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夜已深,北风像是猛兽下山,肆无忌惮地咆哮着。树上的枯枝狰狞地摇摆,无端地孤寂蔓延开来。

    杜恪辰踩着一地树影幢幢进了屋。

    推门开,一股冷风跑了出来,扬起他的发,滚耳而过。

    屋里没有掌灯,清冷空旷。

    王赞如同鬼魅一般出现,“王爷。”

    “侧妃没有大碍吧?”杜恪辰还是惦念着她。可谁叫她昨夜装睡装得逼真,以此逃过她的侍寝之夜。

    她还没有做好侍寝的准备,这让杜恪辰很生气。

    “申大夫来看过,留了药膏。”王赞照实回答。

    “她睡了?”他问。

    “掌灯时分便睡下了。”

    杜恪辰褪了鞋袜,“你去吩咐厨房,给本王准备宵夜。”

    宵夜是柳嬷嬷亲自送过来,还带着打扮娇媚的锦衣,刻意投了杜恪辰的喜好,身上一点多余的香味都没有。

    杜恪辰看着一桌子油腻的菜色,端起手边一蛊燕窝,微微蹙眉,“做一份冰糖燕窝需要多久?”

    柳嬷嬷低眉顺目,老实答道:“小火慢煨,大概是一个时辰。”

    “若是本王今夜没要宵夜,这燕窝该如何处理?”

    柳嬷嬷又答:“若是本王没要,到明日便是倒了去喂猪。只是这些东西平日都是要备着的,像王爷临时要了宵夜,厨下哪里来得及。”

    “王府平日里都是如此用度的?”杜恪辰看着那冰糖燕窝升腾的热气,眉心渐渐拧成一个“川”字。

    柳嬷嬷正了正腰杆,语气中带着无上的优越感,“王爷是亲王衔,按定制已经算是少的了,又不在京里,有些事情难免有失周全,且太妃又在府中,就更是不能马虎。”

    “王妃与各位女眷,也是如此安排吗?”

    “都是按品级备下的。”

    撤了丰盛油腻的宵夜,杜恪辰想到在土门关守城的将士们连冬衣都备不齐,心情甚是复杂。

    若是减了王府的用度,他不知该如何和萧云卿开这个口,她们嫁到西北已经是不易,还要在日常上被苛扣,他已经无法做到一个夫君所应尽的义务,如何忍心让她们艰苦度日。

    再者说,若是消息传到京里,难免又要被御史诟病,被百官嘲笑。这都只是小笑,横竖他不在京里,再难听的话也传不到他耳朵里,怕就怕先帝旧臣以此为由,揭开他和皇上之间那层龌龊。

    只是现下还不是时候,还不到时候,还没到与皇上正面交锋的时刻。

    应该说,他并不愿意与今上为敌,不管他现下的处境有多艰难,他都不愿再见到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杜恪辰行出横刀阁,信步在府中散步,朔风刚劲,衣袂被吹得扑扑作响,抬眼望去,府中已经陷入沉睡。

    他似乎成了这个府中可有可无的人,没有他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想起他。他早归或是晚回,都没有人在意过。

    萧云卿把内宅打理得头头是道,这应该是让人庆幸的。可她只是厉王的正妃,而不是他杜恪辰的妻子。

    他其实也不知道普通人家的妻子应该是怎么样的,只是单纯地觉得他与萧云卿之间更像是他与叶迁或是王赞,谨守着自己的本分,绝不逾矩。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东院。

    东院的灯也是暗着的,院着点了一盏小灯,有执夜的嬷嬷守在廊下打瞌睡。

    杜恪辰走过去,那嬷嬷惊醒,起身行礼,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挥手让她退下。那嬷嬷也不敢走,裹紧棉袍走到耳房喝水。

    杜恪辰推门进来的时候,钱若水便醒了。她的睡眠向来很浅,这是多年受训留下的习惯,不管多累多困,只要有人走近,她必须会被惊醒,做出应对的防备。

    今天叶迁没来,换了王赞,钱若水对他不了解,总觉得他随时都在失踪,虽然他跟着杜恪辰的时候也是如此,可还是让她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心慌。叶迁始终都像是挺立的松柏,伫立在那里,只要她回头,便能看到他不远不近地跟着,莫名心安。

    钱若水摸到藏在枕头下的匕首,整个人是绷紧的,已然做出准备格斗的状态。在那人走到她榻前的刹那,原本面朝内侧身躺着的她,突然转身挥刀,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抵在来人的脖颈处。

    刚刚好的力度,他会觉得疼,却不出半点血,但是能感觉到那是一把随时可取他性命的刀。

    “王爷!”就着天窗的光线,钱若水惊讶地发现来人正是杜恪辰,她的刀已经收不回来,忙换了娇媚的语气,“这么晚了闯入姑娘的香闺,王爷意欲何为啊?”

    杜恪辰的注意力却在她的匕首上。

    这把匕首和他上次见过的一模一样,他明明记得,他已经把那把匕首收走了,放在他的武器库中,怎么还会出现在她手中。

    难道说,她还有……

    她带那么多匕首做什么?

    防身?

    看她从榻上鱼跃而起的动作,简洁利落,直击要害,身手似乎非常了得。

    杜恪辰满腹疑虑,眸光凌厉如她手中利刃,“本王记得,陈留钱氏是以孝治家,出过三十二位文臣,五十六位名士,不曾听说还有如此利害的功夫。”

    钱若水收刀,点亮榻侧烛台,“正因为钱家都出文人,父亲认为我该学些防身的功夫,才不会被人欺负。”

    “这倒是稀奇,世家不都以培养大家闺秀为荣,琴棋书画等无不拔尖。早些年,你的诗社也是京中一景,哪里还会有功夫学这些?”

    钱若水呵呵地陪笑,“王爷也知道我是钱家嫡长女,以后是要保护弟弟妹妹的,就会作些诗如何能保护他们?”

    “学功夫就能了?”杜恪辰反问。

    “王爷不是能保护大魏的黎民百姓吗?”钱若水眨眨眼睛,显得特别的无辜和无奈,“我也是被逼学的,学了一些皮毛。”

    “皮毛?”杜恪辰突然发难,展臂直击钱若水的咽喉。

    钱若水侧身闪过,披散的长发拂过烛台,屋内的光线晃动,杜恪辰趁机封死她的去路,攻向她的下盘。

    她凝神防守,轻点脚尖向上跃起,柔软的腰肢以不可思议的弧度向后翻腾,手中的匕首亦在腾空的瞬间飞出,直擦杜恪辰的脸颊而去。

    破空声近在耳边。

    杜恪辰后退几步,堪堪躲过。

    在狭小的空间近身肉搏并非他所长,颇有一种施展不开的局促。他更擅长大刀长枪的你来我往,气势如虹,未尝败绩。

    “这就是你说的皮毛?”

    钱若水拿眼横他,“你可以继续拿我当大家闺秀看,就当今夜没见过我!”

    “本王已经见过了,如何能当没见到?”杜恪辰耍赖,他不知道对于这一发现他该是惊还是喜,但肯定不会坏事,起码证明钱若水有自保的能力。“那日你被刺杀,在叶迁赶到前,你干掉几个本王的死士?”

    “呃……”这个问题好难回答,钱若水决定装死,“都是叶迁……”

    杜恪辰磨牙,“仔细想。否则……”他捡起那把刀,“这刀如此精细,想必能打造出它的人,全大魏不出三人。本王若是上疏遇刺,把这刀往京里一送,你觉得整个尚书府能逃得了干系吗?”

    “算你狠!”钱若水忍了,“好像是七个吧。”

    杜恪辰上挑的桃花眼又往上提了一分,奸笑道:“本王记得,一共也就七个人吧?”

    “是吗?”钱若水转眸一想,“那就是了。”

    她能肯定杜恪辰不会往京里报,但是她不能让夏辞西的身份暴露。当日的七个人,有一半是他解决的。一个普通的商贾,能杀死镇西军的死士,这就是一个非常值得怀疑的事情。

    “很好,明日随本王去军营。”

    啊?她没听错吧?

    “难道你想在府中与本王练练手?本王是不介意的,可要是全府上下都知道你的身手,你很快就会成为众矢之地。”

    “就算我与你去了军营,也会被嫉妒的目光杀死。”钱若水很清楚,杜恪辰是她要接近的人,同时又不能太过招摇地接近,这会让萧云卿等人对她更加忌惮。在没有把握拿下杜恪辰之前,她还是低调行事为宜。

    “那好。”杜恪辰仰面躺在她的榻上,二郎腿一翘,痞气地说:“侍寝和练武,你二选一。”

    钱若水假装思索,心中却把这个无赖骂了个遍,“回王爷,妾身要侍寝。”

    杜恪辰深深地望了她一看。

    一点如豆的屋内,她卸了妆的清丽面容,如同出水芙蓉般,找不出任何瑕疵。在晃动的灯影间,映出她藏于单薄亵衣内,玲珑剔透的身形,那令人遐思的诱人弧度散发着致命的芬芳。

    潜伏在体内的猛兽蠢蠢欲动,如同窗外呼啸而过的北风,想要以一种入侵者的姿势,碾压她的清冷疏离,让她服从。

    钱若水松开腰间的系带,一步一步朝他走近。

    杜恪辰默默地凝视着她,不忍移开双目。

    她深深地一个吐纳,转身坐在床沿,背对着他脱掉单薄的亵衣,露出大片白皙光滑的肌肤。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