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楚瑜已被人遗忘,无人去关心她与钱若水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她仍是木着一张脸,没有多余的表情。

    管易蹙眉,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众人散去,西院终于恢复往日的沉静,死灰般的沉静。

    楚瑜似想到什么,怔怔地望着紧闭的门,低下头查看自己的双手。

    她的手中空无一物。

    她摇头苦笑,笑声凄厉尖锐,如同疯癫。

    ***

    钱若水进了横刀阁,抬步把杜恪辰甩在身后,率先进了寝室,让夏菊和银翘都出去,自己拿了一床被褥铺在地上。

    “这是做什么?”杜恪辰推门进来,屋内的暖炉还没有烧旺,冷得如坠冰窖。

    钱若水不语,又拿了一条波斯的毛毡垫在上面,看了半天,又把毛毡垫在最下,把被褥盖在上面。

    他想起白天的赌注,“你真要睡地上?”

    钱若水坐在梳妆台前,一根根地卸去发簪,卸到最后一根,簪尾缠着头发,怎么弄都弄不下来。

    她面露不悦,手腕微微用力,发簪仍是纹丝不动,内里绞了头发,疼得她闷声连连。

    杜恪辰走过去,放柔声音:“本王帮你。”

    她咬牙,奋力一拔,发簪连同头发一齐落了下来。

    啪的一声,那发簪被掷于地上,负气地说:“这种会让人难受的东西,最好是不要了。”

    “你生气了?”杜恪辰弱弱地问。

    钱若水睨他,“命都差点没了,要头发做什么?”

    “本王要是不那么做,王妃会把罪名强加于你,不给你任何机会争辩。”

    “你就不担心楚瑜回答对我不利,让我因此而丧命?”问完这话句,钱若水自嘲地笑了起来,语气清冷似霜,“也对,这是除掉我最好的借口。”

    杜恪辰接过她手中的木梳,动作轻柔地梳理被她扯乱的秀发,“你以为本王有这么傻吗?倘若你真是细作,在被确认身份之后,将你除掉,这不是公然与皇上叫板,撕开一层本就不明显的遮羞布。”

    这好像是杜恪辰第一次在她面前承认,他和皇上之间的矛盾。

    “可别人不这么认为。”至少萧云卿不这么认为,她想坐实钱若水细作的身份,借此把她从杜恪辰身边赶走。什么仁德宽厚,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可萧云卿爱装,钱若水也不介意让她装得更彻底一些。

    “你也别怪王妃,她也是为本王着想。这些年,她既要打理落魄的王府,还要应付母妃时不时的刁难,受了不少的委屈。本王让你移出内院,也是不想你们之间有更多的摩擦和矛盾。王妃此举虽是欠妥,但都是因为本王。”

    他掌中的厚茧勾住她的发梢,扯得她生疼。

    她嫌弃地拢住头发,侧眸。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摊平手掌伸到她眼前,一脸的无辜:“不是故意的。”

    “还说不是故意的?”钱若水抓住他的指尖,往下用力一掰。

    “嘶……”杜恪辰直抽气。

    看着他皱成菊花的脸庞,她不无奈地大笑出声。

    钱若水不会有多余的情绪,她与杜恪辰没有所谓深厚的感情,相比萧云卿而言,后者是他的结发夫妻,没有意外的话,将会相守到老。而她,总有一日会离开。

    现下,她与杜恪辰或许说是相伴会更加地妥当。

    她对他有所隐瞒,他对她则是利用。

    维系他们合作关系的唯一目的是都想知道皇上的下一步棋是什么。

    没有她,还会有下一人,杜恪辰深知这一点。

    而钱若水想保命,想保钱家全族的命,她只能同意杜恪辰的计划,至于他的心,能拿到是最好的,以后逃命的时候兴许能少她一马。

    ***

    “呵欠……”钱若水接连打了数个喷嚏,“夏菊这丫头,暖炉灭了都不知道。”

    杜恪辰拿了袍子裹着她,“是本王让人灭的,白天屋里没人,多浪费呀。”

    钱若水诧异地看着他,“这各屋每月的银炭都是定额的,王爷省着给谁用啊。这京城的王公贵族府上,一入了冬,暖炉都是常烧不断的,宫里还是地龙呢。可京里比凉州要暖和许多,还没入冬,凉州城已结了霜,不烧暖炉,王爷进进出出的,受了风寒,王妃又有借口怪罪我屋子的侍婢。”

    “你要是冷便烧着吧,本王的书房就不用了。”杜恪辰没再说什么,出门喊人进来加炭。

    横刀阁没有粗使的丫头,杜恪辰不喜欢总有人在身边候着,能随叫随到的只有叶迁和王赞。

    王赞的动作很快,拧了一桶炭便进来了,拿火钳子往炉里夹烧红的炭。

    钱若水往外伸长脖子张望,“叶迁呢?怎么晚饭后便没见他,回军营了?”

    王赞说:“回侧妃,叶迁受了风寒,回屋歇着了。”

    以前叶迁有事没事老在跟着晃悠,有突发状况的时候,还是叶迁在身边比较安全,至少不用她亲自出手,也有个目击者证明她的清白也是再好不过的。

    她对杜恪辰说:“王爷,我看叶迁不需要回营操练。你镇西军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万一失手把人打伤了,会伤了和气的。让他跟着我吧,安全。”

    “本王不安全吗?”杜恪辰眼尾微扬。

    钱若水从下到上打量他,嫌弃脸,“不是特别安全。”

    “那王赞呢?”竟然嫌弃他比不上叶迁,过分。

    钱若水更加嫌弃了,“我永远不知道他在哪里。”

    王赞提起炭桶,默默地走出去,一点声响都没有。

    杜恪辰嘴角抽搐,只能说:“好吧!”

    钱若水不知道哪得罪了这位爷,那脸拉得老长老长。

    ***

    钱若水当夜便打了地铺,杜恪辰赢了赌注,又不好意思睡床,扭捏半晌,望着她如瀑的黑发铺在雪白的毛毡上,香肩微露,还是决定去睡书房。

    “别走。”钱若水叫住他,“你自己说过的,分开住不太合适,被人看到不好。”

    杜恪辰艰难地回眸,“本王还要看几页兵书。”

    “我这放了几册,在床头那你找找。”

    杜恪辰蹙着眉沉思了许久,才说:“本王有一册看了一半,兴致正浓。”

    “王爷,你是怕我吃了你吗?”钱若水支着上身,眼含秋水地与他对视。

    杜恪辰清了清嗓子,“本王不是要面子嘛!”

    钱若水笑他:“你都不举了还有面子吗?”

    “本王……”除了认栽,杜恪辰只能灰溜溜地走过去,“你睡床。”

    “那你呢?”钱若水故作不知。

    “你不是说本王皮厚,睡地上正好。”

    “好啊!”钱若水眯着眼笑得特狡诈。

    杜恪辰以为她会推托一下,“你忍心看着本王睡地上?”

    钱若水拥被起身,“我要是不忍心的话,就得自己睡了。其实,我方才先打地铺睡下,就是为了让你怜香惜玉。”

    杜恪辰一口老血又在那翻涌,“你……”

    钱若水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我铺得挺暖和的,绝对不会让你受寒的。”

    杜恪辰斜眼,不说话。

    钱若水踮起脚尖附耳轻轻道:“在我躺过的地方睡觉,说不定能治好王爷的病。”

    杜恪辰已经憋到内伤……

    ***

    自从钱若水答应给柳氏找个依靠,柳氏对她极是殷勤,送到横刀阁的饭食都会在前一天先询问请示,不会再像她接手之初,全是大油大发的食材。

    杜恪辰也发现了这点变化,虽然荤素搭配得宜,但食材的选择都极是珍贵。单说这每日一早一蛊燕窝,每晚一蛊雪蛤,杜恪辰的心都在滴着血。

    “柳氏怎么对你好起来了?”杜恪辰很发愁,还不如势而水火,起码省银子。

    钱若水伸着懒腰,“对我好不好吗?难道非得让我和整个王府为敌才是正常的吗?那我也活得太憋屈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她从前只对母妃言听计从。”杜恪辰是柳氏带大的,知道她对谁都不买帐,这次对钱若水却大不一样,他感到十分的诧异。

    “也没什么,我就是看她一个人孤苦无依的,答应帮她留意一下,找个人照顾他下辈子。”

    杜恪辰被吓到了,“她都这么大年纪了,会有人要娶她吗?”

    钱若水吃进嘴里的燕窝一口全喷了出来,嗔道:“你想什么呢!我是说帮她找个养子养女什么的。”

    杜恪辰拍拍胸口,“吓死本王了。”

    “当然,这件事还是你去办比较好。你给的人,王妃才不会故意刁难。”

    “这事好办,军中有很多孤儿……”

    钱若水当即给否了,“不行,不能要当兵的。柳氏的儿子死在战场上,肯定不愿意再经历一次。你找个老实的孩子,做点小生意的,或是给他几亩田地,本本分分过日子,虽不能大富大贵,但能安安稳稳地活着,这才是柳氏最大的安慰。”

    杜恪辰闻言,微微叹息,“要是让你选,你也愿意过这样无风无浪的日子吗?”

    “对啊,所以我没有抗旨没有逃婚。”钱若水一直都没有隐藏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从一开始默默地承认加之于我的一切,便已经表现出我对未来的期许。可是,我无法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只能先扫清障碍。”

    “本王也是你的障碍?”

    钱若水看着他,慢慢地移向他的腹下三寸,“王爷,您自己觉得呢?”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