

    杜恪辰脸色铁青,抬脚踹翻了屋中的暖炉。

    萧云卿在杜恪辰的呆愣中,冷冷地下令,“来人,把他们绑起来,用冷水泼醒。”

    霍青遥幽幽转醒,望着满屋子里的人,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怎么这么冷!”

    与他背对背绑着的钱若水也跟着喷嚏不断,混混沌沌地抬起头,“这是干什么呀?看戏吗?”

    “钱侧妃,你趁王爷不在府中,与他人行苟且之事,依本朝律法,当赐鸩酒一杯。”萧云卿并不打算给她辩驳的机会,只求速战速决,高声喊道:“来人,灌鸩酒。”

    钱若水抬眼扫视,没有看到杜恪辰,心道她这是想先斩后奏,坐实她的罪名,等杜恪辰回来,也无力回天。

    “等等。”钱若水直视阿晴,“你敢碰我试试。”

    她的目光似冰,不怒而威,微扬的下颌有一股不容置喙的傲气,阿晴不敢上前,有些心虚地看向萧云卿。

    “姐姐,你这又是为何?”闵雅兰哭得妆容全毁,“方才王爷看到你和霍公子的……气得甩袖而去,你已有王爷的宠爱,又何又与霍公子私下……”

    钱若水愣住了,“王爷回来了?”

    她明白了,抓奸抓双,萧云卿等的就是杜恪辰回来,亲眼看到她和霍青遥的“苟且”之处。没有一个男人,能接受他的女人和另一个人几近赤裸在躺在一张床上,若说他们没发生什么,鬼才相信。是以,杜恪辰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相信她和霍青遥是清白的。

    “所以,佛儿,我们是死定了吗?”霍青遥望天,满脸的萧瑟,“没想到这么多人想看你死。”

    钱若水说:“可能我人缘不太好。”

    “不对不对,她们是嫉妒你的美貌。”霍青遥完全没有死到临头的慌乱,“看看这王妃长得是挺周正的,可生气全无,死气沉沉,我想她在床榻之间定然也是毫无情趣。”

    霍青遥的声音很大,萧云卿想装作听不见到都难,可霍青遥仍就侃侃而谈。

    “石夫人是京兆尹的庶女,生母是下仔的母猪,生了一窝又一窝,这女儿也生得不错,臀大好生养,可模样长得确实很一般,跟京兆尹一样小眼睛小鼻子的,不够大气。”

    “还有这位闵夫人,模样是不错,媚眼如丝,身态婀娜,想必在床榻间极是放得开。可男人嘛,都是喜欢外表坚贞,关起门来风骚入骨,像这种内骚外也骚的,还是敬谢不敏。”

    “所以,她们都恨不得你死。”霍青遥一次性把人都品评一番,“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容貌外形而言,她们都低你一等。”

    钱若水大大地翻了个白眼,靠着她以同样的姿势望天,“现下我们要死了,你说这些有何用?”

    “当然是有用的。”霍青遥清了清嗓子,朗声道:“说吧,是谁在饭菜里下的药。”

    萧云卿拍案,“阿晴,灌酒。”

    “王妃,倘若我没记错的话,要处死御笔亲封的侧妃,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事情。”钱若水语气慵懒,维持着望天的坐姿,“我似乎记得王妃的父亲之前是礼部员外郎,现下是太常卿,对于律法典籍可谓是倒背如流。王妃不会不知道,要依律处死我,是报经圣上批准、宗正寺核实吗?你如此急切地想要除掉我,是想死无对证吗?”

    霍青遥随即附和,“我记得,我和佛儿的衣裳虽然凌乱了一些,但还是完整无缺的,起码裤子都在。王妃啊,王爷跟你办事的时候,不会都是穿裤子的吧?”

    饶是萧云卿再正襟危坐,都禁不住霍青遥如此不要脸的挤兑。

    “抓贼拿赃,我和佛儿一起睡觉怎么了?”霍青遥逼问,“难道不可以吗?大魏哪条律法规定,不可以一起睡觉的?”

    对于霍青遥混稀泥似的捣乱,萧云卿也是被问得哑口无言,“一男一女同榻而眠已是有违礼制,更何况你们还衣裳不整,不是苟且又是什么?”

    “依王妃的意思,王妃和王爷同榻也是如礼不符?”霍青遥纯粹是想消遣她。

    “本妃和王爷乃是结发夫妻。”萧云卿怒目,“霍公子,你与钱氏非亲非故,被捉奸在床还有什么话好说?”

    钱若水咯咯笑出声,“霍公子,你还不明白了,今日你我死定了。”

    霍青遥大叫,“不要啊,人家不想死,人家还没有嫁人生孩子呢。”

    “叶迁。”钱若水演不下去了。

    叶迁赫然出现,割断绳索,把钱若水扶了起来。

    萧云卿豁然起身,“叶迁,你反了不成?”

    钱若水不理会她的虚张声势,反手抽出霍青遥发间玉簪,满头青丝倾泻而下,一张娇丽可人的面容在夕阳的微光中熠熠生辉。

    萧云卿呆住了,茫然不知所措,“你……”

    “不好意思啊王妃,我想问问,一女一女同榻而眠犯了哪条律法?”霍青遥把头发拢在耳后,露出耳洞,风情万种地眨了眨眼睛,“要不要脱衣服验明正身啊?”

    “你们不是青梅竹马吗?”闵雅兰脱口而出。

    钱若水也没否认,“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

    “她怎么说是你的情郎?”闵雅兰小心求证。

    “她打小便是这般口无遮拦。”钱若水拿眼瞪过去,霍青遥乖乖地立正站好,陪着一脸的笑。

    “王妃,既然事情清楚了,还要赐我鸩酒吗?”

    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石清嫣突然说:“我曾听爹爹说,京城有一些小倌平日也都是敷粉涂脂,为了取悦客人,有一个半个耳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霍公子说自己是女人,那便当众脱衣验明正身吧!阿晴,霍公子要是不脱,你帮他脱。”

    石清嫣浑身散发着一股阴郁的气息,唇间噙了一抹笑,阴冷至极。

    “你说我是小倌?”霍青遥抡起袖子,“还敢脱老娘衣服。”

    “霍二当家做的是女人生意,为了取悦上门的贵客,彩衣娱亲也实属正常。可究竟是男是女,还是验一验比较好。”石清嫣这是想当众羞辱霍青遥。

    霍青遥怒瞪,出口更是不留余地,“老娘说是男子的时候,你怎么不先摸摸老娘有没有男根?现下倒想起来看看老娘是不是跟你一样了!你想看,老娘还不肯呢!”

    “既然如此,钱侧妃这杯鸩酒是喝定了。”石清嫣语气阴狠,顺手抓起阿晴面前的酒杯,朝钱若水冲过去。

    钱若水见她来势汹汹,欲置她于死地,她伸腿下绊,石清嫣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酒液四溢,冒着可怖的白沫。

    想杀我?

    钱若水冷笑,“石妹妹适可而止吧,否则没脸的人是你。”

    “王爷也看到你偷人了,就算霍二当家是女人又怎么样?现下处死你们,死无对证,王爷就算想查也查不出来。”石清嫣不知哪来的勇气,“把门关了,灌她毒酒。”

    可谁也没有动,因为叶迁如同山一般挡在钱若水的跟前,剑已出鞘,寒光凛凛。

    “把门关了,我赞成。”钱若水双掌一拍,“夏菊、银翘,把午饭端上来。”

    先前不见的两位侍婢捧着午间的饭食上来,摆满了桌子,还有一壶清茶,亦是她们喝剩的,出去时她们把门用力带上,守在了门外。

    钱若水挥挥手,让叶迁也出去,叶迁不放心,执意要守着她,“放心吧,我没事,你去请王爷。”

    叶迁指指一墙之隔的书房,“王爷一直都在呢!他说怎么处置都听你的。”

    钱若水莫名心安,却不太相信地试探道:“他知道?”

    叶迁难得莞尔,压低声音说:“王爷说这种场合,他避而不见才能让你自由发挥。”

    她不知该庆幸他的信任还是他的不在乎。

    钱若水环视周遭,冷声道:“这些饭菜,谁先吃呢?”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