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钱若水话音刚落,便感觉到六道灼热的目光齐齐向她射过来。倘若目光能杀人的话,她早已灰飞烟灭。

    她视若无睹,继续又道:“带病坚持固然是好,可王爷不尽性,便是妾身等的不对。王妃,您说是吗?”

    “王妃,妾身无碍的。”闵雅兰急急辩解,“钱姐姐受了极重的伤,身子还虚弱,不要逞强。”

    钱若水强压住想笑的冲动,关切地说:“妹妹初次,王爷又以英勇善战著称,经受不住恩宠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还是歇息几日才好。我出京时,姨娘千叮万嘱,初次承欢之后必要养好身子,还给了我几副养身子的药,回头让夏菊熬好给妹妹送过去。”

    闵雅兰笑容僵在嘴角。

    “钱妹妹的伤……”萧云卿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你也说王爷善战,这要是碰着伤口……”

    钱若水给了她一记暧昧的目光,“那就让王爷小心一点。”

    当你不要脸地想要得到一件东西的时候,那便是成功的起点。

    钱若水赢了。

    萧云卿不能拒绝她的自动请缨。一个闵雅兰站都站不稳,一个石清嫣又哭了一夜。她要是让闵雅兰再侍寝,那就是不体恤姐妹,要是让石清嫣去了,谁也别想痛快。

    倒不如让钱若水侍寝,也好让她成为闵、石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回到东院,钱若水狠狠地补了一个回笼觉,直睡到晌午过后才起。

    叫过夏菊和银翘为她梳洗打扮,闻到屋中有一股与南院相同的熏香味。

    “把这香给我掐了。”

    这香先前闻着还好,闻久了却有些腻。

    钱若水懒洋洋地下榻,“饭食都准备好了吗?”

    银翘与夏菊对视了一眼,上前回道:“准备是准备好了,可……”

    “可是什么?”钱若水抬眸,“那两个嬷嬷不听使唤?”

    银翘硬着头皮说:“柳嬷嬷让人把菜色全都改了。”

    “是她?”钱若水美目流转,扯了一侧嘴角,露出凉薄的笑,“她倒是敢。”

    “她看到你把吴嬷嬷给打了,问了个中缘由,决定对府中的厨娘进行一次筛选,决不让吴嬷嬷这类不合格的厨子蒙混过关。她已得了王妃的同意,暂管厨房并取消各处私设的小厨,连王妃也不例外。”

    钱若水披了件素色外袍推开窗。

    入了秋之后,还没到黄昏天已经渐渐黯了下来。

    这才刚过晌午,已是满目的霞光铺展。

    “王妃以身作则,自然是收了我的小厨。”钱若水不感到意外。

    银翘拧了帕子给她擦脸,“谁说不是呢!王妃还说,小姐是要侍寝的人,不能再受下人的欺负,给小姐的饭食都是大补大发的。”

    “她这是知道我死不了,想让我残了,好让我被王爷嫌弃。”

    萧云卿的宽容大度必然还有后招,看着挑不出错处,可内里却没安好心。看看她对楼氏的态度,那恨不得把她弄死的劲,却非得表现出她是为了整个王府的安宁。

    “小姐是吃还是不吃呢?”

    “吃!”钱若水狡黠地眯起眼睛,“送到横刀阁,和王爷一起吃。”

    正在横刀阁与管易议事的杜恪辰,毫不征兆地一连打了数个喷嚏。

    管易挪开书案上的小册子,嫌弃地说:“老杜,天寒加衣,已经不是可以任性的年纪。”

    杜恪辰磨牙,“听说你也没比本王到小哪去!”

    “小一岁也是小,何况小生比王爷小了两岁。”管易一本正经地回击,表情欠扁得令人发指。

    “依你的意思,明日的操练,你该比本王多练三轮。”

    “这个嘛,小生觉得,还是免了吧!小生与王爷是同龄人,也是不能任性的年纪。”

    杜恪辰冷哼,“就你话多。”

    “你白天练兵,夜里还要练枪,这样下去,身体是吃不消的,着凉也是在所难免的。”管易把那册子重新摊在书案上,“小生听说,今夜是钱若水侍寝。”

    杜恪辰额角一跳,“本王怎么不知道?”

    “你在军营练兵,王妃差人过来说的。”

    杜恪辰发现什么地方不对,“本王在军营练兵,你在哪里?”

    “王府啊!”管易露出惊讶的表情,“小生没告诉你吗?”

    杜恪辰操起手边的狼毫扔过去,甩了他一脸的墨迹,“你竟然无故缺席!”

    管易抹了抹脸,一张白净的脸顿时成了大黑脸,可以直接出场演包黑炭,“小生是有原因的。”

    杜恪辰睨他,“说来听听。”

    “小生今日烤了只鸽子……”

    书案上的砚台直飞管易的脑门,墨水如雨纷扬。

    管易抬手接住砚台,“打人不打脸的好吗?小时候就说过好多回了,你老是记不住。”

    杜恪辰在桌底下踹他,“鸽子好吃吗?”

    管易疼得直咬牙,却依旧装得云淡风轻,“自然是极好的,京城养的鸽子肉质鲜美,入口即化。”

    “哪来京城的鸽子?老管,本王看你是皮痒了,欠收拾。”杜恪辰起身,摩拳擦掌。

    管易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竹筒,从中间掏出一张字条,双手奉上,“钱侧妃和京里有联系,这是……”

    杜恪辰一把夺过,快速看了一眼,“很普通的家书。”

    “确实。”管易又掏出另外两封。

    杜恪辰的脸如同乌云遮盖的天空,“她一直都往京里去信?”

    “都是报平安的。”管易说:“没有可疑。”

    “可疑的是,她为何要私下联系,而不通过官驿送信。”这才是真正可疑的地方。

    身为钱忠英的女儿,钱若水不可能不知道,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都享有驿站专递的特权。而杜恪辰是亲王,且又执掌镇西军,可以运用的渠道比别人更多。

    她没有必要放弃自身所能运用的便利,而选择最不保险的送信方式。毕竟她的信鸽在西北不易存活。

    “信函都仔细查阅过吗?”杜恪辰捏着那纸信函,翻来覆去地查看。

    管易点头,“小生用了不少的方式,都没能找出其中的奥,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