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杜恪辰止了笑,转眸看她,脸颊深深地陷了进去,愈发显得清瘦娇小,叫人心生怜惜。他似受了蛊惑一般,从榻上坐起,用长了厚茧的指腹轻抚她的侧脸,“倘若你不是钱忠英的女儿该有多好!”

    “妾身若不是钱忠英的女儿,也当不了王爷您的侧妃。”钱若水不得不提醒他。

    杜恪辰收回手,“回东院吧。”

    钱若水福了福身,迅速逃离,“妾身告退。”

    杜恪辰没有再拦,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他不否认被钱若水吸引,她率性,她坦然,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想靠近的时候靠近,想离开的时候离开,她并不掩饰对他的利用,因为要保命,她不得不紧紧抓住他这根救命的稻草,可一旦她确定自己是安全的,便不再强留。她深知,他们之间难以愈越的鸿沟,不仅仅是因为她是钱忠英的女儿,还有他的不信任。

    这也是杜恪辰不敢贸然接近她的原因。因为他始终看不透,皇帝让她到凉州来的真正目的,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侧妃,又为何偏偏选了这样的一个人,如此相似的一个人。

    指尖仍残留着她温热的触感,叫人无端眷恋。

    钱若水是被哭闹声吵醒的。那哭声真是如丧考妣,一浪掀过一浪,仍是惊石拍岸,不见止歇。听那声音,似乎是楼解语。

    她伸了伸懒腰,把银翘叫进来,“外头何事?”

    “王妃让楼夫人移居西院,楼夫人不肯,哭着要去找王爷。”银翘奉命盯着兰草苑,对楼解语的一举一动甚是清楚,“可楼夫人行动不便,锦衣又不知去了何处。”

    “哦?锦衣不在吗?”这倒是奇怪了。

    银翘道:“锦衣跟了柳嬷嬷,这几日都放楼夫人一个人。”

    “她怎会这般凄惨?”钱若水不解,“楼氏在王府算是最得宠的一个,怎么瘸了腿毁了容,都没人理她了。”

    “这还不算最惨的。王妃让她移居西院,也就是打入冷宫的意思。”银翘服侍她更衣,“小姐不是照夏公子书信上的指示,去了郊外的农庄,把那罗四抓了起来。州府那边已事先叫人关照过,找了人来报王妃。王妃昨日晌午出府,深夜才归。今日天刚亮,她便去了兰草苑,想是那罗四说了不该说的话,惹怒了王妃。”

    罗四会说些什么话,钱若水再清楚不过了,“一山不容二虎,王妃能让她得宠,自然也能把她拉下来。这楼氏也太过得意忘形,以为自己以后便能当上王妃吗?这王府中,最忌讳的便是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既然占着王爷,便不能让人抓住把柄,王爷也会宠她到底。可她偏生在外开了营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因为她没有想过,她会有失宠的这一天。”

    “看来这厉王也不是什么好人。”银翘撇嘴,“楼夫人弄成这样,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钱若水却不以为然,“看他的样子,对这些侧妃、侍妾倒也没有什么不同,不冷不热的。自古无情最是帝王家,后宫佳丽三千,有谁能荣宠一世。色衰而爱驰,再正常不过了。”

    “谁让她们都没为厉王生下一儿半女呢?”银翘哀叹,“奴婢听人说,厉王很想要个孩子。”

    钱若水也是奇怪,“这还真是奇怪,按理说王妃与王爷成婚也有两年多,也该有孩子了。”

    “可不是。在咱们到凉州前,楼氏一直腻着王爷,也不见有孕。”

    钱若水愈发生疑,“你去查查,王府中这两年是真的无人有孕,还是出了意外。”

    银翘应了下来,扶着钱若水出了东院,远远地便看到楼解语泪流满面地抓着萧云卿的腿伏在地上,衣服上沾满尘土,甚是狼狈。钱若水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楼解语,笑容明媚,娇俏可人。

    “参见王妃。”

    钱若水刚一出声,楼解语便朝她直扑过来,“钱若水,都是你,都是你,你这个贱人,贱人……”

    钱若水往后退开,“楼妹妹这是怎么了?”

    “妹妹,你来了。”萧云卿面色阴沉,“妹妹昨日抓的那个罗四,与这贱人勾搭,仗着王府的名声干起自己的营生,以次充好,蒙骗百姓。州府大人那边查证过了,这罗四卖出去的牛,最短的活不到半年,最长的熬个一年也就差不多了。别人去找他,他只说是养坏了,与他不相干。如此坑蒙拐骗,这贱人也敢下手。亏得王爷如此相信她,认为她在为西北的百姓造福。”

    钱若水故作了然,“竟有这等事情。”

    “钱妹妹,你不要装傻,是你去了农舍,叫人抓了罗四,你现在却这装无辜。”楼解语趴在地上,没有人去扶她,任由她发髻散乱,面容沾尘。

    钱若水俯下身,用只有她们俩才能听到的语调轻声说道:“没错,是我叫人抓了罗四。可是若你没有让罗四做那些多余的事情,我又怎么抓了他呢?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愚蠢,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找了一个比牛还笨的帮手,只会在背地里扯你的后腿。”

    “钱若水,你不要太得意。”楼解语咬牙切齿,挥舞着手臂想要去抓她的脸,“你就只会抢别人的东西,那些根本就不属于你,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你,你凭什么占为己有。”

    钱若水避开她的脏手,声音清冷,如同萧瑟的秋风,“倘若那些东西真的是属于你的,别人怎么抢都抢不走的。怪只怪你太贪心,要的太多了。”

    “厉世佳说过要娶我的,却去了钱府提亲,所有人把我当成笑话。皇后把我赐给厉王为妾的时候,我也只能咬着牙过来,我若是抗旨,兄长的官位不保。到了凉州,王爷好不容易对我另眼相待,你却来了。你一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太妃那般和善的人,竟对你如此残忍,只因她害怕你这张脸……”

    萧云卿冷声打断她:“把她拖到西院,不要在这乱说话。身为王爷的侍妾,却还想着以前的情郎,也不臊得慌。钱妹妹,你别同她一般见识。”

    “我不去,我要见王爷,我要见王爷。王爷,王爷,妾身哪里做错了,哪里做错了。”楼解语声泪俱下,被李嬷嬷和阿晴蛮横地架起,不由分说地拖往西院。

    钱若水想了半晌,也想不起她口中的厉世佳是何人,可能是她以前众多的求亲者之一,横竖她也记不清那些人,都由爹爹替她拒了。现下想来,当初若是定下亲事,她也不必到这蛮荒之地,连买个牛都凑不足一百头。可谁又知未来之事,能预先做好万全的准备。

    楼解语凄厉的哭声渐渐远去,周遭只剩呼啸的风声滚过耳际。

    “钱妹妹,吓着你了吧?”萧云卿面色和蔼,与方才的阴沉冷漠判若两人,“这次多亏妹妹了。”

    钱若水却并不邀功,“妾身只是刚好听到那农户炫耀,听不得那人说胡话,故而让人抓了起来。这要是让外人听到了,有损王府声誉。”

    “你做得很好。”萧云卿似笑非笑,那表情怪异得很,“本妃听说你掌家也是一把好手,这楼氏既已不中用了,以后府外的事情你还是要多照看着点,切不可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萧云卿早已看楼解语是肉中刺,苦于没有机会打压她,现下钱若水给了她这般良机,她岂有浪费的道理。她不难看出,钱若水故意卖了这个人情给她,她照单全收,自然也要有回馈才是礼尚往来之道。

    有了萧云卿的许可,钱若水出府也变得顺理成章,只是她每次出东院,都能看到那柳嬷嬷用阴鸷的目光,如同秃鹰盯着腐肉一般,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而在她的身边,跟着以前伺候楼解语的侍婢锦衣。

    这小丫头长得标致,眉目含情,身姿动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安生的人。

    过了几日,钱若水从外头买了个小丫头,名唤牙儿,十三四岁的年纪,面貌一般,身体粗壮结实,是个能干活吃苦的人,就是吃的有点多。

    她把牙儿带进西院,推开楼解语独居的屋子,一股恶臭味冲了出来,她捂住鼻子,等新鲜的空气涌进去,她才带着牙儿进去。

    被关在阴暗房间里的楼解语披头散发,那是沾染的尘土仍就留在衣服上,想必已有数日未曾更衣,更不用提梳洗。她腿脚不便,这几个月来也该大好了,可她仍就是行动不便,连日常的生理卫生也难以自行解决。曾经那般明媚爽朗的人儿,如今却是躺在屎尿未清的床榻上,如同将死之人。不远处的桌案上放了数日的饭菜,仍就原封不动。

    钱若水对那丫头说:“你以后就伺候这位夫人,先把她收拾干净。以后也是这样,每日梳洗更衣,三餐必须按时喂下,大夫开的药也要给她煎好喝下。开始的时候,会比较难搞,你暂且忍耐,过几日便好了。”

    牙儿忠厚地点点头,“那夫人管我三餐吃饱吗?”

    “那是自然,管你吃到饱,不饱到东院找我,让夏菊和银翘给你拿东西吃。”

    这时,床榻上的楼解语哑声骂道:“钱若水,不用你假慈悲,你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楼妹妹不必这般逞强,连个伺候的丫头都没有,你还能硬气吗?”钱若水直摇头,“我一直很奇怪,你到底为何要杀我?若我只是抢了你的情郎,也没有必要出动镇西军的死士,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楼解语干枯的眸光微微一动,“你先让这个丫头出去,我就告诉你。”

    钱若水让牙儿出去,在院外守着,

    “钱若水,我知道你全部的秘密。”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