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钱若水停了脚步,转身冷笑:“楚姑娘,说话要讲证据。我父亲一生清廉,忠君为民,一生唯一的污点便是娶了四位姨娘在我娘尸骨未寒时。”

    楚瑜拿出一张与她在御书房看到的罪证一样的折子,“你应该见过这张东西吧?”

    钱若水大惊,却又故作镇定,眸中聚起杀意,“不过就是上疏的折子,我爹书房多得。”

    “尚书千金果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临危不乱,可这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除了方才我说的罪证,还有强占民女,鬻官卖爵……”

    钱若水反倒淡定了,“楚姑娘,你有这折子应该去找我爹,我爹一定会和乐意与你坐下来喝杯茶,好好谈一谈。却不知我爹这罪证,与我是细作,有何直接的关系?”

    “你还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楚姑娘怎么知道,我娘死的时候,我没哭的?”钱若水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楚瑜并未理会她,“皇上以这份罪证要胁你,你才不得不到凉州来。”

    “你自己慢慢玩吧。”钱若水转身要走。

    “心虚了……”楚瑜大笑,岂料钱若水突然杀了个回马枪,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她的咽喉处,刀刃寒光毕露。

    同样的匕首,钱若水有很多。每一把都能置人于死地,见血封喉。

    楚瑜的存在是一个大麻烦。从种种迹象来看,她已经被杜恪辰招安,王府经过一次全面性的清洗,已不存在和她有联系的细作,但她一定藏了后手,让皇上还能信任于她。那么,也一个可能,皇上握有楚瑜的命门,她对杜恪辰有情,但她又无法对他完全效忠。皇上还会让她做一些事情,但并不重要。但她今晚所做的,钱若水可以肯定,并非受到皇上的命令。

    “一个人知道得太多,很容易被灭口的!”钱若水已露杀意。

    楚瑜那双没有多余情感的眸子,惊恐万状地盯着她,“你……”

    她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钱若水的身手太快,快到她来不及做到任何的防范,被一刀抵住要害。

    她不是户部尚书的千金吗?为何身手比她这个从小受到训练的细作还要好。

    “你不敢!”楚瑜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在你来之前,我派人通知了王爷,现下应该在来的路上了。”

    钱若水目光落在她手上的那纸折子。

    混蛋!

    她被骗了!

    那是一张空白的折子!

    “你坑我!”

    楚瑜不在乎被识穿,“兵不厌诈。”

    “我真替你可怜,替尽心思讨好王爷,你图什么呢?你一个废人,你的腿也是王爷废的吧?你以为你能重获他的宠爱,不要妄想了。”钱若水冷笑,语气极尽揶揄,“你一面应付皇上,一面讨好王爷,可你想过没有,你只是他们的棋子而已。你觉得废了我,皇上还会留着你吗?你应该知道,现下我正得王爷的宠,你杀了他的宠妃,他会记恨你一辈子。”

    “活着和死去有什么分别?”

    “想死?”钱若水轻嗤,伸出白嫩的食指在她眼前晃了两下,“我用一根手指头就能解决你,你信吗?”

    楚瑜如同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不屑地扫过她那张出尘无瑕的脸,心中滚过一阵钝痛。有些人,什么都不必做,就能占据一个人的心,因为她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而有些人,倾其一生,真诚付出,无怨无悔,可终究只能默默地仰望心爱之人的背影,连偶尔的一个回眸,都不敢奢望会是温柔的凝视。

    “解决了我,你也逃不了。”楚瑜以为她想杀她,直视她那青葱般的手指。

    钱若水的食指开始左右摇动,如同钟摆般做着均速运动。

    周遭变得很安静,静得听得到楚瑜渐渐平缓的呼吸声,她的脸部肌肉呈放松的状态,显示格外安详平和,此时若是一刀下去,她连痛苦都不会有。

    对她而言死是解脱,可钱若水偏偏要她活着。

    “下面,我说什么,你跟着复述一遍。听清楚了吗?”

    楚瑜如同一具人偶般顺从地点头。

    ***

    杜恪辰和萧云卿一起站在门外,在杜恪辰身后的管易笑意盈盈,可在看到屋中的情景时,他的笑容凝结,眼中是浓得化不开的难以置信。

    屋内,一灯如豆。

    钱若水坐在琴案之后,双手抚琴,神情专注地看着琴弦。

    而楚瑜坐在案前,一如既往的不嗔不喜。

    “钱侧妃,本妃似乎说过,此处乃是禁地,你屡屡擅越雷池,置王爷于何地?”萧云卿首先发难,“楚姑娘是什么人,你已知晓,夜深到访,又是意欲何为?”

    钱若水抬眸,眸中闪过一抹精光,笑得无辜又而无奈,“不是我想来,是楚姑娘让人去请我,说要教我弹琴,我才来的。”

    萧云卿轻笑,“钱侧妃,你是在说笑话吗?楚姑娘从不与人往来,为何偏偏邀你习琴。”

    “话说,你们又为何会来呢?还是一道来的?”钱若水望向门外若有所思的杜恪辰,“王爷,你也来了?”

    杜恪辰却不看她,径自走向楚瑜,厉声问:“是你让钱侧妃来的?”

    楚瑜木然答道:“是,是我让牙儿去请钱侧妃。”

    “钱侧妃要杀你?”杜恪辰身体绷紧,下颌微动,似乎强忍着极大的怒意。

    钱若水惊呼一声,“这是什么话?”

    他斜眸,肃杀之气蓄满,对不回答她的话,又一次对楚瑜厉声喝道:“楚瑜,本王在问你话。”

    楚瑜的话调平缓而又呆板,一字一句不附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奴婢只是请侧妃过来,侧妃学得很快,琴也弹得很好。”

    “楚瑜,本王再问你一次,侧妃是否要对你不利?”杜恪辰负手,高大的身形映在斑驳的墙上,王者霸气浑然不成。

    楚瑜说:“没有,她对我很好。”

    钱若水冷哼,脸色如染寒霜,“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王爷,我究竟做了何事,让你认为我会杀了楚姑娘?”

    萧云卿先发制人:“你想杀她,是因为她是皇上的细作,而你也是皇上派来的人,你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必须要杀楚瑜灭口。”

    “我是皇上的人?王妃你还是皇上的人呢!”钱若水倒打一耙,“我是皇上赐的,可你是自己倒贴的。我是被动,你是主动。我若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那王妃你的目的能告诉我吗?”

    萧云卿气得脸色涨红,“钱若水,你血口喷人。”

    “我哪有!你明明就是倒贴的!”

    萧云卿主动求嫁杜恪辰这件事,大魏人尽皆知,曾经是一桩美谈,可渐渐的成了世家茶余饭后的笑料。能嫁杜恪辰固然是好,可做得如此出格掉价,能嫁也并不光彩,且杜恪辰并未钟情于她。

    “王妃,我知道我现下得宠,你非常的不高兴,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可是你也没有必要随便给我安一个罪名,还带着王爷深夜围观。”钱若水起身走向杜恪辰,“王爷,我觉得你还是把我赶回京城吧!在这里不是被你的镇西军暗中除掉,就是被王妃污蔑至死。我堂堂户部尚书嫡长女,陈留钱氏又是百家门第,最重清誉,宁愿被镇军西万箭穿心,也不愿意受这等不实的污蔑。”

    萧云卿气得浑身发抖,却不得不咬牙强装镇定,“本妃向来仁德宽厚,从不曾与府中侍妾争宠。”

    “是吗?这就更加奇怪了。”钱若水摇头,晃到杜恪辰跟前,促狭地勾起唇,“我听闻王妃是因为爱慕王爷才会放弃女子该有的矜持主动求嫁,想必是爱之入骨,非君不嫁。如此感天动地的爱情,委实令人动容。可王妃却看着王爷独宠别人女子而无动于衷,这与王妃对王爷的感情似乎有些偏执。深爱一个人,不是恨不得把他占为己有,不与任何人分享他的一切美好和丑陋,岂能容别的女子染指半分。王妃的举动,委实有违常理,令人费解。俗话说,事有异常必有妖。王妃你真的是因为爱王爷而来吗?”

    萧云卿的脸色如纸般惨白,“本妃乃是厉王正妃。”

    “原来如此。”钱若水惋惜地说:“不过,我要是王妃呢,我一定不会给王爷拉皮条,往他床上塞不同的女人。还好我只是侧妃,我有任性的自由。”

    杜恪辰一直没有说话,紧抿薄唇,眸中的疑惑早就云消雾散,可渐渐聚起的是对钱若水陌生的凝视。

    只听钱若水掷地有声地说:“从今天开始,我在横刀阁一日,便不许别的女人靠近王爷,就算是厉王正妃,我也不能容忍。”

    杜恪辰怔怔地看着她,心中似被熨汤般灼热,嘴角不经意地上扬,再上扬,已成微笑的弧度。

    “你……”萧云卿手指轻颤,“你已犯了七出之善妒,本妃要逐你出王府。”

    钱若水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刻,笑得像个单纯的孩子,“王妃进府三年,至今无子,这七出之首王妃忘了吗?我记得,萧朗元萧大人原是礼部员外郎,王妃从小言传身教,怎么会忘呢。”

    既然无法和平相处,那就宣战好了。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