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这世间之事,相生相克,都是一物降一物。每个人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而管易这人天不怕地不怕,放弃世家身份,随杜恪辰南征北讨,委身于厉王府当一个小小的帐房先生,且甘之如饴。但他最怕的是回京城,被鲁国公追着满城打。

    几年前,鲁国公装病把他召回京城,逼他相亲成婚,他宁死不从,毁了相亲的那处酒楼,连夜逃出京城,至那之后,他未再踏进京城半步。

    鲁国公想尽各种办法逼他回京,他就是不肯中计。

    在钱若水离京前,听闻鲁国公请旨离京,要抓回逃孙,被皇上驳回。

    “和管先生相亲的是哪个姑娘,我是记不得了。但是那张欠条我还留着呢,还特地叫人裱了起来。”钱若水不太记人,她喜欢记帐,尤其是欠她钱的人。

    “那间酒楼是钱家的?”这不可能,他记得很清楚,他从来不到钱家名下的产业。

    “确切的说,是我的。”钱若水瞥见杜恪辰从书房出来的身影,忙道:“管先生要是不想这么快被抓回京城,便请先生免开尊口,该如何行事,我自有主张。先生与王爷亲如兄弟,自然不想看到王爷受制于人,不管钱家与镇西军有何旧怨,你我现下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先生对我有成见,可以理解,但此时并不是计较之时。待此计过后,先生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唯今之事,请先生放过我的鸽子。”

    隔日。

    杜恪辰以被打伤为由,不再到凉州大营练兵。营中诸将对钱若水也就更加地不满,原本对钱忠英的恨,悉数转嫁到她身上。

    一大清早,他从书房狭窄的美人榻一身酸疼地起身,晃进他的寝室,把裹成蚕蛹的钱若水从榻上拧起,“凭什么你睡床,本王却要睡书房。”

    钱若水掀开一条眼缝,“书房也有床。”

    “那怎么能是床呢!要不,本王与你换换。”

    “不要。”钱若水断然拒绝,“你是男人,皮糙肉燥的。”

    “就不能睡一张床吗?”杜恪辰贪婪地看着那张温暖的大床,高床软枕,说不尽的惬意。

    钱若水目光转向他的腹下三寸之地,摇头道:“王爷不举,还是不要与我同床共枕,有伤男性尊严。”

    那目光是赤裸裸的嫌弃。

    杜恪辰一口老血卡在咽喉处,“这府中都是皇上的眼线,你我若是一直分室而居,早晚会被识破的。”

    “好吧,有床你不睡,偏偏要睡地上,我也是爱莫能助。”钱若水钻出被褥,伸了伸懒腰,“你放心,我会命人铺得暖和一些,绝不会让着凉。”

    屋内的暖炉烧得极旺,钱若水睡觉时只着了一件亵衣,翻来覆去已是衣襟大开,露出傲人的双峰,如同绵延的雪山之巅,高耸挺立。

    杜恪辰突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的感觉,哐当一声,疼得鼻中热浪翻涌。

    “王爷,你流鼻血了!”钱若水递了锦帕给他,神色如常,“昨晚海马酒喝多了,该下下火。”

    “你知道本王喝了那什么酒,还穿成这样?”杜恪辰后悔了,为何要说自己不举呢!

    “难道王爷穿衣服睡觉?”钱若水掩了掩衣襟。

    这不掩还好,那根本遮不住的单薄亵衣,将她娇花的高耸挤成了一道深深的沟壑,让杜恪辰的鼻子又是一阵热流,他仰起头,举着锦帕堵住鼻孔。

    太丢人了!

    钱若水接过他的帕子,温柔地拭去他鼻头的鲜血,一脸真诚地问他:“王爷,要不要找申大夫给你把个脉,开几副药泻泻火?”

    杜恪辰严辞拒绝,“不需要。”

    “以后我会住在横刀阁很久,穿的衣服也不会太多。”钱若水存心捉弄他,“你要是想与我同处一屋,甚至是同床共枕,我怕你忍不住会冲动,一冲动就会流鼻血,这鼻血流多了,对身体不好。你想啊,你现下装病不去大营练兵,必有一身精力无力宣泄,而你又那什么……长此以往,王爷还能饭否?”

    杜恪辰咬牙切齿,恨不得狠狠地甩自己一记耳光,打脸这种事他不常做,因为没人敢探究他所谓的不举是真是假,只当与他有了共同的秘密,与他有了进一步的关系,对他更是言听计从。可偏偏遇到钱若水这么个不识好歹的,既不知顺从,也不知讨好,一味地踩着他的痛处,并且乐此不疲。

    “说不定冲动几回,本王便好了也说不定。”杜恪辰到底是自小与管易逛遍京城各大青楼的纨绔,也曾有过那些年少轻狂的荒唐岁月。

    眼下,正是棋逢对手,他焉有不应战的道理。

    “若是王爷能好,便是再好不过了。”钱若水窃喜,嘴角上扬的弧度像是偷吃了腥的猫,“若有那时,王爷是不是该好好地感谢我,是我让王爷重新找回当男人的威风凛凛。”

    不,本王现下就要威风凛凛!

    杜恪辰的心在流泪。

    “不用太多,随便给我几万两银子酬谢,便是了,不必把我当恩人叩拜,我不敢当。”

    “你姓钱的吗,一直惦记着钱啊银子的。”他娘的,本王还比不上几万两银子。

    钱若水郑重地点头,“我真姓钱!”

    “来吧,打一架。”杜恪辰抓过帕子堵住鼻孔,“谁赢了谁睡寝室的床。”

    钱若水拿了衣裳穿上,淡定地接下:“好啊。”

    于是,昨夜早睡没能到横刀阁告罪的柳嬷嬷,此刻正跪在院中,听着杜恪辰的寝室内传来各种声响,有床榻的吱吱声,有橱柜的砰砰声,有圆木桌脚的咚咚声,以及引人遐想的各种嚎叫和闷哼。

    柳嬷嬷已是年近半百的老妪,听着这些不避讳的响动,老脸愣是可耻地红了。

    红颜祸水,真是红颜祸水啊!

    等柳太妃回来,一定要让她好好整治钱若水,再也不能让她祸害王爷。

    想他们家厉王,一代战神,却被拘于一方卧榻,如何能执掌三军,横扫六合。

    “嬷嬷为何跪在院中?”萧云卿听闻昨夜之事,特地赶来为她解围。

    柳嬷嬷目光躲闪,“王爷还未起。”

    萧云卿纳闷,“怎么可能,王爷虽然有起床气,但在练兵时他还是很有分寸的。”

    忽然,房中传来一阵尖叫,“王爷你轻点不行吗!”

    “太轻了,你该骑本王身上了。”

    “可是疼呀!”

    “来本王瞧瞧……哎哟,又红又肿的,本王给你揉揉。”

    “你又使坏?”

    “本王只用一根手指行了吧?保证不疼。”

    镇定淡漠如萧云卿,也是一脸的尴尬,眸中升腾的怒火能把整个横刀阁烧成灰烬。

    “本妃还有些事没处理,嬷嬷先且等着吧。”

    柳嬷嬷也不敢留她,俯身跪拜,目送她离开。

    而房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钱若水的近身缠斗,被杜恪辰一一化解,一记手刀落在她的腰侧,她被桌脚绊住,伸展不开,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杜恪辰急忙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揽入怀中。

    可钱若水怎容得了他近身,抬腿踢向他的膝盖,他不躲不闪,搂着她的细腰往后三步,一个灵活的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压在墙上,抬臂扼住她的咽喉。

    杜恪辰胜。

    他得意洋洋地宣告,“赢了!晚上本王睡寝室的床。”

    钱若水甘拜下风,捋了捋微乱的发,“愿赌服输,晚上我睡寝室的地!”

    杜恪辰的下巴都要掉了,“你……你……你再说一遍。”

    “你睡床,我睡地。”钱若水一副你是白痴的表情。

    杜恪辰又提了一口气,憋在胸口实在难受,爆了句粗,“本王现下发现了,你之前都是他娘的装的。”

    钱若水眯了眼,冷冷地轻哼,“王爷难道不知道我在京城掌的是钱家的中馈,我爹的四个侍妾都对我俯首贴耳,不敢有半句顶撞,曾有人评钱家的内宅,是大魏朝最和谐的后宅。我要是胆小怕事,遇事便躲,如何对得起我爹自幼的言传身教!”

    “你倒是敢承认。”杜恪辰对她那份率真敬佩之至,反观自己,却是对她诸多猜疑。

    钱若水扶起被踢翻的圆木桌,“再装,我就装不下去了。”

    这句却是大实话。

    杜恪辰想起门外还跪了一人,“你要如何处置柳氏,她已经跪了许久。”

    钱若水皱了皱鼻子,神情随意不加掩饰,倒显得媚态可掬,杜恪辰鬼使神差般地伸长手臂,捏了捏她的鼻头,“又想着怎么使坏了吧!”

    钱若水披了杜恪辰的大氅出去,头发如男子般高高束起,用了杜恪辰的玉簪固定。

    “嬷嬷冻坏了吧。”钱若水笑若桃李,“秀秀,把嬷嬷扶起来,给她拿个暖炉,可别冻病了。”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柳嬷嬷先前被打怕了,诚隍诚恐地进了前厅,也敢坐下,拿着手炉俯身立着。

    “嬷嬷坐呀。”钱若水亲自扶她坐下,倒了杯热茶,“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柳嬷嬷如坐针毡,心道还不如打她一顿鞋底子,好过看着她笑里藏刀的模样,直发虚汗。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